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奶粉事件的省思》2008/12/5

三鹿奶粉事件的爆發,我正好在北京。那天中午有位白老總請我吃飯。白老總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年輕,是新疆的穆斯林。在北京的大學畢業之後,做事,然後就自己創業。人不到四十歲,是個很豪爽的企業家。那天我們一起吃中飯,在閒聊中談起了三聚氰胺的事件。同時他還慶幸自己兩歲半的寶貝兒子一向吃雀巢奶粉。所以免掉了這場不幸的事故。沒想到,我還沒離開大陸,就看到報紙說雀巢也被檢驗含有毒素。我立刻發了短信,要他注意這條新聞。那天在上海,接待我的一位經理告訴我,知道三鹿事件之後,回家就把冰箱裡的所有的奶製品全給倒掉了。他有一個非常可愛才三歲的小女孩。他說很幸運,他的小孩一向都是吃國外進口的奶粉。記得我在上海那兩年,我每天就喝蒙牛的鮮奶。一喝就是兩年。我還一直誇獎國內的鮮奶真好喝呢。那年回國後,例行的健康檢查,我的尿液中就發現了小的結晶。從那時起,我開始每天拚命的喝茶。也照樣喝此地的牛奶。到後來總算尿液正常。現在想起來,我自己可能也喝了那些含有三聚氰胺的鮮奶。幸虧,我回來了,不然,我可能也得上了腎結石。

這件事情發生我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近年來多少類似的案子層出不窮。只是我們升斗小民不知道而已。我在上海的時候,公司內的小朋友告訴我,絕對不能吃路邊的小攤。因為他們用的沙拉油都是臭水溝裡撈出來的。所以,在上海兩年,雖然每次經過路邊的小攤,有時那股蔥香衝鼻,我都忍過去了。我還看到新聞報導,在廣州有補習班教授如何做雞蛋。當然是人造雞蛋。一斤的雞蛋那時候才兩三塊人民幣。就是有機的雞蛋也只不過不到十元可以買六個。我那時就想不通,賣假雞蛋到底有多少的利潤。可是想想,沒有利潤,誰吃撐了,辦補習班教授作假技巧啊。我們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了,各種主意都有。那年(一九六五年)我在台灣念大學一年級。一個傍晚,吃完晚飯後,看到宿舍邊有一位推著自行車,車後放著一個大木箱。原來是賣西裝料的。他口口聲聲說那是英國進口的羊毛料子。我們這一群大學生,好奇的看著他表演著。他順手拿了一塊西裝料,從邊上抽了一條線,點了火柴就燒起來。頓時,那一股毛臭的味道撲鼻而來。結果真的不少的同學就掏出錢給買了。後來,拿到西服店給定做了。照理,西服店的師傅應該分得出真假,可是做生意的有誰會說實話呢。同學說,西服是做好了,可是實在穿不上身。原來,根本就不是毛料的。那點火時燃燒的臭味又是哪裡來的。同學們說,整個西裝料,只有布料邊的線,那是真正的毛料。我們那一群的大學生,經過多年的苦讀,上了大學,居然就被一個小販給耍弄了。上一次當學一次乖。這些小販為的也是生活,拿大學生開開刀。為了貪圖小便宜而吃虧,下次小心就好了。我納悶的是,我不相信這個賣西裝料的小販是第一次出來。換句話說,以前就有大學生上當了。只是啞巴吃黃蓮不說出來。等看到別人上當時,他們才出來揭底。所以我說作假,圖取利潤,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專長。但是奶粉事件,為了圖利傷害的是小孩子,大人的健康,而且居然官商勾結在一起,不顧老百姓的死活。這種圖利的方式就該強力的譴責和繩之以法了。可惜,到目前為止,好像只有幾位地方的官員被免了職,還沒有人因此而坐牢的。共產黨還真是個講人權的國家,對共產黨員及同路者可真是仁至義盡啊。

這次奶粉加料,不是農民的錯。農民也實在沒有那個本事。加化學料來增加蛋白質測試出來的含量,絕不是農民可以想出來的法子。據說以前是加尿素的。尿素也是含氮的化合物。大概是聞起來有異味而改成三聚氰胺。三聚氰胺算是芳香族的化合物,也是含氮量高的化合物。在牛奶上加這些含氮的化合物,在檢驗時就可以提高蛋白質的含量。加尿素也好,加三聚氰胺也好,顯然這件事已經做了有一陣子了。再看看報導,毛病出在牛奶的收集點。收集點的做法,是把牛奶從農民手上收到後,開始加水。這種經過稀釋增加產量的做法,誰都知道的。經過稀釋,自然蛋白質的含量降低了。所以嗎,就可以加三聚氰胺來補足了。我相信,這個牛奶收集點和政府派來的檢驗官員是勾結在一起的。官商勾結,一起賺錢,這是常事。可是有一點是忽略了,或者根本就不在乎。那就是老百姓喝了以後,產生的後果。大人喝了,像我一樣,了不起小便中帶點結晶體。多喝點水,多尿尿,撒出來,就沒事了。可是小孩子就不同了。那得的就是腎結石。還有可能小命都沒了。對成千上萬老百姓的小孩來說,這種手法就實在是喪盡天良了。再說,國內還是一胎政策,小孩從小就得了這個腎結石的毛病,這一生怎麼過啊。富有的人吃進口奶粉,可是到底又有多少富有的人啊。我們的國家之寶溫總理已經承認政府有過失了。本來,這件事就是政府官員的貪圖小利造成的後果。實在不需要溫總理出面來承擔。顯然,我們地方上的官員,還在找機會逃避責任吧。牽涉的人不少,範圍也不小。非得溫總理出來,才能理清。不過我相信,最後,還是老套,說歸說,該怎麼過日子還是得過。只是希望不乾淨的食品別再上架了。

我經常買些國內的罐頭食品。各種醬類,冷凍類,瓶瓶罐罐,大包小包。這次三鹿事件之後,我也開始清冰箱,清理雜貨的櫥櫃。把所有國內進口的全部丟掉。看到紅色的,我想到的就是蘇丹紅。看到黑色的想到的就是發黑的,發臭的黃豆。看到發黃的東西,想到的是浸過糞便淹泡過的(可別怪我,在國內的臭豆腐聽說就是糞便處理過的)。同時,告訴自己,從現在開始絕再不買國內的這些進口食品。本來就應該吃新鮮的食品。那些灌裝的瓶裝的不都是含有防腐劑之類的玩藝。誰知道國內用的又是那一種防腐劑。這不是前兩天報上又說國內的麵粉不也是加入了滑石粉。還有海鮮類,也都加入了防腐劑。搞得我不敢再買大陸進口的魚類、蝦類。好在,我的胃口也沒以前那麼大了。不吃,不用也無所謂。我想這樣總不會到時候又被新的花樣愚弄了。我實在很同情國內的朋友們。他們告訴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波是啥有毒,有害了。國內的起飛給人民帶來了富裕的生活,然而時時卻要為等待著生活上一些可以避免而不知如何去防備的災難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