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我的軍旅生活(十一)》2011/11/18

進了他的辦公室,其實就是一個接待室。剛好他的夫人也在場。我們聊了沒多久,他就自動的走到書桌前面,問了我的指揮官大名。他聽了以後,哈哈一笑,他說我的指揮官當年金門炮戰的時候是他的部下。立刻用毛筆寫了一封信要我親自交給他。我還記得他的毛筆字龍飛鳳舞,真沒想到那時後我們的將領還能寫一筆好字。這位副司令就是賈惟祿,退役後來到了美國。這是後來聽說的。其實那個時代,無論陸海空三軍任何由校級晉陞將級,都需要老蔣的親自召見,才做最後定論。我的一位堂哥那年晉陞海軍少將,就被老蔣召見。從頭到尾需要預習。據他說那個場面很隆重,好像當年覲見皇上一樣,只是沒下跪而已。拿了信我立刻告辭。老遠的我們組長看我手上拿了一封信,一上車我就很得意的讓他瞧了一眼。這個時候,我心裡的那塊大石頭才算落下。回到師裡,立刻去見了指揮官。他一看到信,十分高興,當時就告訴我,好好幹,有任何事可以立即找他。我們這位指揮官戴春玉上校,還有我們那位副司令賈惟祿中將,在我那一年服役的日子裡的確給了我不少的照顧。可是,我也沒有給他們丟臉。在我退役的時候,全師每一個單位選出一位最優秀的代表,接受表揚,我就是我們後勤指揮部的代表。

工作開始,我最要學習的就是公文書寫。甚麼主旨啦,事由啦,說明啦。公文都有一定的格式和語氣。我就把以前的檔案拿出來照個葫蘆畫個瓢。我們的組長肖傑少校寫的一筆好字。時常為我修改,然後我再重新騰出來。有時,就是一兩個錯字,我也全部重新謄寫。我的字一向寫的工工整整,一眼瞧去,像軍人排隊似的,煞是好看。每天早上起床,從從容容,我們這個單位沒有早點名,也不需要把被子疊得像豆腐乾一樣。寢室就在辦公室的旁邊,我們幾個補給官睡的是通鋪。清洗完畢,還可以看看報紙,然後就準備吃早飯。有一陣子我們也要出操。部隊那時要舉辦全師檢閱。所以早上在飯前還要練習踢正步。我們這些軍官除了我們幾位預備軍官,其他都是四五十歲的,根本就沒那個勁去操練。記得那時帶隊的是我們的參謀長馬登山上校,那時剛結婚,一個近五十歲的老頭。每次操練完,上氣不接下氣。大家都背地裡說他日夜的登山,就是鐵打的也受不了了。大家無精打采的動作,我就被時常叫出來做示範。成為指桑罵槐的對象。

部隊的伙食,缺乏變化。也是因為國家窮的關係。每天吃的幾乎是同樣的菜。到了冬天,我建議吃火鍋。結果每一桌一個臉盆。裡面儘是大白菜,還有豆腐,少許的肥豬肉。可是卻相當油膩。剛開始吃的幾天,還挺不錯的。每晚有飯,也有饅頭。可是後來變成每天一個臉盆,看著都怕了。我還建議伙房做了一道肥肉豆豉,青蔥,爆辣椒。每人挖一點幫助下飯。他們說這真是個好建議。不多久,每個單位的伙食都加了這一道小菜。有的時候,我們幾個就跑到福利社,買鴨頭來補補。鹵的鴨頭帶著長長的脖子,味道不錯。有時也順便切點海帶,豆腐乾之類的滷菜。慢慢的和我們組裡的軍官混熟了,我們還經常出營房打牙祭。那時後我們組裡的通迅官王華魯少校是俺老鄉。早年一人離家從軍。我們談的非常投機。那時他已經四十幾歲了,就一個人在台灣。到了晚上肚子餓了,他就帶著我出營房。走到門口,衛兵擋駕。他就大吼一聲。幹什麼!衛兵一看他是個少校,馬上就敬了個禮。同時不准他出營房。我們這個王少校瞪了大眼睛,說我們出去觀察地形,準備明天的訓練。這個衛兵也就放了我們。我跟在後面,還真的捏了一把冷汗。

出了營房,我們直奔附近一個賣餃子的小攤子。這位攤主也是個山東人。好像是王少校的老朋友。這個時候王少校拿了豁好的餃子餡,又加了麻油,就自己擀皮包起餃子來了。好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最後包好了,我們坐下,他又去拿了一些滷菜,還有一瓶米酒。我們就喝起來了。沒多久,老闆把煮好的餃子也端上來了。我們酒醉飯飽之後,就回到營房。臨走我要付錢,他說,他每個月跟老闆結一次賬。這種溜出營房,又能吃上一頓餃子,還喝了半醉,是值得回憶的。有一次王少校喝醉了。回到營房,對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告訴我他十七歲離家當兵,跟著國民黨東奔西跑的。想他的老家,想他的爹娘。多少年來也一直不知道家裡的情況。然後看看自己,一個少校,也成不了家。那天晚上他就執意要去找副師長。他說副師長是他的老長官。他要找副師長給他做主成親。我就很好奇的問了一句,有了對象了?他說我不懂,要副師長做主,就是要負責替他找對象,完婚。我知道他喝醉了。同時勸他不必去找了。每個人喝醉了都找他,他這個副師長也不必幹了。第二天早上酒醒了,好像一切都沒發生。我們這些單身沒有成婚的老軍官每個人都有一段訴說不完的傷心史。我始終覺得,我們當年逃到台灣的外省人,最難以忍受的就是與大陸的親友常年的失去聯絡,毫無音訊。從四九年後的四十年之間,同種,同族的中國人,不能來往,不能通信。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想想這就是毛澤東與蔣介石兩人私人的恩怨,造成了兩岸無辜人民的妻離子散。每個人都有一段自己少小離家,不得歸的悲情與無奈。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