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陪審團》2015/7/10

三個禮拜以前突然收到此地法庭通知,指定我月初到法庭報到,參加陪審團員的甄選。這不是第一次被徵召。只要是公民而且在選舉時投票就有可能中標。其實不算啥大不了的事。到時候上網查查看何時報到,在那個法庭,去就是了。這一次,看到通知,心裏就不舒服,覺得麻煩。也許年紀大了,每天固定的活動都習慣了,想到被這些雜事打斷,覺得不太爽。譬如,游泳就是個例子。每週一三五上午,一個多小時的自由式成了習慣。除非不得已,很少間斷。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對這些控告案子沒啥興趣。上一次的出庭甄選,大概是四年以前,是酒後開車的一位老美大妞,在高速公路出口,被警察攔下,拒絕接受酒精的測試,告上法庭。那次是許多警察把出口堵住,每輛車子乘客必須接受測試。偏偏這位女士(自己承認)喝了酒,她的論點是她沒有肇事,而且只喝了一點點。不願接受檢查,認為那是妨害個人自由。當時我告訴法官,我個人的看法,只要喝酒就不應該開車,這是我一向的原則。再說警察檢查是為了保護大眾的安全,他們有權力這樣做。就這樣我立刻被剔除。其實我對這些妨害個人自由的案子,實在沒啥興趣。再說那時候還上班,實在懶得被這些雜事分心。

接到通知後,我還真想到賴皮,可是實在找不出不去的理由。最好的理由就是身體不好。這一點需要醫生的證明。我的醫生一天到晚拿我做典範,不可能因此而出證明。有一點就是可以要求延期一個月。可是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再有就是窮得無家可歸。如果如此,也不可能接到徵召的信函。想想不必自尋煩惱了,至少還有三個禮拜。如果三個禮拜真有事,就不必我去操心了。想到這裏,自己都笑了,覺得真是超無聊。退休的老人,可能就有這樣超無聊的時候。沒事兒找個事兒自我煩惱一下。三個禮拜就這樣過去了。上週五晚上上網,知道自己星期一沒事兒。心裏想的是也許可以逃過。到了星期一晚上再上網,星期二早上還是沒輪到我。可是看號碼,心裏想下午鐵定有份兒。到了早上十一點再看,果然下午一點鐘必須到高等法庭報到。根據法條,如果不報到,可以被罰一千五百美元。如果衰的話,可能還會吃上官司。老婆說她以前的一位同事,因為沒有如期報到,結果警察老爺找上門,還上了手銬。美國就是這樣,讓他們抓住你的小辮子,那就是吃不完兜著走。

這次是第一次上高等法院的法庭。中午飯後,準時到達。大概總有一百多人,分成兩組。一直到兩點鐘我們這一組才被帶進法庭。一進入法庭,看到被告和他的律師坐在一起。被告是一位年輕的老墨。另外一位大概是檢察官。大家就坐後,開始點名。點完名後,大家站起來,舉起右手宣示。沒有多久,一位穿著大黑袍子,留著滿臉腮鬍的法官就位。我們大家都站起來向大鬍子法官致敬。一段簡短的介紹,知道這一起案子是妨害警察執行任務。有三位警察和被告發生爭執。聽完了這個案子,老頭開始琢磨如何讓自己脫身。老頭一直有個毛病,就是幾秒鐘時間就知道如何對付,然後不會再去思考細節。因為如果去思考細節,就無法去注意法官還有其他人的發言。換句話說,老頭一直無法一心二用。

