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丁智原《黑心油》2014/11/7

早些日子知道台灣也爆發了黑心油事件。我想黑心油和大陸所說的地溝油有點類似。○三年我到上海上班的第一天,我的同事們就警告我,千萬不要買路邊小攤的早點。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的地溝油。當年台灣在那麼困苦的環境下生存,從來沒有聽過地溝油。我依稀記得,住在高雄機關宿舍的時候,到了月初,就有人推個車子,上面放了大油桶,挨家挨戶的發放食油。大家會拿著油瓶,接受政府每個月的配給豆油。一直到我出國,也沒有發生過地溝油的事件。那二十幾年,生活苦是苦了一點,可是大家至少在飲食方面是不必擔心安全。沒有別的,你到小店去買豆油,那就是豆油。去買任何東西,都是實實在在的東西。這是大家在困苦的環境下,相互扶持,互相關愛的具體表現。這也是台灣多年來建立起來的社會價值,童叟無欺,每個人老老實實過日子也憧憬著好日子的到來。

在上海的農貿市場,賣雜貨的小店內,擺著一個大油桶。我經常看到有老百姓,拿著油瓶打油,就像當年我看到的一樣。可是稍微一留意,你就會看到油質是渾濁的。你再到超市去看看,那些食用油,包裝在精美的塑料瓶內,油質透明。可是價錢就差之千里了。那時候,報紙經常提到地溝油,都是一些暗地採訪地溝油的製造過程。一直到目前,還是可以陸續看到有關地溝油的報導。在上海館子裏面,甚至同樣的水煮魚,居然有不同的價格。差別就是在使用一般發亮的食油和地溝油。一直到我離開上海甚至到現在,還沒有聽到過徹底取締杜絕地溝油的消息。

最近在網上看到一篇有關地溝油的報導。前任總理溫家寶,上任後信誓旦旦的要取締地溝油。新上任的總理李克強也是一樣的發狠話,要徹底取締地溝油,保護人民身體的健康。老頭就一直納悶,我回來都快十年了,新總理也上任兩年了,怎麼還在繼續唱高調。難道地溝油就那麼的難以取締。看了這篇報導,老頭才恍然大悟。原來,中共每年地溝油的產量是三百萬噸。三百萬噸的食油就需要至少一千萬噸(正確數字不記得了)的大豆來提煉。中國大豆的主要出產地在東北,傳統式的種植大豆,已經被轉基因大豆取代。所以中國每年必須仰賴進口大量的大豆來滿足老百姓的需求。我相信,至少過去十年中共的經濟,應該可以負擔起這筆大豆的費用。可是目前地溝油還是存在,我想唯一的原因就是顧及那些平常購買地溝油的老百姓。條件差的老百姓至少能夠負擔得起去使用地溝油。如果地溝油沒有了,他們必須購買相對高價的食用油,我想對他們來說那是相當沉重的負擔。我絕對沒有意思為繼續賣地溝油解套,千萬別跟老頭抬槓。

當年我們每月公家配給的豆油,根本不敷使用。省了再省,最後還得再拿台幣去打油。原來台幣就不多,只有忍痛的每月挖東牆來填補西牆。老頭跟你打賭,如果那時候有地溝油,大家一定爭相購買。不為別的,就是圖生存。人在圖生存的過程中,往往會犧牲自己的身體。最近看到中國採煤礦工的一篇文章。由於長期的開採,中國的煤礦目前必須深挖到地表四百米以下才能取得。在這種環境之下,大部份工人得了煤塵病。如果連續工作五年,必死無疑。因為肺部長期累積煤塵的結果,得病的人,到了末期,不能呼吸,連躺臥的死亡都不可得。所以目前煤礦老闆,每月的工資提到一萬元人民幣,才勉強找到工人。看看這就是明知生命不保,有的人為了生活,還得下礦。真是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上面說了一大堆,主要的理由就是大陸的地溝油和台灣的黑心油,基本上有點不同。台灣的黑心油就是把地溝油和其它的成分摻合後,加在一個食品裏面。所以老百姓去購買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裏面含有地溝油。這點和大陸出售的地溝油,完全不同。換句話說,在大陸是明目張膽,毫不隱瞞的在賣地溝油。而台灣是暗地裏把地溝油放在食品裏面。所以,把台灣的地溝油叫做黑心油是一點也不為過。看看,當年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價值觀,被這些狡猾的商人,為了牟取暴利,毫無保留的破壞無遺。看看台灣值得我們驕傲的事又少了一件!

無獨有偶,最近收到朋友轉來的一個報導。去年十一月在立法院就提出食品安全法。結果大部份民進黨員,其中有幾位還挺有名氣的,譬如柯建銘,居然投出反對票。連國民黨的院長,還有那位濃妝豔抹的洪秀柱雙雙棄權。棄權的意思有兩方面。一是跟我無關,另外就是反對。跟我無關,並不奇怪。本來這些立法委員,如果真正為人民喉舌,為老百姓著想,自然會迫不及待的通過食品保護法。有了這些混球立法委員,最後這個食品安全法胎死腹中。看看堂堂一個台灣口口聲聲要民主,要獨立的地方,居然連老百姓的死活都不管。所以作姦犯科的商人才會趾高氣揚的為所欲為。你說還有沒有天理!

台灣頂新企業的大老,出面道歉。一個肥頭大耳,賺爆了老百姓的新台幣,事發前,先後向台灣慈濟的尼姑大人,奉獻了五千萬台幣香火錢。比起一般信徒的香火錢,那是天文數字。可是還是有人說話了,藉著老大的所為,順便把慈濟給好好的數落了一頓。老頭一點也不奇怪。這麼多年了,不知道看了多少有關慈濟行善的報導,自然就有許多跟隨而來不可告人的醜聞。尼姑就是尼姑,在成佛之前,都是凡人。只要是凡人,所作所為免不了存有私心。人只要顧慮到私心,就會有醜聞。不過這麼多年來,老頭對慈濟那些義工是打心裏佩服。因為老頭就做不到。我不可能胸前帶著一個紙盒子,看到人就鞠躬哈腰的要大家奉獻。人家老美,要求大家慈善捐款,也沒有鞠躬更沒有哈腰,結果還是可觀。不過有一點,老頭一直很納悶,美國所有接受慈善捐款的單位,每年一樣要向政府報稅,也就是賬目永遠是公開的。可是台灣的慈濟,這麼多年來,怎麼就像廟裏的大佛像,端坐在那兒,一點不為大家的議論有所動容。而政府居然也不聞不問。這次頂新老大,犯了大錯,台灣本地人,就質疑為啥慈濟的姑子們居然沒有一聲譴責她們的大金主。不過老頭始終相信一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老頭說得一點也不嚴重,他們手中所握有的不僅僅是屠刀,而是殺人不見血比屠刀還要厲害的各種無形的現代武器。你說他們捨得放下成佛嗎?不過,老頭還是十分尊敬和佩服那些慈濟的義工們,不計主子的一切行為,還是默默的為自己修德,積德,服務大眾。希望你們一本佛祖無私,慈悲濟世的胸懷,繼續努力前進。有道是:

一盞明燈,普渡眾生
丁點私心,蒙羞釋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丁智原專欄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海歸紀事
美國職場奮鬥記
留學生活記趣
我的軍旅生活
我的大學生活
建中軼事
大雜院(紀州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