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建中軼事(一)》2011/4/8

前兩天在網絡上看到我們建中民國五十四年畢業生的校友聚會通知。聚會是前年底,是要大家會前報名。看到了這份名單,真是不勝唏噓。當年我是十三班,看到每個人的名字,每個人的容貌清晰可記。還有當年我們初中同學後來考回本校分到其他班級。這份名單可真是勾回了當年在建中六年的往事。我是民國四八年考進建中,那時候除了高中部還有初中部。後來因為減少小學的惡性補習而開始實行省辦高中市辦初中,所以後來建中就只剩下高中部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我們那一屆是最後進入建中的初一學生。當年要考進建中可不容易。大概每年台北有兩萬多小學畢業生報考,建中只錄取五百多名學生。我們那一年考國語、算數、常識三門課。常識包括歷史地理自然等。那年三門總成績二百七十分是進入建中的最低標準。入學之後才知道,考到二百七十分的一大堆。一分之差就進不了建中。可以想像競爭的激烈。當然,那時候師大附中實驗班,也是挺熱門的。那是初高中一連貫六年。有許多同學就以師大附中實驗班為第一志願。值得一提的是,那時候全台灣公立的初中聯考都是一天舉行。有許多其他外地的學生來報考台北的學校,不為別的,就是因為那是全省首屈一指的初中。考不上好的初中,考高中就成問題。上不了好的高中,考大學就是一大關。大學考不上,當然可以第二年重考。可是到了二十歲還上不了大學,那三年的兵役等著你。三年兵役下來,要考上大學,那是不可思議。

在當年小學畢業能夠考進入建中自然是一件極大的成就。家人更加為你感到驕傲。小學從五年級開始的惡性補習為的就是能夠進入名校。孩子所受的苦難,在進入建中後,突然的自由開放學風,不再有老師的逼迫,自然產生了極端放鬆的心態。再說,初一的課程除了英文是沒有念過,其他的只是比小學課程深刻。況且我們在小學的時候,國語課程的補充教材甚至都是初中的課程。就拿我自己來說,初中一年就每天陶醉在建中的名氣當中。根本就沒把心放在讀書上面。學校的制服,繡著建中兩個字加上學號。運動衣胸前印著建中兩個大紅字是那麼的醒目。走在路上,行人都會投以異常的眼光。碰到學生,還會聽到他們彼此說「建中的」。大人們見到我們總是誇獎孩子有出息。對一個剛剛小學畢業的孩子,寵愛彙集於一身。知道上進的孩子,自然不受這些影響。可是像我這樣的學生,就只有等待自己的覺悟。好在,從初二開始,我醒悟了,知道讀書的重要性。也不再沉醉在莫須有的名聲當中,這是後話。

初一我們的教室靠南海路,進入校門靠左邊那一排教室。對面就是科學館,藝術館,還有一個基督教堂。記得教堂外面的牆壁寫的是「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科學館緊鄰著植物園,裡面還有歷史博物館。植物園是我們中午休息時間經常去的地方。學校的隔壁就是美國新聞處,新聞處有個圖書館,也是我們經常光顧的地方。再過去就是一片違章建築,都是小吃店。賣水餃、包子、饅頭、水煎包,到了中午香氣四溢,有許多同學光顧。校門的另一邊就是國語實小。再過去就是廣州街。整個區域我們那時候叫南海學園。在這種天時地利的環境下加上我們的老校長賀翊新的帶領,自然就養成了一種自由讀書的風氣。校長是當年北大中文系的畢業生。寫得一筆好字。每期的建中青年,校長總要發表文章,或白話文,或文言文足見校長的文采。想起建中青年,我相信只要是建中畢業的都知道這是一本極具水準的刊物。主編等等都是由學生擔綱。說實話,我還真想再重讀早年的建中青年(網上應該可以找到)。說起老校長,前後在建中待了很長的時間。我在的那六年都是老先生。之前凌孝芬擔任了大概一兩年。結果學校一位學生上體育課,從單槓上掉下摔死,因此引咎辭職。而傳說中,那位被請來修理單槓的工人,沒有盡到責任修好。而偏偏摔死的就是自己就讀建中的兒子。也不知道這事的真相。不過我進建中的時候,經常聽到這個傳說。老師也藉著這個故事要我們凡事要盡心,盡力,負責任,不可馬虎。因為很可能就是我們的親人遭受到馬虎的後果。

我們每天早上固定要有升旗典禮。全校的學生,聚集在操場。操場就是沙漠,一層細沙。刮起風來,黃沙滾滾。下起雨來,到處積水。操場的對面就是我們木造樓。一旁是我們的風雨操場,緊接著游泳池。還有就是老師的宿舍。另外一邊,有一個長廊,緊鄰的也是老師的宿舍。一進入校就是我們的紅樓,那是日本時代留下的建築。一直到現在還是那個樣子。一進大門,直往紅樓,兩邊牆壁就是佈告欄。佈告欄兩邊的空間是樂隊練習的地方。可千萬別小看我們的樂隊。我在建中那幾年,指導老師是國防部示範樂隊的指揮,好像是范中校。你可以看到他,下午放學後就在學校,一邊抽煙,一邊教導學生。每天早上升旗,下午降旗,樂隊負責伴奏國歌還有升旗、降旗的國旗歌。有一次下午放學,降旗的時候,樂隊就那麼兩三個人,至今還記得那個小喇叭手,還真厲害,就那麼一人頂下了。記得高中的時候,樂隊一連兩年參加全省軍樂隊比賽。那年剛好在學校對面的藝術館舉行。演奏是阿伊達進行曲。之前,他們在學校練習。那雄壯的進行曲,到今天還縈繞腦中。進入紅樓後就是辦公室。那是所有老師休息的地方。再往前方就是訓導處,門外就是我們的操場了。教務處就在旁邊。辦公室的外面是花園。記得靠近走廊,有許多架子,架子擺著的就是曇花。我的老娘一直有氣喘病。一個偏方就是拿曇花蒸冰糖。所以,每次花開,我都是三更半夜的跑到學校,當個採花賊。到了半夜,眼看著曇花盛開,那股花香至今難忘。一直到現在,再也沒有聞過那種花香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