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小裁縫店插曲》2012/8/17

是個閒散的初夏午後。小鎮唯一的一條大街上,雖有不少店舖開著店門,店家大多處於半睡半醒之間,整個小鎮似乎都沾染了幾絲睏倦。我和凝坐在裁縫店的小凳上,等候即將到來的班車。裁縫店裡只有年輕的裁縫娘在輕輕地為一件女裝縫製花邊,縫衣機答答地響著,單調而機械。裁縫師忙著到蘇州城裡採購衣料去了。

我們剛去古鎮茶館喝了碧羅春茶,嘗了南瓜糕,選購了精美的絲巾,拖鞋,手裡拎著沉重的水晶象棋,是該回家的時候了。還有半小時班車才會來到。於是我們閒散地,瀏覽著店裡櫥窗裡掛著的成品,架子上各樣的衣料,牆腳站立的逼真而漂亮的摩特兒。我們說些無關緊要的閒話,電風扇從天花板送來陣陣冷風,時空似乎都在這兒凝聚,忙亂的世界彷彿不再存在。

凝和鼎兩年前在小鎮湖邊買了一棟別墅,是那種紅瓦米牆,地中海式的避暑花園屋。他們一直邀我們來和他們一同敲棋對月,笑談紅塵往事。今年總算來了。真是個優雅寧靜的渡假好去處。鎮上有山有水,有文物有古跡,卻沒有知名度,因此擺脫了觀光客的喧囂騷擾,留存的正是好一片世外淨土。

裁縫店裡掛著一件女西裝套裝,棗紅色薄呢料,穿在摩特兒身上,十分漂亮。凝和我都注意到了,裁縫師的手藝實在出色。兩年來,凝在這兒已經請這位裁縫師做了不少衣服。在台北的社交場合裡,凝的穿著算是小有名氣,許多都出自這位裁縫師之手。每次她來渡假,也受託為親朋做些華貴衣服帶回去。不知情的人,多半以為是進口的歐美名牌。

這時一個極瘦的中年女人走進來,棕色染髮有些蓬亂,髮根處露出灰白。極不協調的迷你短裙下,是一雙乾癟的小腿。緊身褐色上衣開著低領,頸部露出道道青筋。她逕直走到摩特兒前,一把將棗紅西裝外套脫下,大喇喇地往自己身上穿去,一付旁若無人的架勢。凝和我對望一眼,被她這舉止嚇了一跳。

「這兩支衣袖太窄!」她一面對鏡,一面對裁縫娘嚷著。

「……。」

原來這是她定製的衣服。

「你看!這怎麼穿毛衣?這裡面是要穿毛衣的!」

「穿毛衣?你來做的時候沒有說要在裡面穿毛衣呀。」裁縫娘說。

「說了要穿毛衣,還要穿衛生衣!」

「……?」

「這衣服做壞了,我不能要!」她頻頻對鏡自攬。

「…。」裁縫娘被這個宣告愣住。

「你看,這衣領也太低,不能穿。」

裁縫師恰在這時回來了,把腳踏車往門口一放,滿頭大汗,對大家禮貌地打招呼。這女顧客立刻對裁縫師抱怨起來,連讓他喝口水的空閒都沒有。她高聲嚷著:

「這衣服做得太糟,沒法穿!」

其實看在我們旁觀者的眼裡,這套西裝做得很夠水準,挺出色。這女顧客非常吹毛求疵。她說這衣服她不要了,她說這個小鎮上的五六個裁縫店都很差,她前後做了五六套西裝,沒有一套合適的。平時溫文爾雅的裁縫師,這時臉色變得鐵青,大約奔波了一整天,實在疲乏勞累,他說,這衣服的材料加上他連夜趕工,怎麼說這都是一套夠水平的衣服。他對自己的手藝很有自信,他手指著凝說,

「你問問這位太太,我的手藝怎麼樣?」

「這衣服可以讓給我!」凝說,「我台北有不少朋友喜歡史師傅的手藝。」

「慢著!」那女人說,「你減減價,我就將就將就把衣服拿走。」

「減價?我每個月要付店租,這又是純呢料……。我昨夜熬了大半夜替你趕出來的……。」

「好了,不再跟你囉嗦。」這女人掏出錢來往櫃檯上一扔,便氣沖沖地把衣服拿走。轉過臉來對凝和我狠盯一眼。

「明明可以減價的,全是被你們這些人搞的!都亂了套。」

「不對!」裁縫娘數著她扔下的錢,一面往店外衝出去說,「太太,你少給了十塊!」

「我只扣你十塊錢,算是對你們客氣!」

說完,就大模大樣地離開。裁縫師夫妻對望著,只無聲地搖著頭。裁縫店裡的小插曲就那樣結束。好幾天以後,史師傅到凝家裡來送衣服。又和他談起那天的小小風波,他搖搖頭,說這位太太的丈夫是當地人,年輕時去了台灣,如今葉落歸根,娶得的這位太太,對當地人總是頤指氣使,讓人很難忍受。在這小鎮上是出了名的,令人貽笑大方。若不是看她丈夫面子,大家根本不會理她。那套西裝總共索價人民幣一百二十元,對於來自台灣的夫人應該夠便宜了,她卻偏偏扣去十元,似乎不這樣就不甘心。人的心理狀況真是難以解說清楚。這小插曲留給我極深的印象。

(孟絲。於新澤西州,西溫莎市。二○○九年八月二十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