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自白》2016/8/12

五月二十日我終於就任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說實在話,中華民國這四個字實在很刺眼也很煩人。蔣介石來台灣沒有多久就宣布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這麼多年來,我們還口口聲聲的中華民國,有意思嗎?人家給我們一個不倫不類的稱呼中華台北,好像台灣就只有台北一樣。為什麼不叫中華高雄?難道高雄就不屬於台灣?更可笑的是華航,明明是China Airline,硬不准我們掛國旗。既然不准掛國旗,怎麼會搞個梅花。我們民進黨就打算改過來。因為,梅花象徵著霉花,即使冬天開花,而且越冷它越開花,可就是毫無綠意,一片淒淒慘慘。

就任兩個月來,發生許多事情。每件事情的發生後,大家的矛頭就指向我,說我不食人間煙火,不維護主權,說我選前承諾的事情,選後全部否認。罵我個人就算了,把內閣執政團隊也一起捲進來,真恨不得我們統統死翹翹以謝國人!可是,事與願違,希望大家不要失望,我們每人目前都活得粉滋潤。最近我還請了一位御廚,為我準備午餐還有點心。有的人還批評我選前吃便當是做給別人看的,為的就是選票。其實說真的,那個時候競選活動都是黨安排的,為了當選,當然要配合,當然要作秀。識時務者為俊傑,不然我怎麼會當上你們的總統。在外面吃是給人看,回家吃是自己享受,那是我個人的自由,氣死你們這些小百姓!如果你們以為我在外和在家都一樣,那你們都是好呆!馬英九當年自以為是的苦自己,吃小便當,住陋屋,結果刻苦耐勞的結果,還不是一個爛總統。八年下來,簡直就像個小老頭,連他的老婆都懶得睬他!更可笑的是他說不定還會像陳水扁一樣坐牢。我已經不年輕了,當然不要四年之後變成一個老巫婆。

八年前我敗在馬英九小短褲和跑鞋之下,我很不甘心。我一個小女子,只是不願意穿迷你裙,高跟鞋,也不願意美容隆胸,還有墊屁股,要不然馬英九怎麼會選上。台灣的女人大部分都有點三八,看到當年的馬英九就像中邪一樣,一看到他跑步,她們的魂都跟著飛了。台灣的男人看到我,根本沒有感覺。所以我必須用自己的頭殼,想出一套辦法,在草根性的民進黨站住腳。把民進黨抓住我就成功了。過去那麼多年我吃盡了苦頭!我的優點就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看看,我都一大把年紀了,到現在也沒有知心的男朋友。上次選總統的時候,施明德跳出來說偶是同性戀。還說我如果當了總統,一定完蛋。說實話,我根本沒把施明德還有以前那些民進黨的元老放在眼裏。因為他們都犯了一個通病,不知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所以淪落到民進黨都不理他們的地步。

你看我像同性戀嗎?對那些無聊人說的話,我就只有一個方法對付,就是置之不理。只要管好我的嘴巴,不亂說話,那些說我壞話的人,就會感到沒趣而封嘴。如果不封嘴,繼續說下去,人家慢慢就會覺得,蔡英文真有修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久而久之,大家就會同情我這個弱者。所以我才會當選總統了呀!我現在這麼的坦白告訴大家,隨便你們怎麼批評我,我一點都不在乎。因為,我根本沒有心情和時間去聽那些罵我的話。誰吃飽了,願意坐下來聽你們胡說八道。我現在這麼坦白的告訴大家,我是如何對付批評我的人,如果你還要繼續,當然是你的自由。你越批評我,你就會越興奮,也就越生氣。最後,也許就被我氣死了,可是我還是活的好好的。看看那些新聞評論節目,每一天你都可以聽到,他們擔心這個,憂慮這個,最後不都被我的我行我素搞出個大毛病才怪。

