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屬於曼哈頓的傳說》2012/10/5



喧鬧繁華的曼哈頓,應是人氣鼎沸的大千世界,卻也有那在陽世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名人霸主,在謝世後,不甘寂寞,仍要來人間流連徘徊,總要令世人驚魂失魄,方肯罷休。又到楓葉飄灑、金黃遍地的燦爛季節。暗夜裡,南瓜燈內點點慘綠的螢火閃爍,冷颼颼的夜風吹過,十足蕭煞的秋景啊。這不?又到了萬鬼出竅的季節?北美大地上仿佛處處散發出絲絲鬼氣。喧囂的曼哈頓鬧市,原是最好的人間舞台。陰間那些不甘寂寞的靈魂,也不時回顧這人間最堪留戀的角落。且聽聽流傳在曼哈頓的傳說之一。



聖.馬克教堂座落在包發利街上(Bowery St.),介於第二大道與第十街之間。不遠處就是熱鬧的庫坡廣場,司徒維生大道也在近處,這條街原是為紀念歷史上一個重要人物而命名。這條大街和曼哈頓其他大多數街道不一樣,其他街道或是從東到西,或是從南到北,整齊而規律。這條街卻是由東北方向斜往西南。和所紀念的人物一樣,就是不太尋常。聽說這座大教堂偶兒會有鬼魂出現。這鬼魂恰是這條街所紀念的人物,和這座教堂有著密切的關聯,背後的故事浪漫而精彩。

這個教堂是由紐約第一任市長彼得.司徒維生(Peter Stuyvesant)所建。那時的市長其實是總管萬事的總督。既不需要公民投票,也沒有四年任期的限制,司徒維生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紐約是怎麼發展到今天的?這不得不從頭說起。時間倒退到一六○九年,荷蘭東印度公司,雇用英國冒險家哈德遜(Henry Hudson),尋找從北美到亞洲的水道,哈德遜無意中發現了現今的紐約海港。於是東印度公司決定,在這兒建立永久據點。並決定從印第安人手裡購買,只花了二十四美元,另外再加上一些讓印第安人喜歡的零星禮物,例如菸草威士忌皮貨衣物皮夾克之類,就買下了紐約。從此,紐約這片荒蕪的土地,被名為新阿母斯特丹,這兒名正言順的被劃歸為荷蘭的領土。那是一六二四年。

二十二年以後,到了一六四六年,司徒維生被委派為紐約總督。他當年是替荷蘭西印度公司效力的年輕軍官,人長得高頭大馬,槍法準確。可惜,在加勒比海的一場戰役中失去了一條腿!沒法再馳騁沙場。之後,便向荷蘭國王請求,希望被委派來荒蕪的紐約做大總管,當時紐約雖是荷蘭屬地,也稱為新荷蘭,卻沒有委派得力人員來此駐守。既然他戰功累累,荷蘭王允許了他的請求。司徒維生雄心勃勃,首先大力開闢道路,以鵝卵石代替了泥土路,便利車輛行走;又建立了郵局和醫院,以便和祖國保持聯繫,並有設備良好的醫院照看病患;他軍紀嚴明,很輕易地擊敗了企圖和他爭霸的大批瑞士移民。在他的領導下,荷蘭移民在這片土地上,飛快地發展經濟,擴張勢力。而他個人,更全權掌握了屬地的軍事政治和財政大權,成了紐約周圓數百里內的方面大員,他生活得像一國之君。這樣的局面維持了長達二十年之久。

遠在荷蘭的王室對他遙遙指揮,對他傳達各項命令,然而天高皇帝遠,彼得卻自有他的許多主張,很少徹底執行荷蘭國王的命令。只是,到了一六六四年,英國和荷蘭在歐洲大陸的關係惡化,兩國之間的衝突也波及到了殖民地。同年八月十八日,英國四艘強大的皇家艦隊來到紐約海港,英軍艦隊配備齊備,火力強大,官兵訓練有素,司徒維生雖曾設法在紐約港口南端,也就是現今的華爾街地帶,築高牆和炮臺抵擋,然而入侵英軍火力強大,他們的大炮可以直接轟炸到司徒維生司令部。而荷蘭方面,兵寡炮弱,最後只有被迫投降。從此,新荷蘭被改名為新約克,中文譯名為紐約,此後,這大片大好土地便屬於大英帝國所有。

這次的軍事失敗,雖然不能算是他個人領導無方,實際上是因為荷蘭國王沒有給他足夠的軍隊和軍火,而且荷蘭全國上下缺乏通力合作所致,但宮廷中早就有許多大臣,對他的專橫跋扈不滿,趁此機會在皇帝面前攻擊他的種種罪行。荷蘭國王命令他即刻回國,要他承擔此次軍事失利的全部責任。最後,念他在殖民地多年來所做的貢獻,將功贖罪,沒有把他送入大牢,卻把他貶為平民,他從此不能享受貴族的所有待遇。世態炎涼,勢力的權貴朝臣從此對他視若未見,上層社會的往還應酬,婚喪禮葬再也見不到他的身影。

這對驕傲自滿的彼得而言,當然是個莫大的侮辱,更是個令他永世不得翻身的打擊。他沒法在祖國再待下去,第二年他悄悄回到紐約,作為一個普通公民。以他多年來在紐約所建立的人脈,很快集資建造了當時極風光的聖.馬克大教堂。經過五年多的籌劃安排經營,教堂終於建好,那是一六七二年。這個大教堂的建成,似乎了卻了他許多年來的心願,此時他已身患重病,終於在同年去世。

他的子孫遵照遺屬,把他的遺體安葬在聖馬克大教堂內,他有專屬的特定房間。這樣既便於他的子孫供奉,也便於一般世人來教堂向他致敬。這當然只是他個人的如意算盤,所謂人算不如天算。一佰年後,原來的聖馬克教堂不堪風吹雨打,搖搖欲墜,會眾決定把原來的老舊教堂推倒重建。顯然這樣的大興土木,讓司徒維山非常生氣。從此以後,人們便傳說常常見到司徒維山未散的陰魂在教堂附近遊蕩。他經常拖著一條木腿,緩緩地出現在教堂附近。有時木腿敲在教堂的瓷磚上,有時敲在附近的人行道上,發出冰冷單調的響聲,夜裡,令聽到的人覺得毛骨悚然。他最愛走的路線是沿著司徒維山大道,朝著庫泊廣場前進。每逢接近深秋的選舉季節,人們便常見到他高大的身影,在深夜裡鬱鬱獨行。儘管他對當代紐約當家作主的人們有什麼不滿,在南瓜燈搖曳黯淡的螢火裡,他那高大而孤單的身影只顯得萬般無奈,大約也只有徒呼耐何的份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