接著法官宣布任何人有困難參加陪審團活動的,可以發言。有好幾位說要上班,沒有時間參加。有的說家裡有老人要照顧等等。結果大部分都被法官拒絕。有一位聽名字是來自台灣的老先生,說他不懂英文。法官問他是不是美國公民?他立刻回答是美國公民(聽懂了!)。法官接著問來美國多少年了?他也立刻回答二十年。法官繼續問他的職業,老先生不答話。再問他如何維生?老頭還是不語。法官說你是美國公民,怎麼不會說英文,公民不都是有面試嗎? 法官接著又問他,你不是有投票嗎?老先生依然站在那裡,低著頭說不出話來。其實這位法官大概不知道,此地投票是有中文的!再說,面試的時候,就那幾句英文。老爸和老娘當年不也都一次過關!結果法官很無奈的准許他的要求出場。我覺得老先生,老太太或任何人,如果英文不行,在收到通知後就可以填表要求豁免。我想這位老先生可能根本找不到人來幫忙。最後站在法庭上,遭到法官的奚落,老頭感到實在不好受。看看,來美國不懂英文的,這種場合實在應該想辦法避免。

接著點名抽出十八位候選人,依次進入陪審團人員就座的位子。我被排在第十二位。接著法官按照程序,詢問我們是否認識被告,律師。是否有家人擔任本地法庭,政府官員,警察等等。顯然有這些背景的人都不適合擔任陪審團員。最後法官問有沒有任何人覺得對這個案子,無法做出公平的判斷。老頭立刻舉手。因為覺得這就是我該說話的時候了。老頭接過麥克風自我介紹一番。報了姓名,強調我是學化學的,在美國已經四十多年。一直在醫藥業做研究工作,目前算是半退休。因為我是科學家所以一切講求證據。同時指出個人對陪審團制度的存在,有所保留。如果法庭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嫌疑犯有罪,法官就可以直接裁決,不需要陪審團來參與。法官認為有解釋的必要,舉了一個例子說明陪審團的一些來龍去脈。顯然這一點法官不認為可以免除我擔任陪審團的理由。老頭立刻改變戰略接著說,我個人以前對警察的印象一直很好。幾次開車違規,接觸到警察,覺得他們十分有禮貌而且很有耐心的解釋違規的地方。一直認為警察的確為了維護我們的自由,做出了偉大的貢獻。

可是最近這二十年,沒有機會和警察有任何接觸。尤其最近一連串種族歧視案件,媒體的報導,讓我開始懷疑這些警察是否還是以前我印象中的警察。我說警察雖然是一分非常冒險的工作,可是相對的他們報酬也不低。所以我相信政府應該能夠為納稅人雇用最有素質的警察。可是根據媒體報導,最近有許多警察人員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失職。為此,我個人對警察可能已經有些偏見存在。說到這裏,我特地問法官我是否耽誤大家太多的時間。法官立刻回答說我說的理由很好。讓我繼續發言。我說被告顯然是一位少數民族,他一個人能夠對付三位警察人員而被指控妨害公務,這件事情讓我覺得不能理解。我為這位被告感到驕傲。他今天能夠坐在法庭,為自己的權力奮鬥,我認為他是一位非常勇敢的鬥士。當然,我也為今天的法律制度感到驕傲,畢竟提供機會讓被告人為自己的行為辯護。我想今天可能有許多類似的嫌疑犯,也許根本沒有機會為自己申辯。說到這裡,我覺得可以閉嘴了。我做了結論,認為自己實在沒有辦法除去心中對警察已經存在的偏見,還有就是對被告的同情心。法官聽完了我的答詞,立刻敲定我可以退場。同時宣布大家休息十五分鐘。

老頭一身輕的步出法庭。心裏想其實要避免做陪審團員很簡單。可是真正要被選中可能更難。因為陪審團員就是要腦子對案子一片空白,不能對任何人事,有先入為主的念頭。又不能是遲鈍的傻子。所以一般學歷高的知識分子,譬如醫生,律師,教授等等,很難入圍。那天老頭還在想,如果有一天老頭碰到一件緋聞案子,一定會努力爭取。最近一位華人鮑女士控訴以前公司性別歧視案失敗。這個案子,老頭特別有興趣。可惜案子審理是在舊金山不在南灣。老頭無緣參與。如果老頭有機會參與這類案子,一定非常興奮,而且一定把老來最後的一點餘力使上,貢獻一點自己的力量,為那些被老美欺負的女士們申冤,復仇雪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