你們根本沒有做過總統,一天到晚給這個建議,那個建議。過去八年只有馬英九做過總統。可是你說他總統做的如何?大家都說他是爛總統。連過去的總統都那麼爛,那你們怎麼會有資格來批評,建議我這個總統。說起來,我從小時候開始,就想有一天會做上台灣的總統。因為,國民黨不夠看,外省人自己打自己。那位蔣經國更是老土,還要本土化。以為本土化,就可以穩住政權。結果李登輝把國民黨搞得灰頭土臉,兩次大選都被我們民進黨打敗。蔣經國地下有知,一定氣得從死裡復活。所以,我說只要我把民進黨抓在手裡,我就可以做總統。

我一個小女子,能夠把民進黨抓在手裡,那是不容易的。我歷經千辛,咬緊牙關,忍耐再忍耐,終於把民進黨幾位元老打的落花流水。我是擁有博士學位的,但是我和你們那些有博士學位的不同。看看馬英九,自以為能力高人一等,居然還要做全民總統。做全民總統,要有本事。我是不會去做全民總統,那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要做全民總統談何容易,馬英九不把這人,不把那人放在眼裏,偏偏把他的敵人放在眼裏,而且想要改變他們,感化他們,那根本是作夢,所以完蛋了呀。我當然比馬英九高明多了。你們也都知道民進黨是草根性很強的政黨。也就是一個老土起家的政黨。所以,對付台灣本地的老土,我就得放下身段使用老土的辦法來對付。為了當選總統,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看看,馬英九就沒有辦到,一天到晚講求溫良恭儉讓,讓的結果,我就接受了啊。如果缺乏對草根性的理解,恐怕只配做家長,就算是做家長,也未必能做好。

這些年,為了競選總統,我馬不停蹄的到處跑。到處拜託各行各業的人士和地頭蛇。你們中國人說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一點就是我的專長。每次回到家,對著鏡子,我告訴自己,離總統的位子又邁進了一步。一個小女子,有何能耐走到今天。所以,我幹上了總統,總要放鬆一下自己。看看,就職以後發生的那些事情,全國上下都說我這個,說我那個。連阿嬤找個御廚,你們都有話要講。我有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你們管得著嗎?我辛苦了這麼多年,吃路邊髒兮兮的便當,難道做了總統還要跟以前一樣?我也有改善個人生活的自由和權力。所以,我對這些批評,一概置之不理。看看,最後新聞媒體不也是不了了之,自討沒趣。我還是照樣用我的御廚,每天享受豐盛的午餐還有下午的小點心,這才是做總統的特權,不然你說做總統有啥樂趣。

我是學政治的,自然對政治有所瞭解。我的管理方式就是矛盾論。看看,我上台後製造了多少矛盾。台灣地方小,經濟力薄弱,就是再自強再發展,也無法與世界大國相比。要求得台灣生存,什麼發展經濟,發展這個,發展那個都是屁話。那都是應付我的選民的策略。要台灣繼續生存下去,只有玩耍矛盾論。我想大家如果靜下來想想,就知道我為啥要施展矛盾論。我拉攏美國日本也是這個理由。我不願意和共產黨來往,當然也是矛盾論的一部分。有人說我不提九二共識,台灣經濟就跨了。其實錯了。共產黨不會眼睜睜的看台灣完蛋。那不是他們自己打自己唇齒。他們一天到晚說台灣是祖國的一部分,難道就忍心看到台灣完蛋。所以,安啦!我們搞台獨,當然搞不出明堂來,只要能搞成,共產黨也是無法阻止的。所以,搞台獨也是矛盾戰略的一部分。我不搞台獨,是不會當選台灣總統的。有關於主權問題,大家也是在胡攪蠻纏。主權是誰的都已經決定了。美國人要就給他,共產黨要也給他,大日本要就更不用說了。他們三個大國最好打得死去活來。那我們就可以和戰勝者在一起了。看看這些矛盾論的推展,沒有一位學者專家,評論家討論過。對這些所謂學者,記者,我根本就懶得理他們。因為,他們每個人想要爭取的就是上電視,拿那微不足道的出場費。沒有人好好的想一想,我這個小女子到底是怎麼選上總統,怎麼帶領這個政府往前走的。他們沒有那個智商去研究這些課題。

