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保釣》2012/9/28

這一陣子保釣保得很厲害。我七一年來美國留學,保釣運動沒有趕上。或者應該說,那個時候念的是美國東部一個小學校,就是有活動,也沒有人會通知我。學校小,中國人自然少,實在也引不起台灣當局的重視。不過後來聽說七一年九月份在紐約的保釣遊行,相當熱鬧。為首的居然是台灣、香港來的左派份子。當然台灣方面也參加了。似乎在保釣活動上,兩方面頗沆瀣一氣。這當然是可喜的現象。不過看看網上的資料,當時李遠哲、趙元任、余時英為此還上書蔣介石。其實上書也起不了啥作用。台灣一個小小的地方,就是現在,恐怕也只是嘴巴上嚷嚷而已。而李遠哲後來拿到了諾貝爾獎又加入了李登輝陳水扁的團隊,把台灣的教育制度搞的烏煙瘴氣。而李登輝居然口口聲聲說釣魚台是小日本的。說起來挺衰的。不知道李遠哲現在心理是咋想的。



釣魚台是誰的,如果根據歷史當然是我們的領土。雖然二次大戰後美國委托日本代管。這不是我要討論的。外交上的事情,說不清楚。所謂弱國無外交,沒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沒有強大的國家,說爛了嘴皮,再三警告的喉嚨都叫啞了,也不見得能夠叫人家乖乖的交還。這次大陸為了保釣,全國大城市,都有示威。不但是示威,還有打,砸,燒,順手牽羊,搞得有點翻天覆地。朋友寄來在青島的日本本田汽車代理商,被燒,被砸的鏡頭。刻意藏起來的新車,也不知道怎麼就讓人給發現了,全部被搗毀。多少本地的員工,因此沒有了工作。這就是暴力。大陸內地這些年來,不斷有一些因為勞工,拆遷,醫療等等引起的糾紛,處理的理性辦法,當然就是申訴。可是申訴有結果的不多,搞不好還要被關起來,承受各種不同的虐待。後來乾脆就直接來個抗議。最後,殊途同歸,就是打,殺,砸,其手段之狠,明顯的就是出氣。

這次保釣的反日運動,各種罵人的穢語,全部出籠。俺們中國人,罵人有其特點,始終離不開人家的母親。我念高中的時候,我的一位老師趙毅,那時候剛從南洋回來。趙老師個子小小的,聲音很大,後來還幹上了訓導主任。很有膽量打學生,打起耳巴子從不手軟。因為個子小,每次打學生還要踮起腳來。老師有一次提到他聽到一位留美學生說的一段故事。有位老中和老美同學有點小糾紛。大概是英文不太靈光。被老美三句話堵急了。隨口就出了國罵「XXX」。大概出口後,很後悔,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老美當然聽不懂,可是看到老中先前臉紅脖子粗的表情,突然不見了。覺得他說的這句話一定很有來頭。就問了旁邊的老中。老中把他翻譯成英文,對著老美說「他要和你的媽媽睡覺」。老美聽了居然哈哈大笑,他說,去啊,只要你有本事。看看這是東西文化的差異。趙老師那時候,告誡我們,不能動不動就把國罵掛在嘴邊。一個奧迪汽車在大陸的代理,居然把罵人的話,以紅旗掛在店的門坎上,而引起總部的不滿。我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認為那些罵人的話,好像不是在針對日本人,而是針對當前的政權。頗有指桑罵槐的感覺。

