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孤兒不孤》2013/8/9

訪張春華─媽媽聯誼會創辦人



【在孤兒院長大的張春華,要的是孩子們學會對社會的感激,然後像她那樣,長大以後幫助其他孤兒。因為地球上只要有家庭和災難,就會有需要幫助的孤兒。】

是個典型的中產階級住宅區,幽靜美麗。雖是冬季,門前的花草睡意濃重,卻仍可看出主人對於花草的苦心經營。門開處,身材適中的張春華滿臉堆笑,親切地迎接來人。雅致的盆花錯落地點綴室內各處,充份顯現了主人的勤儉匠心。那停著兩輛汽車的車庫,也明亮潔淨得一如客廳。啊,她是一個有潔癖的女子。如果不是因為在報上讀到她多年來關於孤兒所做的種種貢獻,真以為她就是一個生活得心滿意足的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主婦。



我們進入和廚房相連的小客廳,那兒已經放好一架電視機,裡面是這次她去雲南地區的錄像碟。共分四部份。為查核所捐助孤兒的資金是否落實,她每年親自去大陸兩次抽查,每次停留時間兩個半月。加起來,每年停留大陸時間幾乎半年。難道丈夫家人不抱怨﹖丈夫是資訊技術專家,兒子在紐約一家大公司上班。基本上他們兩人都支持她的助孤心願,也在能力範圍之內幫忙。雖也盼望和她多在一起,但,助孤既是她所嚮往的人生追求目標,他們便尊重她的意願,而儘量在生活上學會照顧自己。

怎樣發起這樣的一個心願,而且如此這般的全心投入﹖說來話長。張春華是湖南醴陵人,一九四七年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父親的原配生下一兒一女,病逝後再續弦娶了張春華的母親,張母生下二男三女,其中次男幼年病死,張春華下面的妹妹,在國共戰爭逃難的途中,產在中越國界路旁,沒奶水,眼見嬰兒活不了,忍痛送給了路邊小販。

一九四九年,二十六歲懷著身孕的母親拖著一大家人,由同父異母大姐的夫婿護送,到廣西與父親團聚,旋因局勢逆轉,父親留守崗位,卻安排他們跟隨黃杰的部隊撤往越南。剛產下一子不宜遠行留在婆家的大姐就這樣沒能隨行,與大姐夫成了亂世分離夫妻。當時還有李彌的部隊撤往泰國、緬甸交界的金三角一帶。越南當時是法國的殖民地,黃杰這一支部隊和軍眷先後在越南的蒙陽、金蘭灣、富國島住了四年集中營才到臺灣。那時母親為賺點生活費,整天替士兵做布鞋,本來產後就沒有調養,很快感染了肝病,卻不停操勞。

一九五三年六月,張春華一家是跟隨這批撤退部隊,搭乘臺灣派去接運的六艘登陸艇,經過六夜七天到高雄港。來到台灣後,張春華隨母親住入台北松山富臺新村,同父異母的大哥一家四口分到臺中富臺新村。哥姐被送入中部的員林實驗中學住讀。實中的同學都是流亡學生,食宿全由政府津貼。她自己太小,只能跟著媽媽住在家裡,在松山國小就讀。

富臺新村的日子是辛苦的。父親為國捐軀的惡訊很快傳來,母親的悲痛沒法形容,她那時肝硬化已逐漸加劇,所勞苦積攢的一點黃金在高雄港下船時又全被偷走,母親急得幾乎發瘋。後來母親幫人繡花,又在婦聯會抽籤抽中了一架縫衣機,按件計酬縫軍服,以此維持生計。七八歲的她自己光著腳丫,挑水燒飯,媽媽叮嚀她幫同排宿舍各家阿姨們的水缸也灌滿水。媽媽告訴她:媽媽很幸運還有你們幾個孩子,姨媽她們的先生都打仗死了,又沒有兒女,妳要把她們當媽媽,也幫著做事。

放寒暑假,媽媽叫哥姐把沒父母的同學帶回家,雖然擠在地上睡,吃的菜只有辣椒和空心菜,卻讓孩子們感到家的溫暖。媽媽總說沒媽的孩子最需要家的溫暖,將來有能力要記得多幫助孤兒……。也許那時,就默默地讓張春華心中埋下了要幫助孤兒的動機。只是當時沒有覺察而已。媽媽發病時,她需奔跑在漆黑的村路上找醫生,並胡亂煮些食物轉兩趟車,再走兩大段路去陸軍總醫院看望母親。那些年一直生活在隨時會失去母親的陰影與恐懼中。

媽媽的肝越來越硬化,腹部越來越浮腫,儘管對她萬分放心不下,雖然只有三十八歲,卻不得不灑淚歸去。一位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的將領,是爸爸生前的好友,也隨部隊撤退到臺灣,常年對於她們家噓寒問暖,並收張春華做乾女兒。多年的照顧,乾爸對媽媽生出一份傾慕憐惜之情,希望共組家庭為媽媽分憂。為了孩子,也知道自己不久人世,媽媽婉拒了這份感情。如今,媽媽撒手逝去,臨終前託孤請他照顧這個未成年的小女孩,並說明丈夫的撫恤金定要用來照顧上高中的兒子和這個未成年的么女兒。在以後的歲月中,她的乾爸一直信守承諾,把張春華兄妹倆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盡心照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