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一聲嘆息》2015/5/22

雯卿是我們年輕時住在同一條街的鄰居。她有一兒一女,丈夫在本州一所知名州立大學教書,本科是應用數學。雯卿在大學城一家書店做經理,主要業務是購買時下暢銷書籍。和我們很談得來,也許因為都是在文化和教育界做事,有不少共同語言的緣故。她幹練、溫和、治家有方,條理分明,是個大家羨慕的女性。言談間她常強調一句成語「柔軟卻堅強/gentle but firm」。無論是管理書店的工作人員,還是在家管教孩子。她自己的母親也是以同樣方式教養她這個獨生女。她覺得母親是個溫柔卻堅強的女性,像大地,默默滋潤著萬物。

雯卿的女兒在學校裡風頭十足,不僅功課拔尖,而且擔任校刊編輯,是樂隊成員,音樂演奏會是永遠的首席小提琴手。畢業典禮時,女兒代表全校畢業班致詞。輕而易舉進入了大家羨慕的哈佛醫學院。畢業後,決定參加「醫生無國界」組織,去非洲落後地區為貧窮大眾做義務醫療服務,在那兒遇見了抱有同樣理想的男友。一年義務醫療完畢,又參加了聯合國主辦的國際醫療組織。兩年後在非洲與男友志同道合,兩人趁休假日,爬到當地一座山頭,對著升起的朝陽,交換戒指,在另一對情侶的祝福見證中結婚,成為夫婦。雯卿所盼望的嫁女兒盛大婚禮成為泡影。

雯卿講述女兒這種經驗的時候,既驕傲也感傷。她平時冷靜含蓄,但坦承自己畢竟是世俗之人,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夠為自己唯一的女兒舉辦一場漂亮而隆重的婚禮。為她選婚紗,選場地,發請帖,望著她站在台前和心愛的人交換戒指,聽牧師及親朋好友的祈禱與祝福。但,人各有志,她的女兒是超脫凡塵有崇高理想的人,非常令人尊敬仰慕。也許女兒也正發揮著「柔軟卻堅強」的生活方式。聽到朋友們這樣的說詞,內心雖然有絲難以磨滅的失望,但總也因為女兒的成就和高尚情操及理想而感到些許慰藉。

至於兒子,那就是完全另一番景象。不知是否因為姐姐在各方面都表現得太傑出,令他感到非常無奈。兒子自幼就整天和全家人對著幹。從幼稚園開始就沒有好好學習過,早晨起床開始就是一場戰爭,起床,吃早餐,學校作業,趕校車……全無法接受既定規則。中國俗語說「從小看大,三歲至老」,完全應驗在兒子身上。小學中學總是磕磕碰碰,和姐姐相比完全是天上地下,什麼功課都是平平,唯一較為突出的才能是籃球打得好,但最終也沒能選入校隊,主要是排練時早晨沒法按時早起。最令雯卿失望的是,兒子好不容易高中畢業,卻決定不申請大學。即使他父親教書州立大學對他優待,比較容易被錄取,兒子也拒絕申請。而且說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由。雯卿唯有退一步,告訴他,爸媽為他積存了十二萬讀大學基金,是讓他讀大學用的專款,如果不讀大學,這筆錢則不可動用,也不能移做他用。而且,高中既然畢業,如果不讀大學,不能在家裡閒蕩,必須自食其力。雯卿以為,這可能讓這個十八歲的大孩子改變初衷,給他一週時間,讓他好好考慮。

這七天原以為對兒子是種折磨,其實這七天來,她才是真正感到徬徨無助,只有不停反省自己和丈夫究竟那兒做錯了。這一兒一女,竟是如此心狠,完全依照自己心意辦事,從不為父母的苦心著想。第七天到來,雯卿本想找個理由,再把期限延長幾天,讓兒子有轉圜的機會。誰知,人家那天起了個大早,背了個背包,笑咪咪的和雯卿說再見。說是要到紐約去打工,決定自食其力,請爸媽保重。眼見自己完全不夠成熟的孩子,如此任性,如此絕情。雯卿一面感到心疼,一面更感到心痛。那天丈夫已去學校上課,她感到十分無奈,十分遺憾,卻無能為力。只有眼見他匆匆離去。平時教育孩子便強調要有獨立思考能力,要有原則。此時雖萬分心痛,也沒法攔阻。

十多年匆匆過去,做為舊時鄰居,我們雖各自搬離原社區,卻一直保持聯繫。一年總會聚聚餐見面敘敘舊。最近餐聚,大家談起許多往事。有的朋友病重,有的搬到別州,靠兒女近些,也有的朋友已經故去,讓大家不勝唏噓。雯卿的丈夫三年前得了老年癡呆,如今住在養老院,雯卿每天早晚去看望兩次,老伴已漸漸不認識自己最親密的妻子,這令她感到無比絕望。至於女兒和女婿仍然在為拯救世界上弱勢族群而努力,很少回家。兒子嘛,雯卿倒是展現了一絲暖暖的笑意。

兒子自從背著背包離家去紐約闖蕩以來,十多年過去。如今三十多歲的兒子已經成家立業。兒子的近況令她既欣喜也不無一絲愧疚。怎麼說呢?兒子先是在紐約大學附近找到一個高中同班同學,先在同學租住的屋裡打地鋪暫住,然後到一家餐廳做招待,由於個性開朗,很快結識一批年輕朋友。偶爾跟著大家去旁聽大學某些有趣的課程,或跟著大家練習籃球,在中學時,他的投籃就很出色。而今當比賽缺人時大家就拉他去充數。這樣,他漸漸發現大學生活確實有趣而且內容豐富。對於讀大學不再抗拒。而最令他高興的是,在這兒認識了一位女朋友。女友比他大五歲,她當時已開始打算唸教育碩士,她很喜歡這個小夥子,覺得他熱情、單純、有闖勁,雖沒讀大學,普通常識豐富,人緣極好,跟她很談得來。兩人年齡的差距似乎沒有問題,只是學位的差距有些懸殊。兒子本是個聰明人,當年自己堅持不申請大學,一則以為自己不會好好念書,浪費青春,再則相信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也沒法比得過姐姐,因此,乾脆放棄,自謀生路。美國不讀大學而成功的企業家不比比皆是嗎?抱著這樣幼稚的想法,年輕氣盛的兒子出門闖蕩。

如今,在女友的鼓勵支持下,他去紐約大學選課,四年大學課程就在六年半工半讀的狀況下讀完,拿到了心理學學士學位,在紐約市社會福利局找到工作,如今晚間開始修碩士學位學分。而他的女友現在紐約教育局做資訊管理。他(她)們在一起生活,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那麼,替他存的大學基金,他何不拿去動用?這就是雯卿感到愧疚的地方。因為兒子沒有告訴她,這些年來他的轉變,更沒有想到他會浪子回頭,悄悄把大學學位讀完。基金仍然沒有動用,十多年來,由於經紀人經營得法,如今總數已經加倍。得知父親得了這樣嚴重的病,兒子週末總抽空回來探望。反而當年視為掌珠的女兒,總是遠在天邊。說到這裡,雯卿止不住默默搖頭嘆息。多少年就那樣過去了,那天餐聚完畢,大家都禁不住發出一聲輕輕的嘆息。

(孟絲。於普林斯頓。2015年3月19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