台灣勞工一向是問題,我可以老實說也不是我在任內能夠解決的。所以要解決勞工問題,自然就是製造勞工與資方的矛盾。我上次對工總說過,我不是在兩方面都討好。其實我就是兩方面在討好,不討好兩方,怎麼去製造矛盾?馬英九從來不製造兩方面矛盾,結果不就是一個全民公認的爛總統?一個成功的總統,就是說假話的時候,大家都相信。馬英九的毛病就是只說真話,結果反而沒有人相信。這就是台灣草根性的基本面啊。對台灣基本面沒有徹底的理解,你說能當選嗎?還有大家一天到晚說大陸客少了,影響觀光業的收入。我覺得很奇怪,任何行業都有起有落。怎麼可能一個行業都一直興旺。生意好的時候大家高興,不好的時候就要想辦法度過。不能怪我不和大陸來往。和大陸來往那是國家政策,小百姓生活哪能和國家政策相提並論。想辦法拓展觀光客的來源,那才是基本的解決辦法。

現在有人說話了,說我也就是幹這一任。其實我根本都沒有想到下一任。我連明天都不知道是啥樣子,更何況四年以後。再說,陳水扁當年那一槍兩彈不就又當選了嗎?你有沒有想一想,那也是矛盾戰略的APP!跟你們透露一個小秘密,我們民進黨內人才也許不多,但是鬼才很多,有很多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出的想法。最大的特點就是他們不願意露臉。所以,你看到那些官員都是泛泛之輩。他們愛出名,愛哄,所以要他們出來,不然如何去製造矛盾?社會沒有矛盾,我這個小女子如何來駕馭?每天看到大家對我的批評,我是很高興的,因為我的矛盾策略又奏效了。只要大家拚了老命批評我,我就特別賣力的製造矛盾。那些願意出風頭的人,你們說都是拍我的馬屁,其實應該說他們都在配合推行我的矛盾戰略,這樣大家都有官可做,也都可以把自己荷包塞滿。自然都是樂意看到這種亂哄哄的結果。

最後,我奉勸大家,不必一天到晚說為我擔心,為台灣焦慮。那是杞人憂天。你們中國人那一套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就是聽聽而已。看看你們中國有多少聳人聽聞的大道理,結果最後還是自己打自己,而且被逼到台灣求生存。然後,你們又來田單復國,勾踐臥薪嘗膽的那一套,一天到晚要反攻大陸,結果最後不但不反共,還解禁和大陸和好。我們民進黨的反共就是被你們培養的,結果反而要我們放棄,那是不可能的,我們不但不會和共產黨友好,而且要更進一步的去中國化。你們那一套過去一百多年並沒有把中華民國建立起來,反而被共產黨打敗。共產黨那一套我們也不喜歡,一天到晚鬥爭,搞的死去活來。所以,要我承認九二共識,那是沒有道理的。我在就職演說中已經很給大陸面子了,居然還說我的試卷沒有答完。我又不是參加你們的考試,幹嘛要回答你們的考題。不服氣,你們就來打台灣。我今天做台灣的總統,我說了算數。

你們把所有火箭導彈對準我們台灣,我們還不是過一樣的生活。你要打我們,我們能夠抵抗就抵抗,不能抵抗就投降。過去歷史說明,我們是很有彈性的。美國日本是不是可靠,根本不是我考量的前提。國家主權更是一個空洞的名詞。美國也好,日本也好,要統治台灣,我也不在乎。誰在乎,就來打我們。就算把我們全部都消滅了,你們就不互相廝殺了嗎?未必,因為這個世界永遠都會有矛盾存在,不然像我們民進黨的一樣弱勢政黨也不會掌權了。醒醒吧,過一天算一天,不必每天找題目來攻擊我這個查某總統,因為你們要有辦法,也不會有時間一天到晚只知道批評別人,不反省自己了。你們大概都吃飽太閒了,還是好好賺錢,少管閒事,好自為之為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