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阿拉斯加之旅》2013/7/5

好幾個月以前,女兒女婿決定在美國國慶假日出遊。選的還是海遊。海遊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為一日三餐煩惱。這次我們的老三滿了周歲,正式可以喝一般牛奶,而且又開始吃一般的食物。再說船上的食物種類繁多,怎麼選一兩樣就可以滿足孩子的口味。孩子一聽要海遊都欣喜萬分。顯然他們姐弟對去年聖誕節的墨西哥之行,記得清清楚楚。在孩子成長過程,帶他們出去看看,經歷一些特殊的環境,在他們幼小的心靈裡總會留下深刻的記憶。我的童年深深印在腦海裡的第一件事是我四歲的時候。其實四歲也是後來推算出來的。我有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妹妹宴原。小名小千。來台灣得了肺炎。那時正是家境困苦,一家大小靠著老爸微博的工資,老娘的零活維持,根本沒有能力顧及小妹妹的死活。小妹妹生病的情形我是記不起來了。但是死後埋葬那天的情景卻一直牢牢的坎在心海裏。那天早上,兩個雇來的工人,拿來了一個由四片木板釘好的木盒,我的妹妹就這樣被放在木盒裏。我清楚的記得一片木板上還貼有黏在上面,無法完全撕去的報紙。再有記得特別清楚的就是有一天跟著老娘到妹妹的墳地。老娘在家的附近小店,買了一些零食。其實墳地就是一堆黃土。老娘要我把一些雜草拔掉。記得最清楚的是臨走,老娘把壓在墳後的三塊磚頭擺正。以後有關於妹妹的消息就是那塊墳地給剷平了,我的妹妹在我們的腦海裡也跟著消失了。

這次是去阿拉斯加,要在西雅圖上船。星期日一大早我們浩浩蕩蕩的,很順利的上了飛機。不到兩個小時到了西雅圖。離舊金山這麼近,我還是第一次來西雅圖。這個一年有三百天下雨的城市,到達的時候艷陽高照。沒有一點雨城的味道。找到了預定的麵包車,直接開往碼頭。中午時間就上了船。上船後找到了房間,安定妥當,就往餐廳。船上一共有兩個需要盛裝的餐廳。所謂盛裝就是西裝打領帶,不准穿牛仔褲。這個需要盛裝的餐廳,出行以前就沒有打算要去。出外旅行,行李自然是越簡單越好。我就搞不懂,為啥要帶西裝。尤其是吃飯,本來就是一個輕鬆的場合,把自己繃得緊緊的,幹嘛啦!這一次我終於明白了。因為盛裝的場合,原來是有來路的。因為有攝影師到每桌為你照相。然後你就可以花錢購買。老美基本上很多人,願意炫耀自己。把這些特別場合的照片,拿出來亮相,那是表示自己身份的象徵。就像開名車,買名牌一樣。

我們去的是另外一個餐廳。雖然不需要盛裝,但是還是要求襯衣、長褲、皮鞋。另外就是有一個很大的把肥。內有各國食物。我們經常在這裡用餐。我喜歡在這裡吃飯。穿著短褲、拖鞋,自由自在。食慾自然不錯。而且,在餐廳裡面的食物,在這裡都可以找到。船上的生活實在沒有啥好報導的。吃、喝、玩樂。到了晚上有各種晚會,唱歌、跳舞、魔術等等。有各種小型的樂隊,也有個人彈彈唱唱。這次航行一共靠岸四次。每次我們都下船。走走看看。這四個地方,三個是阿拉斯加的小城,另外一個就是加拿大的英屬維多利亞。三個阿拉斯加的小城,大致都是靠觀光客生存。所以靠北邊的小城,每年只從五月到九月開放。船上提供很多不同的岸上旅遊。可是一個通病,就是貴的可以。最便宜的一個人都要一百七十五美元。所以對於我們這一行八人來說,要付上千元看一個景點,首先我就極力反對。我們為了看冰河的景點,特地租了一部車子。看了,就是冰河的陳跡。其實想想,找找網路,保證比實地更好看。我們還去看了鮭魚的養殖場。大家都知道鯉魚躍龍門,這次才注意到鮭魚也是想躍,只是連門卡都過不去。

阿拉斯加的螃蟹是有名的。我們找到了一個用篷子搭起來餐廳。叫了一分三磅的螃蟹腿,就花了一百一十美元。另外點了一些三明治、湯水等等。這一頓午餐接近兩百。我們這裡的把肥餐館,經常有螃蟹腿。盡管你吃,還有其他的美食,每人要價三十元。其實比起來,把肥還是划得來。另外一個小城,我們步行去看美國禿鷹的公園。禿鷹是美國的標誌。這種白頭的禿鷹,可以看出眼睛的犀利。還有一個小小的生物實驗室,看到有一個小小的手術台。回程我們大家決定坐巴士回去。一路上駕車師傅解說了這個小城的歷史。原來是俄國人最先進來。所以有許多俄國的商店、餐館。

