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沒完沒了》12017/3/3

台灣的二二八事變,演變到今天真是一條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沒完沒了,每年到了這一天,所有藏在地洞裏的怪物都要出籠。首先倒霉就是蔣介石的銅像。反對的理由,千篇一律,老蔣是威權時代的惡魔。不管是對,是錯,他是二二八事變的元兇,罪該萬死。其實想想,老先生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就是再罪該萬死,人已經死了,把豎立在各地的銅像剷除,不管有無必要,偏偏要挑在二二八這一天,表現出來的就是那些出洞怪物的小肚雞腸,簡直氣煞人也。其實要清除過去所立的銅像,對於目前執政的民進黨,根本是小菜一碟。老子就是看你不順眼,誰能夠阻擋。顯然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藉著民調的持續下跌,不在這個鬼日子,搞搞族群對立,轉移民眾的注意力,那就不是民進黨了。馬英九過去八年,每年哈腰鞠躬,道歉再道歉。賠償再賠償,原以為解決的問題,結果還是一樣。這場全由民進黨主導的族群分裂,看起來永遠不會止息。而且有越演越激烈的態勢。看看人家已經下令促轉法必須通過。對象是後來白色恐怖的元兇。而且又是行政立法,與鬥爭國民黨的黨產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台灣老百姓有的倒霉了。拼選舉,不遺餘力的民進黨,似乎覺得只有如此,才能取得選票繼續,蹂躪台灣人也。

老頭服役那一年,單位是陸軍步兵第三十三師,駐地桃園下湖。是台北的衛戍部隊。也就是負責保護台北地區的安全,其實就是蔣介石的安全。當年算是台灣最精銳,也是最有戰史的部隊。那年二二八正逢星期日。老頭頭一天晚上自以為是的離開營地一休。到了二二八晚上如時返回營地,進入大門後,看到所有的戰車排列在部隊的馬路兩側,當時立刻嚇得渾身發汗。想到這下子完了,老頭居然忘記二二八是部隊戒嚴的日子。所有官兵就地待命,不准外出。而老頭居然在台北忽悠了一天,渾然不知。進入營房,才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按照當時衛戍部隊的規矩,偏偏又是在郝伯村司令的統帥之下,老頭注定要挨槍子。還好老頭平日靈巧可愛,我最敬愛的組長,在上級單位查哨時,為我圓謊,而免了一場極刑。當時老頭就十分火大,好好的台灣,為了一個二二八,搞得風聲鶴唳,真是無聊透頂。還好老頭命大,否則老頭恐怕早也變成二二八新時代的受害者了。

這是令老頭難以忘懷一九七一年的二二八。現在想想那個年代,遇到二二八這一天,部隊就戒嚴,當然是害怕台灣郎造反。也就是說多少反應出當局的做賊心虛。對於二二八的歷史,老頭從來沒有興趣。沒有興趣的原因,就是在那個年代,這些敏感的玩藝兒,絕不接觸。老頭一心想的是完成大學學業,完成一年兵役,順利出國留學。對於過去受難的同胞,除了同情之外還是同情。最近,各個媒體都在翻炒二二八,總算有了概括的認識。二二八當天大概死傷800多人。而在馬英九執政的八年期間,死亡六百餘人都獲得了補償,每人六百萬台幣。可是二二八當天真正受害的是外省人,反而沒有得到補償。馬英九每年二二八紀念大會中,一再低頭致哀,一再為當年的國民黨道歉贖罪。老頭那幾年就非常憤怒馬英九的舉動。每年如此的低聲下氣,為的是自己要當全民總統的夢想。再也沒想到原以為了結的二二八,在民進黨重新執政的時候,全台還是爆發的各種暴亂。所以,老頭說,馬英九自以為很了不起的解決了二二八,花了老百姓的錢,還給錯了對象。如此的對待外省人,這一點他就是十足的民族罪人。

如果稍微動動腦子,蔣介石當年的鎮壓,自然是持續在大陸對付共產黨的做法。為了鞏固政權,使出殺手鐧,殘殺同胞,當然可惡(民進黨未來的做法,將更殘忍,沒有人性的殺人不見血)。不過,當年的確有共黨份子混入暴亂當中。這也是共產黨為何一直到今天,也要在二二八紀念日插上一腳。所以蔣介石當年的掃蕩就不值得意外了。蔣介石把共產黨當做自己最大的寇仇,當年參加暴動的台灣人,只能說對蔣介石的不瞭解而喪生。不管是該死或冤死,那都是自己的命運。這幾年經常看到大家討論,個性決定自己的命運。想想不無道理。你要是老老實實,安守本分的像老頭一樣,不是一樣活的好好的。你要反抗,你要尋求正義,最後的結局,可能就是自己死翹翹。就是不死,也近乎半殘。看看,李敖先生,到現在還在痛恨蔣介石,有用嗎?平白的就被關了接近十年。說的不好聽一點,那是自找的。你用你的餘生,再去臭罵蔣介石,人家風風光光的砍了你一生最好的時光,你自己內心充滿了憤恨,憤怒,除了對大家發發牢騷,對蔣介石似乎一點影響都沒有。

老頭是輔仁大學畢業的。當年在台復校,秉持真善美聖的校訓,為培養台灣莘莘學子而努力。學校開辦,師資缺乏,我們除了理性的玩耍之外,當然不忘努力讀書。大家知道于斌主教的辛勞,每次對我們在校生都是諄諄勸告,要我們發揚過去抗戰時期的愛國精神。大家循規蹈矩,校園晚上準十點關門。大家從宿舍的窗戶外看,許多德國牧羊犬在校園來回奔跑。我們沒有認為不理性,我們也沒有感受到威權的壓迫。曾幾何時,後來的學子,居然在半夜偷偷摸摸的企圖破壞蔣介石的銅像。這不是第一次。然而校方的容忍,使得這些不好好讀書的惡劣份子,繼續在校園馳騁鬼混,為所欲為。老頭覺得要移除具有威權性的銅像,對於一個作育人才的學府,自然應該具備管道,讓同學表達意見。而身為輔仁學子,在尊重自己人格基本要求之下,更不應該在半夜偷偷摸摸的夥同校外人士,進入校園破壞學校公共設施。對於這些連自己都不尊重自己人格的惡劣份子,校方絕對不能繼續姑息養奸。更可怕的是,居然還有教授前往警局關懷被逮捕的學生。這種助紂為虐的舉動,更令人髮指。

蔣夫人過去曾是輔仁大學的榮譽董事長。在我畢業那年,美侖美奐的中美堂落成。這是以蔣中正及宋美齡命名。蔣總統的銅像是後來在校園中樹立的。當初既然學校決定設立銅像,必有一定的緣由與程序。如今要移除,自然也必須同樣遵守一定的程序。對於學生一再企圖私自破壞銅像,這種卑鄙無恥的行為,校方絕對不可容忍。輔仁大學是一所以真善美聖為校訓的學校,所有的師生必須遵守。這些年輔大的擴張,獲得了全球校友的支持與樂捐。我們身為輔大人,為輔大驕傲。然而對於這些害群之馬,所有輔大人必須嚴格監督校方,嚴厲懲治肇事的學生。否則,只知道盲目的擴建,大聲疾呼要校友們樂捐,卻失去了真正辦校的精神。一再對害群之馬的容忍,並不能表示教育者的仁慈,反而助長了歪風。君以為然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