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害人罌粟花》2017/9/29

愛爾蘭首都「都柏林」有著超過千餘年的歷史,乍看之下,讓人感到像個緊緊擁抱歷史的小城。因為聞名世界的「三一學院」青石遍佈,古老幽靜。地標性建築「聖.派翠克大教堂」傳遞著濃重的中古世紀氣息。這個都市似乎深深紮根在自我的歷史故事中。

坐在從遊輪碼頭開往鬧市的旅遊車上,沿著一條蜿蜒的利菲河(Liffey River),穿過市區,可以清楚地看到,這條河,把都柏林分為南北兩半。南邊是較為富裕的中上階層。著名的地標建築多半在南岸:如「都柏林城堡」,摩登時尚的高樓大廈,以及非常熱鬧的酒吧區,都在南岸鬧市。北面多半是工人階層人家,散亂居住在凌亂社區,比較貧窮落後。令人記起詹姆斯.喬伊斯的著名短篇小說集:《都柏林人》,裡面充滿小市民的生活無奈,壓抑窮困。此時放眼望去,低矮老舊簡陋的屋宇,狹窄彎曲的街道,在這一帶依舊展現無遺。與百年前相較,似乎並無太大改變。



我們在「三一學院」悠閒地晃蕩了一個清晨,雖因為遊客隊伍太長,沒法進入圖書館觀看珍貴的《凱爾斯經書(Book of Kells)》,但這聲名遠播的校園風光,卻盡收眼底。而這兒的傑出校友如劇作家王爾德,諾貝爾文學獎詩人葉慈,以諷刺小說及散文聞名的斯威夫特等等,都為「三一學院」增添無限風光。令我們這些做為遠來的訪客們仰慕不已。

中午我們到達學院校門口,趕上另一班「隨上隨下」旅遊車。據說都柏林自二戰結束以來,似乎在沉睡之中,直到二十一世紀初,也就是最近這十幾年來,才突飛猛進,年經濟增長率高達二位數。此時街頭車來車往,擁擠不堪。街口交警指揮棒揮舞不已,紅綠燈變換不停,人群忙忙碌碌。這令人忽然意識到,今日的都柏林已是個十分熱鬧的國際城市。都市人口約一百二十萬。那天陽光燦爛,當地人都說是我們這些遊客帶來的好天氣,因為前些天一直陰雨連綿。坐在敞篷頂層遊覽車上,觀看這古老與現代,保守與激進混為一體的都市,趣味橫生。

隨著遊覽車環繞都柏林三十多景點一圈後,即刻跟隨大批遊客在著名的「聖.派翠克大教堂」下車。這兒承載著愛爾蘭近千年的歷史文化,這是都柏林地標性建築,古老、巍峨、莊嚴、面積龐大。這是愛爾蘭最大的教堂,最初建於十二世紀末(1191),後被大火燒毀。於十四世紀擴大重建。十七世紀毀於戰火。到了1860年,由吉尼斯氏(Guinness)家族基金捐贈出資,吉氏家族以經營啤酒公司獲豐厚利潤而聞名。由於資金豐厚,整個教堂得以翻新重建,才達到了今日的巍峨壯觀規模。



教堂入口有電動化售票櫃檯,遊客們排隊買票,每人十五英鎊。人們悄寂無聲地進入教堂,裏面瀰漫著濃重的宗教氣息。默默仰視著周遭,被飄蕩在空氣中的嚴肅氣氛感染著。彩色鮮豔的彩繪玻璃窗上,是一個個曲折複雜的聖經故事。據說這是為當年許多文盲教徒所製作,他們雖不識字,卻可以從圖畫中得知內容。這樣美麗眾多的彩繪玻璃窗,分佈在教堂各處,似乎為黑壓壓的教堂,增添了許多雙光亮奪目的美麗眼睛。

這兒埋葬了愛爾蘭的許多歷史名人。最為外人熟知的應是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他擅長寫諷刺性散文及小說,最知名的作品是《格利佛遊記》。同時他也是本教堂的執事,長達三十三年之久。教堂裏各處放置著白色大理石雕像、紀念碑、紀念文字,層層疊疊,彷彿全在講述著愛爾蘭近千年的歷史故事。我們慢慢在教堂各處緩緩觀賞。聖壇前不遠處,有許多位唱詩班會員在唱聖詩,不少遊客坐在周圍座椅上安靜地聆聽。歌聲婉轉悠揚,令人為這樣美好的情景深深感動。

悠閒地走著,突然,在一個角落,發現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上面的文字是「中國戰爭(China War)1840-1842」。雕像是一個士兵扛著槍,底層雕刻著幾位戰死士兵的名字…。啊!對於來自海外華裔的我們,突然感到五味雜陳!這不就是鴉片戰爭嗎?不就是為強迫在中國公開售賣鴉片,引起中國反擊而製造出的戰爭嗎?在這樣莊嚴肅穆為愛世人而建的大教堂裏,卻有著這樣一座紀念侵略他國而戰死的幾名戰士。因抵抗英軍而死的中國士兵至少超過兩萬之眾,其他受到衝擊的城市,如舟山、虎門、寧波、廣州等地的財產損失,人員傷亡豈止百萬千萬。



所有中國人都知道,這場英帝發起的侵略性戰爭,導致了近代中國百餘年的屈辱與衰落。列強因此而食髓知味,尋找各種藉口,發動各種攻擊,與中國前後簽訂了將近百條不平等條約。站在這雕像前,騷亂的心境久久難以平復。這第一次鴉片戰爭讓中國割地賠款,五口通商,英國強佔香港。第二次鴉片戰爭(1860-1862),英法聯軍入侵北京。因為法軍先進入圓明園,士兵們先動手搶奪了園內大批珍寶。英軍晚來一步,奇珍異寶沒有撈到太多,怒從心中起,司令員竟下令,用一把火燒掉圓明園。大火燒了整整三天三夜,其中三百多守護園林的員工、太監、宮女逃避不及,竟被活活燒死。

世界上象徵人類文明智慧結晶的建築,也稱為世界的五大奇蹟,原有中國的圓明園,埃及的金字塔,法國的聖母院,希臘的巴特農神殿,和羅馬的競技場。而今,無知而貪婪的英國軍隊竟一把火把它燒掉!這多麼令人感到痛心。如今圓明園遺址依舊殘破不堪,百餘年前的歷史往事不堪回首。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中國如今已抬起頭來。目前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帶一路」、「亞投行」、…。中國正扮演著世界領頭羊的重要角色。做為華裔怎能不感到揚眉吐氣。而二戰後,英國國際地位已一落千丈,如今的「留歐退歐」,北愛爾蘭要求獨立呼聲不斷,為此內戰三十餘年,鬧得不可開交。想到此處,不禁漸漸心平氣和起來。所謂三十年風水輪流轉,如今雖超過百年,仍是如此!罌粟花,豔麗奪目卻毒害無窮。現以李白的詩句為本文結尾:「…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

(孟絲。拉斯維加斯近郊。2017年8月8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