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校友會》2012/7/20

記不得是什麼時候開始,我繼續收到校友會寄來的期刊,當然還附帶著匯款單。早年台灣幾個大學,在海外都有校友會。我想目的就是讓大家不定期的聚聚。好像沒聽過有向校友募款的事情。很明顯的現在校友會最大的目的,我想就是要校友們,感念過去在學校所受師長的教誨,希望能夠回饋母校。美國大學的校友會一般組織很大,而且歷史悠久。當然也一樣的希望大家踴躍的捐款。而且像幾個名大學,每年收到的捐款接近天文數字。我想校友們努力的捐款,竭盡全力的回饋母校,自然有其基本的理由。別的學校我不知道,附近的史丹佛大學,去年有接近百分之九十六的在校學生,接受到學校在財務上的幫助。換句話說,只有很少部分的同學,家裡可以完全供應,不需要學校給予幫助。在這種情況下,學生畢業以後,你說能不感謝學校給予的栽培。再說,這些學校之所以出名,就是有好的師資陣容,好的教學設備。學生在學校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畢業後,都能夠把自己的潛力發揮在所在的崗位。看到這些人,一口氣就捐給學校百萬,千萬,甚至上億美元。越好的學校,所收到的捐款自然就越高。我自己在美國有兩個母校。一個是小學校,一個是大學校。小學校來了好幾年的信,我那時正在念研究所,後來上班了,由於沒有搭理他們,也就中斷了來信。另外一個母校,到現在還在繼續保持聯絡。而且我的化學系,還一直有系刊寄來,報導一些系裡面教授的近況等等。

我想要說的是台灣的大學。別的學校我不知道。就說我自己的母校。當年在台復校,花了不少的美金。這些美金當然一部分來自梵蒂岡。也有一大部分來自美國還有歐洲。當年校長于斌總主教,風塵僕僕的到處籌款。學校終於成立了。學校成立了,就要有老師。學生,在那個年代不難找到。因為早期的大專聯考不易。尤其是理工科。考不上公立學校,就往私立學校跑。私立學校,當然學費、雜費要比公立學校高出許多。家庭負擔不起的,自然不會去填私立學校。所以上了私立學校,大部分都還能夠負擔。何況,那個年頭,只要是軍公教人員,政府都有助學金。雖然不能負擔全部的學雜費,大部分家庭也還能成全孩子上學的意願。孩子們只有利用課餘或假期打工,賺點生活費用來減輕家裡的負擔。我不知道在那個年頭,有多少學生接受學校的補助,我相信寥寥無幾,更無法與人家美國大學相比。至少那個年頭,沒有學生貸款可是就讀公立學校的,因為政府負擔了一大部分的學雜費,負擔就比私立學校要減少許多。這樣看來,我認為公立學校在校友捐款回饋母校方面自然會比私立學校高出許多。

說起來我們那個年代念大學也真不容易。我說不容易,就是坐在課堂上,看著老師猛寫黑板,我們在下面就猛抄。也不知道老師寫在黑板上是啥玩意。沒有一個字看不懂,可是就不知道代表啥。偏偏我們那個年代的學生,本著尊師重道的心理,不敢發問。也因為如此,給了老師們空間來學校誤人子弟。記得我剛到美國念研究所,修了一門量子化學。大老美教授,兩手空空進了教室。因為是小學校,沒有幾個學生。老師開始講課,在黑板寫方程式,我一本以前的慣例,埋頭苦抄。老師看到了,跑到我的前面來,要我不要抄,注意聽。他保證可以把我教懂。聽懂了就根本不需要抄。如果一面聽,一面抄,會影響我的理解。不懂的老師說,他可以重複一遍。你看,人家的教授,說出了,保證可以把我教懂的諾言。這種把學生教懂的信心就是建立在自己完全對課程的瞭解。就這樣我算是搞清楚了,為啥美國的學術居全球之冠。為啥人家出了那麼多的諾貝爾獎得主。因為人家講求的就是懂。我們呢,不懂就只有死抄,死背。懶的背的,或記憶力不好的,就寫在筆記本上,然後上課就抄在黑板。教授抄黑板,我們不抄黑板,就只有坐在課堂上講話。那個年頭,我們上課就像在茶館一樣。老師一回頭,大家就立刻鴉雀無聲。當年我們讀書的時候,對老師好像從來沒有要求,要求老師詳細說明寫在黑板上的東西。大家居然就這樣昏昏沉沉的做個老實的學生。大家從來沒有想到,我們自己得向家裡要錢來交學費,而我們學到的就是坐在教室裡,任由教授擺佈。如果得罪了教授,說不定還被痛宰。我不知道目前台灣的學生是否還是如此,老師是否也還是一樣的不知所云。我時常說,當老師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因為要把學生教懂,自己一定要全懂。如果每個老師都能盡到自己的責任,把學生教好。學生從老師那裡學到了一技之長,你說畢業後,有了成就,自然所想到的就是回饋母校了。

