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飲食自制兼談逃離死神》2010/8/20

從小我就愛吃。特別愛吃魚和豬肉。那時剛到台灣,生活環境清苦,吃肉的日子不多。然而沒有肉的日子,老娘總是用便宜的小蝦米來代替魚。後來隨著經濟起飛,吃肉的日子就多起來。我尤其喜歡吃回鍋肉,還有蹄膀。讀到了小學六年級,我就可以吃上兩大碗飯。把個小肚子吃得股股的。記得最清楚地就是當兵那一年。平常是缺油水的。只有每週外休回家時享受一頓。那時台北東門北平的逸華齋出售的蹄膀是最有名了。醬黑色的蹄膀,豬皮烤的脆脆的,肥而不膩,味道十足。我一頓就可以吃掉一個小蹄膀。逢到過年過節,部隊殺豬加菜。每個人都大口大口的吃上一頓豬肉。那份過癮至今念念不忘。

剛到美國,在超市根本買不到五花肉。就以鹹的培根代替。慢慢的發現牛肉也不錯。但始終不忘豬肉的可口。美國的豬肉,肉質實在太差。沒有在台灣炒出來的那股清香。但還是經常用豬肉配菜。搬到加州之後,才發現加州的可愛。在中國市場可以採購到豬腳、豬肚、門腔、豬肝、豬耳朵、牛肚,再配上海帶、豆腐乾鹵上一鍋。吃起來實在過癮。最令人口爽的就是各式烤味了。各種燒鴨、燒雞、乳豬、叉燒等等。又便宜,又可口。餐館林立,各式美味,再加上可愛的白飯、帶勁兒的拉麵、餃子,真是吃的肚子越來越大。不知不覺,血脂肪、血糖節節升高。最後,連走路稍微快一點,氣都有點喘不上了。

那年體格檢查報告出來,一看各種健康指標都超出了範圍。而且超出了好幾年,也就沒當一回事。後來,醫生建議我要抽時間去做跑步機心電圖。我當時因工作忙碌,加上懶,就把這件事給擱下來了。醫生也再三提出警告要我改善飲食習慣。可是還是捨不得放棄我愛吃的。尤其到了每個週末,自己一定特地做上認為比較清淡的早餐。青蔥炒蛋(都是膽固醇),油炒出脆脆的花生(高油脂),再配上稠稠的稀飯(高血糖)。吃得簡直是心曠神怡。心中想只要每天鍛煉,應該可以降低各種血檢的指標。早上起來跑步。可是跑不了幾步,就氣喘如牛了。心想那就騎自行車運動吧。始終覺得,吃還是得照樣吃,只要運動就可以補救了(其實是自己在欺騙自己,您看有多愚蠢)。有一陣子就會覺得胃酸過多。有一次非常難過,還打電話問了醫生。根據醫生指示買了胃乳之類的口服液。好像,胃酸就給壓下來了。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去。上班、下班,該吃啥還是照吃不誤。

那天早上,固定做完騎車鍛煉,準備梳洗上班。突然間,我又感到胃酸過多。心想大概是肚子餓了。蹲在馬桶上,要老婆立刻為我倒了一杯牛奶。喝了下去,仍未見好。老婆又立即切了一塊蛋糕給我填饑。起來後,仍未見好,我就往床上一躺。沒多久,好像不礙事兒了。我就起床準備上班。當我上了車,還是有些猶豫該不該發動上路的(人的盡頭)。這時我的心理要求我的上帝給我一些啟示(神的開端)。突然間,我滿頭溢出冷汗,像下雨一樣(聖靈做工)。當時心中立即想起老娘以前的教導,人出冷汗是會死人的。我立刻告訴老婆送我到醫院。(後來想想,那天我如果開車上路,可能就死在高速公路上了。我這條命可是上帝幫我撿回來的。)

到了醫院急診室門口,我自己步行到候診室。立刻告訴值班護士,我得了心臟病。說時遲,那時快,他們立刻把我放在輪椅上,抬進病房。我當時的直覺是,我既然進了醫院,那就得把病情說的嚴重一點,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力。醫生們來了,問我症狀。我一一如數家珍的把早上的情況描述一遍。當他們問到我胸部是否不適時,我說非常不適,很有壓迫感。其實胸部是不舒服,我只是強調了一點。經過一早的檢查,驗血。證明了我是有一個輕微的心臟病。我一聽輕微,心中雖然放鬆了一點,但是心裡還是嘀咕嘀咕。想想從小記事起,這是第一次住院。我再三的告訴每一位來看我的醫生,我這個絕不是小病。我要醫生們好好的為我檢查。同時強調,我是一個擁有化學博士學位資深的藥學研究人員。對自己的身體化學十分瞭解。很快的,我和這些醫生、護士們都混熟了。他們也格外對我這個老中病人留意,關懷。