這三個小城,基本上都差不多。看了一個其實就足夠了。最後一天船停靠加拿大的維多利亞。傍晚六點靠岸。我們搭上了停在船旁的大巴。不到十分鐘就進入了市中心。這個靠海的市中心,相當熱鬧。走在街道上,頗有上海步行街的感覺。只是有車子穿梭其中。這個頗有歷史的老城,有許多古蹟。女婿在香港小學畢業後到英國完成了高中學業。自然對英國的風俗文化有所瞭解。所以選擇了費而矇特皇家酒店,做為我們的要看的重點。這棟酒店是公元一九零八年建立的。建築本身面對海洋。我們進入餐廳享用下午茶。餐具都是皇家使用的,盤子碟子相當考究。成人每位加幣六十元,小孩半價。我一直對英國人喝茶,加奶,加糖,頗為感冒。想到的是俺們中國人品茶,都是品「茶」的原味。一加東西,完全走樣。這次我還是先品茶的原味,然後加奶,加糖。這才真正體會為啥英國人如此的喝茶。這此是老頭第一次嘗試英國的下午茶。因為老頭第一次來加拿大,而且過去在英國、香港都是很短的停留。根本沒有時間經歷下午茶。點心放在一個有三層的小鐵架子。擺設相當考究。有甜點、麵包、三明治。每種兩份,兩人享用。大概有十幾種,足夠晚飯的份量。我喜歡這些點心,不過以後要我選擇,我還是會選擇廣東的飲茶。

行程結束後,船在早上回到西雅圖。我們的班機在下午。所以安排了到市中心的太空針樓。這是靠近一九六二年的世界博覽會的地方。這棟高一百八十四米的最頂端有一旋轉餐廳。我們就是在那裡吃中飯。每人五十美元,有三種選擇。開胃小菜,主菜,最後就是點心。這個餐廳的旋轉是非常的明顯。在上海的時候,我曾經去過錦江飯店的旋轉餐廳。這個餐廳看起來比錦江飯店要大,而且是在一九六二年建成。一個人五十美元,吃的東西不怎麼樣。就是因為是旋轉餐廳。以後我也不會再去了。很多地方,去過了還想再去,可是這些花錢的地方,第一次買個經歷,買個日後的回憶。以後再去,對老頭而言,不可能。

這幾次出外度假,有一個感覺就是花費不貲。對於像我這樣從苦中環境長大的孩子,就是負擔的起,也未必能夠一跺腳狠下心去完成。船上的餐廳,每天晚上看到老外的桌上,擺著各式各樣的葡萄白酒、紅酒。我對喝酒一向沒啥興趣,所以他們永遠賺不到我的錢。遊輪靠岸的旅遊,簡直是天價。我也不可能花上幾百元去經歷。不過這次在船上我還挑了一件雙面夾克。原價六十,打折四十。上船後,接到通知,每位註冊繳費者可以抵銷一百一十美元的開銷。隨行的可以抵銷六十元。心想不錯啊。可是最後拿到賬單一看,還好沒綠臉。所謂這些抵銷優待,只是一個名目,鼓勵顧客花錢。因為,每個房間,要繳納感激費用。給你的一百一十元,就是一毛不花,還要補繳十元。這就是無尖不商的結果。中國人說打腫臉充胖子,又說窮家富路,我想這兩種說法,道盡了人心的無奈。其實都是死要面子的必然結局。

這條遊輪上的員工,大部分都是從印尼來的。男男女女,每個人看起來都是笑容滿面,非常的客氣,服務態度也是上上。我每天看到一個小個子的女孩,站在義大利巴肥台的後面,負責把麵條放在小鍋子,然後加番茄醬翻炒。有一天我問她,每天工作多久。她笑著說十一個半小時。每週七天。所有在遊輪上工作的人,不受美國勞工法保護。所以看不到美國工人。就是船員也都是歐洲人、印度人。人的命運真是不同。怎麼就會在船上工作,那麼長的時間,幾乎天天在海上,而且日復一日做著的同樣的工作。我想他們臉上的笑容,是苦中做樂的笑容。他們說,只要有一個客人,送上服務不周的抱怨,他們的下場就是捲鋪蓋上陸。這麼辛苦,單調的工作,還有這麼嚴格的規定。我們大家都說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而且剝削勞工。我看真正夠得上剝削勞工的還是這些歐洲國家的船主。我由衷的希望,這些工人將來都能夠有一分更好的工作。不必成年成月的在海上漂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