我的說法總要有一點根據。當年我們在台灣的時候,一天到晚給我們的教育就是要愛國。慢慢的長大了,尤其出國以後,覺得談愛國好像非常抽象。在愛國的前提下,好像總要有一些交換的條件。別人我不知道,對我自己來說,釣魚島歸誰,好像對我個人的沒有煞影響。歸俺們中國,還是歸小日本,我還是過我的日子。那年我念博士的時候,中國同學會是在俺們台灣來的同學掌控之下,自然是大右派。記得七三年冬天,成立了反共愛國聯盟,我還被朋友拉去,跑到老遠的紐約上州,參加成立大會。朋友對我說,是不是反共倒是其次,人家給我們出車馬費,管吃管住的好幾天,又逢假期,為啥不出去走走。我說好啊。言明,我只是去做個旁觀者,跟著搖旗吶喊,可別要我簽任何文件當出頭鳥。整個會程,我的朋友要我不要說話,把我介紹給大家,說我是菲律賓籍教授,不會說國語。說起來,我的朋友本來就一直說我像菲律賓人。有一些台灣來的辦事人員,還用著生硬的英文,猛跟我寒暄。後來反對中共進入聯合國,要舉辦抗議活動。也是說好,補助多少車馬費。我們幾位同學約好,一起找有車的同學,浩浩蕩蕩的前往聯合國總部示威抗議。我們真正的目的,倒不是去抗議。同樣的理由,中共進入聯合國,對我們當時留學生而言,沒啥關係。台灣退出聯合國固然不好,同樣的中共進入聯合國也沒有啥不好。我們身在國外,重要的是把學位拿到。那一方進入聯合國,對我們拿學位一點加分都沒有。我們之所以去,是因為我們可以就近到中國城打打牙祭,買點罐頭、乾貨、青菜、蘿蔔、豆腐、豆干等等。那裡是為了愛國?說穿了,像這一次保釣運動,到底有少人,真正是為了痛恨日本人霸佔釣魚島而發生這些暴力的行為。日本人固然可惡,可是也不要忘了,日本人為改革開放也給了俺們不少的好處。你看海爾,還有華威不都是在日本設立研究中心,還有郭台銘不也是放下大筆資金。這些都是企圖打開日本高端科技的市場。我不是說我們應該感激的涕泗縱橫,但也實在沒有必要,把自己變成義和團式的亂民,把心中累積的怨恨發洩到小日本身上。

殘局總是要有人來收拾。最後損失的不是日本,而是俺們自己的國人。工作沒有了,車房、展示廳、辦公室等等房租拿不到了,附近的服務業生意一落千丈,真正深受其害的,還是我們自己的老百姓。人家小日本,我想一定都有保險,所以一個子兒也損失不了。還有抵制日貨,固然可以使日本遭受損失,可是我想也不至於使日本一蹶不振而完蛋。看看日本車在美國的銷路,還是不錯。日本人底子還是有的,就我們這一鬧,這一抵制,我看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反而給全世界的人對俺們老中有奇特的看法。想想對日本人當年侵華的仇恨,我想我這個年紀的人可能體會不到。比我年紀大的,感受會比較深一點。我想也有人對日本身懷感恩之心。台灣老一輩的,甚至這一代的年輕人,我想對日本人的好感更甚於對大陸人。國內的人,經過日本鬼子,還有共產黨過去多年的胡亂七八糟的瞎整,如果真要他們說實話,我想未必那麼的仇恨日本人。最近讀到很多當年共產黨瞎整知識份子,右派分子的做法,我想日本人可能比較簡單一點,一個槍子,要不就是一把刺刀了事。可是共產黨就沒有那麼乾脆了。而且這些遊行示威的好像大部分都是年輕人,恐怕根本連抗戰的真正歷史都不清楚,何來對日本如此的深仇大恨。 看看今天國內反日的局面,只是借機發洩發洩心中多年累積的憤怒罷了。真正擔心的應該是共產黨如何平息老百姓的怒火。我跟你打賭,就是釣魚島拿回來了,也不能保證以後就沒有反日的暴力再次發生。

二○○四年我在上海的時候,有一次也是反日遊行。那天我和同事們約好,一起到人民廣場看熱鬧。到了早上十點,我們在廣場上根本看不出有遊行的蛛絲馬跡。可是就是幾分鐘後,隊伍就這樣形成了。不過那天早上整個上海街頭,早就五步一哨,十步一崗的就位。我就常說上海的治安人員,穿著真棒。男的就不說了。女警察各個都是美女。隊伍形成之後我們就往前移動,而且不知道那來的那麼多人。我們一直走了兩個小時,看到附近一家不錯的餐館,我說先解決民生問題,掏腰包請大夥吃了一頓可口的午餐。吃完了午飯,隊伍還在繼續前進。我們本來計劃繼續往前走,可是看到一位學生,拿著塑膠瓶丟向一家日本餐館的招牌。我告訴同事們,我們可以散了。第二天看報,附近有一家日本公司辦公室的玻璃牆被打爛。可是一般說來那次抗日遊行大家算是相當理性。再說有那麼多英俊的警察哥哥,亮麗的警察妹妹,要失去控制也不易。那次遊行,我也沒有感覺出仇恨日本人的情緒。大家呼呼口號,帶著隨身聽,跟著朋友邊走邊聊,頗有當年我們小學時代的遠足。可是八年後的這次抗日示威,看看驚人的標語,打,砸,燒的背景。不得不讓我驚訝,怎麼就這短短的八年時間,對日本人產生了那麼大的仇恨。除了釣魚島,難道還有其他我不知道新的深仇大恨?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