中午過後,我的主治醫師也是個心臟科的權威來了。告訴我,我需要留院觀察一晚。我欣然同意。把我送進病房後,我注意到我的高血壓是九十,低血壓是六十。我的血壓一向很低,我並不太在意。在病房中,老婆把兩個小孩也都帶來看我。我滿身插著管子,還對他們說,我沒事兒,明天一早就可出院了。在病房中,除了胸部有些微小的壓迫感,實在是不像一個病人。我睡了一個午覺,覺得精神很好。到了晚飯,肚子有點餓。雖然難吃,還是吃了一點。

到了晚上十點左右,我毫無睡意。護士過來為我量血壓,我注意到她突然皺起眉頭來。我順眼瞄了一眼我的血壓。她一再的重複,試圖測到我的正確血壓。好像懷疑血壓計故障了。我立刻警覺地問道,是不是有問題。她逃避式的拒絕回答我的問題。說她只是按照規定在做她分內的工作。我當面就告訴她。我並不是懷疑她的工作能力。我只是對我自己的病況要有更進一步的瞭解。同時強調,我也是個大克托(反正美國人也搞不清我是個醫生還是個博士,以防種族歧視)。我的高血壓已經太低了(八十)。同時強調,血壓計沒有毛病,沒有必要再三的為我量血壓。我要求立刻見我的心臟科主治醫師。剛好那天晚上,他是院中唯一心臟科醫生值班。不到五分鐘他就來看我了。

他問我的情況,我告訴他,我的胸部仍舊有壓迫感。我已經進入醫院十五個小時了。似乎毫無起色。我當時很客氣的請教他的治療方案。他說,有兩個方案。第一,就是觀察到天亮。第二,就是手術。但是,他再三強調手術性的危險性。我就反問他,第一個方案,觀察到天亮,是不是也有很大的危險性。他的回答給了我的答案。我要求立即給我動手術,疏通杜塞的血管。同時打電話,把老婆叫來簽字。當時,醫生立即與鄰近的醫院聯絡,因為心臟手術需要轉院治療。我的病歷立即轉到鄰近的醫院。

不多久,老婆也來了。我告訴她,我決定要進行心臟血管疏通手術。救護車也安排好了為我轉院。在我離開病房時,我可以感覺到,每個值班護士,都拉拉我的手為我祝福。好像我快要向死神報到了。上了救護車,一出醫院大門上路,我就想嘔吐。同時又想起老娘的教導,人在病危時,決不能嘔吐。吐出來的一定是血。我立刻要隨車護士給我墊高頭部。不多久,到了另外一家醫院的急診室(午夜零時)。這時所有的手術準備工作已經完成(這就是美國的辦事效率)。我所記得的只是腿部有一股涼颼颼的感覺,不多久,我就人事不省了。

等我有感覺時,我感到口渴,要喝水。護士說在手術中,我不能喝水。但是在我再三要求下,他們答應用棉花沾水,抹擦我的嘴唇。後來,我又感覺到腹部與大腿處被沙袋壓得疼痛不矣。到我醒來時,是第二天早上九點多種。我見到的是一夜未眠的老婆、岳母還有教會的一對夫妻。我的第一句話是「感謝主」。原來,那天夜裡,我們教會的禱告小組為我的手術向神祈求。不多久,我的手術醫生來了,問我的感覺如何。我告訴他,完全好了,胸部沒有一絲壓迫感了。同時問他何時可以出院。

醫生笑嘻嘻的告訴我。我的三條通到心臟的動脈血管全被五花肉堵塞了。只有百分之五的血液可以到達我的心臟。他只通了兩條,後面那一條,他沒敢動。深怕一時血流太猛沖向心臟而出事。我當時還怪他為何不一次作完手術,免得我還要再受一次痛苦。不多久,我又進入了手術房,進行第二次的血管疏通手術。當我醒來時,醫生告訴我,這一條後面的血管,堵得比較厲害,已為我搭了一個血管支架。就這樣,手術一切圓滿成功。

第二天,醫生來解釋我的病情。那時血管疏通手術剛剛在美國流行。因此,會這項手術的醫生不多。這位醫生是美籍華人,姓李,不會說普通話。當我的病歷轉到他手中時,有另外一個心臟外科醫生,建議開心、換血管。被這位李醫師否決。他認為,我還年輕,不到五十歲。如果開心、換血管,以後每隔六,七年就要換一次。實在太委屈我這個病人了。同時,我是心臟病人當中,有低血壓的患者。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病例。因此,他積極的爭取為我做血管疏通手術。就這樣,我才免於被開心。僅從大腿側旁血管進行疏通。第四天,我獲准出院。醫生給了我一大堆的藥。並且要求我開始改變飲食習慣。