最近一篇調查研究,顯示柏克萊大學,是產生全美國最多公司總裁的學校。第二就是史丹佛大學。看看每年有多少校友捐款。美國南加大是一所私立學校,去年一位華裔的校友,也給學校捐了一億多美元。他說因為他在南加大四年所學到的,使他的事業成功。他一直感念母校的教育栽培。同時他說會再繼續捐款。此地一位華裔最近也捐獻給史丹佛大學一千多萬美元,也是答謝母校給他的教育。看看這些例子,足以證明只要學校能夠把學生教育好,校友的捐款自然而然的源源到來。這種大手筆捐款給學校的,經常可以從報上看到。

我的母系,從幾年前開始,有所謂的傑出系友的頒獎。看了歷屆得獎的系友,真正說得上傑出的實在寥寥無幾。國內的不談。在國外的,但凡能夠留下來,不管在那個職場,能夠混下來,應該都算是傑出的。那麼評選的標準是什麼。再仔細一看,好像就是對母校的捐款。其實這也沒有錯對可言。想出名的人不少,不甘寂寞的人也不少。捐點錢給母校,然後人家給你一個傑出校友的大獎。在學校的報紙,網絡上大為表揚。給足了自己的面子,有啥不好。各位可千萬別誤會,我絕對沒有吃不到葡萄的心態。我說過,在美國混的華人不少,不管在那個行業,沒有兩把刷子,早就捲鋪蓋走路了。這是人家的國家,你不比人家優秀,人家要你幹嘛,供你白吃土豆,黃玉米,大米,白麵啊。所以能夠在美國混下來,而且還能安享社會福利(雖然比以前收入差),但是能在一個安靜,乾淨,以自我為中心的地方,安享餘年,這就是最大的個人傑出表現。實在不需要任何其他的錦上添花。你看美國化學學會,每年不知道要頒發多少獎項給每個領域從事研究的傑出人員。這些都是通過同僚,同行的推薦。而且成就都是昭昭然的呈現在眼前。而且推薦人員,本身就是同樣領域內的領軍人物。所以,我常說,美國這個國家,你只要在你的領域內有所成就,自然而然會得到別人的認可。而不是自己大聲疾呼的宣揚自己的偉大。我們有一位傑出校友,居然自稱自己的數據使得高爾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而母校的報紙,網絡居然也跟在後面大升旗鼓的嚷嚷我們的校友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看了這條大新聞,不得不佩服自我膨脹的力量,以及跟在後面搖旗吶喊的啦啦隊。

說了這麼多,大家一定認為我這個老頭一定是一文不拔。每次看到校友們,熱心捐款的名單,我立刻想到,這些人一定都是當年飽受學校師長給予的教誨。幹了大事業,發了大財。錢多的不得了。拿出九牛一毛來回饋。其實我最敬佩的就是那些無名氏的捐款者。只是默默的付出而不計較把自己的大名高掛在上的人。對於一般的捐款校友,不管是志願或受到有形,無形的壓力而不得不有所表示的,我都致以最高敬意。因為你們絕對值得大家效法。而且還應該繼續努力的捐款。我的女兒、女婿,一直給他們畢業的母校(大學以及法學院)捐款。我說是應該的呀。因為孩子念大學的時候,學費便宜的不像話,而且又是名校。念法學院的時候,人家給了一半的獎學金。女兒現在開著自己的律師樓,我說是應該回饋而且每年都應該回饋。另外,我說有三個外孫,將來也有可能受益。你看史丹佛大學對校友們的孩子,比任何其他申請者都有優先入選的考慮。你不服氣都不行。我有一位國內來的同事。當年剛剛開放的時候。來美國,就在史丹佛大學,拿了一個碩士。後來他的女兒就這樣進了大學部。最後還進了不差的醫學院(因為是史丹佛畢業生)。目前樂呵呵的告訴我,女兒已經是醫生了呀。可是看看我們國內的大學,就是你捐了一棟大樓,恐怕你的孩子,還得參加大學聯考。好了,不說了,再說下去,恐怕以後校友會啥都不會寄給我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