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海峽兩岸的華人》2012/4/6

最近看了一位內地記者寫的一篇文章,詳細報導了他在台灣訪問的見聞。文章中把大陸和台灣的華人做了一個比較。看了文章之後,對於這位記者,的確非常佩服。至少他是深入台灣,對台灣有了一定的認識之後才來比較兩岸的華人,算是真實貼切。我離開台灣四十年了,雖然期間回去好多次,可是每次回去總是匆匆忙忙。尤其這幾年更是短暫停留,只是工作。所以對一般情形的瞭解就更談不上了。我在○三到○五年,回上海工作了兩年。當時看到上海的情形,覺得跟我當年在台灣差不多。譬如缺乏公德心,髒亂等等。一直最近幾年回大陸,除了還是硬體建設進步之外,軟體方面還是停留在○五年那個階段。所以看了這位內地記者對國內的報導,我一點也不詫異。但是對台灣的報導,感到無限的驕傲。畢竟台灣是我的第二故鄉。那裡有的是我童年的回憶,還有就是奠定了我日後做人處事根基,使我知道日後如何追求以及保存個人價值,而是我終生無法忘懷的地方。雖然我在三十幾年以前就成了美籍華人,可是一個出生在大陸的我,卻把大陸一直當做自己的祖國,自然把自己當做中國人。這位記者,分析在台灣的居民為何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來龍去脈。如果撇開歷史的包袱,我認為如果我當年沒有出國,繼續留在台灣,而且也在大陸居住過一段期間,我想我的想法也會如此。因為中國再強大,但是看看一般老百姓的素質,一般社會的大環境,我是不願意放棄在台灣所有的一切,而回歸所謂的「祖國」。做一個再強大中國的國人,到底得到些什麼,國家強大的驕傲?

這些年來,陸續許多國內的人移民來美國。在華人超市到處可見。原本秩序井然的地方,慢慢的變成了內地的情形。似乎這些人,一旦在公共場合,就把國人在國內的本性表現無遺。要不各個面無表情,要不就是一張哭喪的臉。要不就是碰到老朋友,大聲的打招呼,緊接著就是如入無人之境。到了付賬排隊,似乎就怕別人會插隊。一個緊接著一個。那天我去買燒烤,等著師傅為我切好,付賬。後面一位太太,猛的一下站在我的左前方。我說你是不是可以讓一下,等我付賬後,你再過來。這位太太無動於衷。我勉強的在她的身邊付賬,拿了我的東西,在臨走之前,我說話了。我說我們中國人,到美國來,總要知道人家美國人的一些規矩。在排隊的時候,總要保持一點距離。說完,我就離開了。再也沒想到,這位太太開始發飆。對著我瘋狂的怒吼,說你還是中國人!站在旁邊的她的先生也立即加入。我看大勢不好,三步並兩步的離開。臨走我補上一句,我說你看看,什麼樣子啊!在那一剎那,其實我想的是,我一向是把自己當做中國人,如果俺們中國人都是這樣,以後再有人說我不是中國人,我絕對不否認。不是為了吃,我不會去到那個地方去自討沒趣的。

有一次在美國超市,有一對國內來的老夫婦,根本就沒有排隊。大概看我是華人,直接就站在我的前面。也沒有採購任何食品。也不會英語。手裡就拿出一張酷朋,收銀員非常客氣的拿來看了一下。告訴老先生老太太,這是一元的酷朋。但是要買東西,才能減免一元。當然老先生老太太不懂。我就自告奮勇的做翻譯。老太太說,不對,因為他的孩子告訴她,拿到超市就可以兌換一元。我小聲的告訴老太太,請他回去,要他兒子來一趟,看看人家會不會給。兩位老人,很不甘心的離開。我心裡想的是老先生老太太,來美國不容易,不知道其實也算不了啥大事。不對的是,自己的孩子,難道就那麼計較一美元,要老爹老娘在美國人面前製造他們談話的資料。我每天都有晨跑的習慣。早上五點種沿著我的住屋跑一大圈,大概是三公里。每個星期一是收垃圾的日子。每到了這天,我會看到一位老太太,推著超市的購物車。車旁拖著大的塑料袋。然後沿著馬路,打開每一個住家的回收垃圾桶,收集一些瓶瓶罐罐。這樣持續了好久。每次我看到老太太,躬著瘦小的身子,低頭往垃圾桶內的情景,我想到的是,怎麼會有這種子女讓老太太到美國來,一大清早做這種事情。後來,在報上看到一段新聞,提到有人打開別人的垃圾桶,收集棄物。那是犯法的。因為,一旦屋主把東西放入垃圾桶,那麼垃圾桶內的任何東西,就不屬於屋主,而是屬於垃圾公司的。如果被逮捕了,垃圾公司是可以用竊盜罪提起訴訟的。沒有多久,我的晨跑時間改到早上九點,也就再也看不到老太太了。也不知道她是否仍舊在垃圾桶中收集廢物。

幾年前,我在教會認識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是北方人,來美國是為了照顧自己的外孫。照顧了幾年,外孫長大了,女兒不需要老太太的幫忙,就把老太太掃地出門。老太太以前在國內是老師,老伴早年就不在了。自己並不想回國。來美國後,老太太走進教會。每個禮拜到教會,做禮拜,研讀聖經。女兒家回不去了,教會為老太太安排住宿。同時也為老太太辦理了社會福利。在這期間,也曾經多次與她的女兒聯絡。可是女兒鐵硬的心,回絕了一切的可能性。老太太每天還是無憂無慮,過著喜樂的生活。最後終於安居在屬於自己的地方。這些故事,都發生在全美國科技最發達的硅谷。不由得是我想起來,內地、台灣兩地的華人,最大的差別,就像國內那位記者所說的在於兩地對個人「價值」認可的程度有極大的差異。

早年來美國的老人都是台灣、香港過來的移民。老先生老太太不是在教會,就是各種老人聯誼會見面。教會活動都是香港和台灣的留學生畢業,成家立業後的教友負責辦理。聯誼活動都是台灣政府駐外機構辦理。九十年後內地來的老人慢慢的多起來。教會的活動也變成了兩岸三地老人聚會的地方。有了機會和各地的老人見面,在教會大家庭互相關懷,友愛的熏陶下,大家樂融融的打成一片。慢慢的,你會覺得走進教會的老人,不管來自何方,大家看起來都一樣的和藹可掬。孔老夫子曾言老而不死是為賊。我的解釋就是人到老了,好像就不太在乎一般人應該注意的事情。所以看起來就惹人討厭。人年紀越大越要重視自己的平常言行。我想教會是個改變我們人最好的地方。我看到我們教會裡面兩地三岸的老人,大家都是如此的友愛、和氣,可真是像一個大家庭。我相信這些老人,在外面也是一樣的謙謙有禮,和藹可親的。我們一天到晚看到政客們,高聲談論著回歸祖國,怎麼個回歸法?個人的價值觀有如此的差距,能回歸嗎?我倒認為,如果大家都能走進教會,藉著大家對上帝的敬仰之心,把我們每個人都修剪成有神的樣式,活出神的本意,我想自然而然兩岸三地的華人就回歸在一起了。只要我們大家齊心,從自己做起,那一天早晚就會到來的。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