回到家後,痛定思痛。看了醫生給我的七種處方藥。我想這下輩子要變成藥罐子了。我還是照著醫生的處方,一五一十的每天服藥。不到一個星期,我實在受不了了。我開始研究,每一種藥所要治療的症狀。最後我只服用降血脂及血糖的藥。我注意到,降低我的血糖及膽固醇是我最重要的課題。首先,我開始每天早上的鍛煉。開始慢慢步行,然後疾步運動,最後到小跑步。這時跑步,也不再氣喘如牛了。每天三公里。十年如一日。飲食方面也有了極大的轉變。肉類幾乎全部停止。以吃海鮮為主。米飯、白麵是不吃了。而以蔬菜、水果代替。對我這個一向好吃白飯及白麵的人來說,真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漸漸的體重有明顯的下降。所有血脂肪等有關的指數也急劇下降。慢慢的也適應了我的新飲食習慣。休息了三個月,我就回去上班了。

這個月是我手術後的十四週年紀念。當我在做每年例行檢查時,我的心臟科醫生,對我這些年來的保健十分滿意。他要我再接再厲的繼續每天的鍛煉。繼續控制每天的飲食。不可情緒激動,隨時保持心理平衡。他認為我心臟功能完全良好。血液報告一切合乎心臟病患高度要求的標準。回想起來,自己的前半生真是沒有好好注意自己的飲食。為了一飽口福居然到了無知的地步。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化學反應器。吃進去的東西,消化後,變成能量以供身體所需。要不,就排出體外。多餘的就積聚在體內。尤其是脂肪、醣類等等結合後,集聚在血管的內壁。造成血管的杜塞。所以,對上了中年人來說,要盡量少吃肉類,油膩性的食品。舉凡油炸類的食品,最好少吃為妙。那次的逃離死神,使我深深體會到自己對自己的身體一定要有充足的認識。

我們過了四十歲以後,每年就應該有一次例行體檢。同時根據驗血報告,就可以判斷自己身體各部位器官的功能。其他如直腸鏡的檢驗直腸就可以避免直腸癌等等。尤其對好吃的朋友,就要特別防患糖尿病。如果有了血糖過高症,就要及時防範及治療。免得引起其他的併發症。最可怕的是,很多疾病,往往沒有很明顯的症狀。或者有時我們因為工作忙碌而疏忽。這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我有位好友,那年才四十出頭。事業、家庭都在巔峰。也是一位運動健將。沒想到早上打網球,突然倒下。就再也沒醒過來。

我也常聽說,有的病患即使到了醫院,最後仍舊無法挽回生命。我相信,做一個病人一定要隨時警惕。不要以為到了醫院,就放心了。要隨時注意自己的病情。舉凡醫生採取任何治療行動,檢驗結果都必須問清楚。絕不可以馬虎。如果病人不懂語言,家屬就要隨時在旁盯住醫生。不可大意。我時常想,那天晚上,不是我發現護士的異樣。我可能就不會要求見我的醫生。在我的血壓極度低的情況下,我可能就在昏睡中,壽終正寢了。人們還會稱讚我死的是多麼的安詳。實際是死的多冤啊。

這次從死神中逃離,使我這個基督徒又一次體會到神的大能與保守。那天坐在車中的禱告,實在是自己已經走到盡頭了,不知如何是好。求神給我開路。如果不是神藉著讓我滿頭出虛汗阻止我上班。我可能就在高速公路上出事了。我們常說,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們要首先承認自己到了盡頭,求神的憐憫、掌管、開路。那天,我一直向神禱告,認罪,求神的憐憫。也求神賜福給我智慧,讓我的頭腦清醒。不要滿腦子葷油,昏昏沉沉。我一直關心著自己的病情。藉著神的帶領,居然注意到護士的異樣。如果不是我立即要求見我的主治醫師,那晚我是過不去了。醫生的到來,又藉著神給我的智慧,做了正確的判斷,決定動手術而不是靜候觀察。否則,那時對我這個只有百分之五的血液流到心臟的病者,就是不死,我的心肌也會有很大損傷的。

感謝主的帶領,我的病例由李醫師接手。要不然,我可能就被開心了。那結局是每六七年又要再開一次。當我們的神聽了我們的禱告,我們所享受的就不是我們所能想像到的。我的康復,加上過去十年來主的繼續保守,使我這個頻臨死亡邊緣的人復生。我有何德何能配享此洪福。無他,因為,我自始至終都相信神是實實在在的神。只要我們敲門,他就會應門的。聰明的您,願不願意試試?您不會失望的。因為我這一路走來,就是親身享受到他的眷顧與保守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