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回國之行(下)》2011/11/4

國內的吃總是一樣的講究,而且精益求精,吃了令我咋舌。這次在天津待了兩個禮拜。旅館的早餐永遠都是那麼豐盛。用完了早點,一天的營養綽綽有餘。可是一天三餐似乎也是國內的習慣,所謂入境隨俗,自然跟著一天三餐。中午食堂師傅特地為我們準備了四菜一湯。員工是兩菜一湯,所以說是給我們加了兩個小菜。還有米飯、饅頭、包子、蔥油餅等等配套。吃的倒也舒服。最難得的是師傅每餐必定過來問候我們吃的如何。到了晚上就更加豐盛。吃到第三天已經完全麻木。這次晚宴,幾乎千篇一律的海鮮席。小火鍋一人一個。所有海鮮類的擺設很夠水平,好看。這些晚宴不貲,不算酒,總在五千元左右。目前大家都是自己帶酒,因為外面買比較便宜。一瓶像樣的老酒總的在千元左右。當然也有大眾化的餐館。那天中午我們去吃韓國烤肉,每位五十元人民幣。各式各樣的肉類,令我歎為觀止。鵝肉、鴨肉、驢肉、鹿肉等等,各式蔬菜、水果,保證您從來沒有見過的此類餐館,吃飽了作數。

那天我們到睦南大道去訪友。睦南大道是天津市中心,五大道是相當出名的。當年八國聯軍佔領天津後,所留下來英美法各國的特色建築。在十年前,一棟別墅,價值一兩百萬元,目前已經到了幾千萬元。許多都是名建築而且成了景觀之點。再也沒想到,走在人行道上,看到的卻是狗屎。遛狗的人,從不把狗屎撿起來,而且都經過行人踩踏。你說掃興不?走在人行道上不得不隨時躲閃,以免一腳踩下,懷恨終身。這麼好的一個區域,居然住著是這麼一群人,你說有夠衰了吧。天津的空氣比上海、北京都要好得多。我想是因為人較少,地方較大的原因。可是路上的堵車,也很夠嗆。好在我們一大早就往大港開發區出發,所以每天都避免的了塞車的無奈。車多當然是堵車的原因,開車的人找空隙就往內鑽,再好的公路,再好的紅綠燈設備,也沒有辦法。兩個禮拜發現了許多車禍。可見得這裡開車人的技術遠遠遜於上海、北京。

在停留期間,前後去了三次足浴,有一次外加推拿。足浴以前就做過。在家的時候晚飯後,經常自己腳底按摩。這一年以來事情一多,就省了。結果,第一次足療痛得我受不了。但是拚命的忍著,到了第二次去按摩的時候,就好多了。最後一次,外加推拿。這是我第一次做推拿。推完之後當時沒啥感覺。第二天早上起來散步的時候,覺得兩腿特別輕鬆。走起路來,非常輕巧。可見推拿到位的好處。人老了,最先感覺的就是兩腿無力。雖然我還沒有到那個地步,但是如果有機會做做推拿,我想對身體是絕對有幫助的。推拿靠的是手勁,在推的過程中,全身發熱,那是因為摩擦生熱。所以在我的背經過推後出痧,有刮痧的效果。這些物理治療,我是相信產生的效果。

原先我的回程定在星期六中午十二點由北京首都機場起飛回美國。所以那天早上七點鐘就出發了。平常預計是一個半多小時的車程。因為師傅說可能會出現大霧,所有特地提前七點出發。果然不錯,上了高速沒有多久,就因大霧而封路。只有改行便道。便道依然可見度很低,車行速度很慢,可是並沒有耽誤太多時間。再也沒想到,當我們快進入六環的時候,開始堵車。車子根本動彈不得。還好在未進入六環時,我告訴師傅內急,幸虧在堵車當中,我找到了一個下坡地解決了問題。當我們到達機場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這次堵車算是讓我真正體會到啥叫堵車。在大家富裕的過程中,人人要買車,買車的結果,環境沒有配合好,造成了堵車。這種堵車,根本不是我想像當中的堵車。堵車至少車子可以慢行,但是我親臨的堵車,根本就是被卡死在那。有好幾個小時,車子動都不動。我看到很多人根本下車走路進入北京。後果是,我必須購買第二天的機票,加了百分之五十單程票價不說,我還得找旅館,等待第二天的班機。這次學乖了,就找機場附近的旅館。旅館之爛,價錢又高,這都是塞車的結果。想想有多少人遭遇到堵車的情形而飽受煎熬,損失。但是管事的人,可能還沒起床。又有誰會去關注那些尿急而沒有地方釋放的人們。下次再到北京,奉勸上了年紀的人,千萬帶著大號的尿布以防萬一。

在回程的路上,坐在我旁邊的是第一次來美國培訓考察。一路上我們聊天。他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我來美國那麼多年,美國的變化大嗎?我說好像沒啥的大變化,大環境基本上沒有改變。人與人之間非常客氣。空氣也很乾淨。少有到處喧嘩,雜亂的現象。我喜歡美國的居住環境,我也佩服美國人容納外來人的心胸。我說國內的變化可大了,可是有些地方就是沒有變化,而這些都是屬於人文方面的。您說怎麼辦啊。素質,這兩個字真是太妙了。我們要求的不多,只是「素」「質」兩字而已。共勉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