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萬聖節與酆都》2014/10/10

金黃的南瓜燈內,有微弱的瑩火,在漆黑的夜幕下閃閃爍爍。整個大地被裝點成一幅詭秘鬼魅的夜。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萬聖節。妝扮成各樣精靈鬼怪的孩子們即將出擊。家家戶戶屋裡,大都準備了各樣巧克力、三色豆、花生酥糖……晶瑩閃亮的包裝紙,把一切點綴得華麗而誘人。大家靜等著鬼怪精靈們上門來討糖果。我家斑點狗雖已到了八歲高齡,若按狗一歲地等於人七歲,那麼他已是五十六歲的年紀,卻仍為這即將到來的時刻而興奮得東轉西竄,那個興奮勁和戶外的孩子們毫無差別。



鬼氣濃重的夜晚終於到了,一年就這麼一次,難怪,狗和孩子們一樣,都等得不耐惱了。夜色剛剛降臨,門鈴立即叮咚叮咚的響起來,斑點狗汪汪的叫著,孩子們打扮成海盜,打扮成公主,打扮成獨眼龍船長,打扮成妖怪,打扮成龍王爺,總之,稀奇古怪,全興奮萬分,匆匆地,一批走了,一批又來。個個小精靈,手裡拿著枕頭套做成口袋,把主人遞出去的糖果花啦啦的倒進去,今晚好像要把全世界的糖果通通吃個夠。其實那裡吃得下這樣多糖果。但,孩子就是孩子!一年只有這樣的一天!在西洋,這古老的傳統已流傳一千多年,它原本來自歐洲。對於世界上逝去的沉默的大多數,這大約也是一種紀念方式吧?

而中國的陰曆七月十五,不也是祭拜鬼神的日子?只是沒有西洋的鬼節那樣,充滿了嘻笑歡樂。這必然和民族性的嚴肅活潑有關。總之,萬聖節的到來,令人想起那年夏天我們所到過的鬼城─酆都。那才是真正的鬼神世界。

我們趁昭君號遊輪,自重慶沿長江東下一百七十里,到酆都是上午十時,那天正是七月中旬,也正是大火爐季節。踏舢板上岸,果然,整個世界全被籠罩在熱氣騰騰的蒸汽裡。沿途盡是賣新鮮水果的小販。香瓜、地瓜、西瓜、葡萄、李子、水蜜桃……街市上熙熙嚷嚷,絲毫沒有鬼城的陰冷深沉。我們慢慢往鬧市中心走去,街道彎曲狹窄,坡地起伏。大大小小的店鋪,林林總總花花綠綠,充滿各樣鄉土氣濃重的禮品。例如形狀奇特的面具:有的像人,有的像鬼,有的像神仙,大都色彩鮮艷,造型特出。另有各樣尺寸大小的扇子、陽傘、遮陽帽、背包、拐杖……這些土產品,大都式樣獨特,很具創意,顯示了當地人們的藝術修養。而香氣四溢的小吃店裡,也坐滿遊客。據導遊說,酆都城有六萬多居民,民風淳樸,勤檢務實。可惜長江大霸建成以後,水位將超過市面,整座鬼城將淹沒水底。所以,本地世代居此的居民,必須移民至其他地區。

由索道站台搭纜車上山,至半山腰,開始步行。首先由「奈何橋」進內,傳說善人可以由此通過,惡人便落入水底。所謂「奈何橋,莫奈何,回眸俯首看,滿池皆清波」。鬼魂邁過此橋,和陽世之間便是生死兩茫茫。沿途拾階而上,經「百子殿」,入「鬼門關」,踏「黃泉路」,兩邊古木參天,微風吹過,一路慢慢行來,真是來也悠悠,去也悠悠。參天古木下十分陰涼,偶爾記起這是在鬼城,全身不由不起一陣寒意。

而後上「望鄉台」,「望鄉台」在「天子殿」外側,傳說人死後三天的亡魂在此,可以和家裡的親人相望,上有「景觀樓」,在「望鄉台」最頂層。站在樓上,憑欄遠眺,可以看到滔滔長江水以及酆都城全貌。在此,鬼魂可以最後含淚揮別陽世親友。在此時此地這是唯一機會可以「且回頭,望陽世親朋,盼來世再為人。」此後便真是和陽間永世隔絕。



山頂有「天子殿」。這座閻王殿建築得氣概宏偉,面對長江水,背依名山峰。巨大石獅張牙舞爪,坐在寬闊龐大的入口。人們可以從此處步上層層石階,觀看閻王殿。傳說關公當年在荊州被無名小卒砍下頭顱,身子悠悠恍恍來到閻王殿,閻王憐他一世英雄,滿懷忠心,卻落得如此下場,便在酆都鬼城,為他建了關帝廟,旁邊立著他那把青龍偃月刀,令世人世世代代對他祭拜。世人愛英雄,連閻王也不例外。

酆都是一座古城。東周時屬於巴國,也就是今日的四川。東漢時改名平都,隋代稱為丰都,明代朱洪武將丰都改名酆都。好好的一座古城,怎麼變成了鬼都?原來東漢末年,戰亂頻繁,民生困苦,朝野上下瀰漫著鬼神崇拜的神秘氣氛。大批方士趁機在民間活躍,其中「五斗米道」,又稱「鬼道」,在巴蜀、漢中一帶控制了政局。許多升斗小民便多跟著信奉鬼道。而此時,剛好有兩位鬼道方士,選中酆都名山修行。據說,兩人不久便修成正果,蛻骨仙化,駕五彩祥雲,白日飛升天際。於是,人們以此相傳,久而久之,酆都便成了中國鬼神文化的首都。



漸漸,鬼國的天堂地獄、殿堂樓閣,道教的玄奧神奇,佛教的縹渺境界,便全在這兒匯集。各樣的建築、雕刻、繪畫、文字詩詞、任由藝術家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在這小小的城市里蔓延發揮匯集,於是,久而久之,千百年下來,酆都便成了鬼國京城。這兒雖小,所積攢的文化色彩卻燦爛繽紛,隨著久遠的年代,而顯得變幻莫測。從古到今,許多騷人墨客,善男信女,都到此一覽勝地。

南宋大詩人蘇東坡,更在此留下名句,讚歎此城的獨特風采。詩是這樣寫的:「足涉平都古洞天,此身不覺到雲間。抬眸四顧乾坤闊,日月星辰任我攀」。當時交通不便,千里涉足攀岩到此,必然經歷許多艱難險阻。而人們卻排除萬難紛紛來此遊歷,包括蘇東坡在內,顯然對酆都的特異風采文化,有著深厚的好奇和景仰。山頂樹蔭下的微風輕輕吹過,不遠處的長江水慢慢流淌,遙遠的宋代似乎就在眼前。



世界上原就多的是鬼神傳說。人們對鬼神永遠有種默默的敬拜。季節也許不同,文字可能有異,但對鬼神的風俗和傳統,卻永遠是人纇精神文明的一部分。世界上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鬼神。文明越古老的國家,鬼神的文化遺產越豐富。到了酆都,才了解中國對於鬼神世界的豐富想像力。這兒積存了中國兩千年的鬼神文化,供後世子孫憑弔瞻仰。難能可貴的是,酆都鬼城,把文學家和民俗家的想像更具體化了。如今長江大霸已成,當年這意味著古中國鬼神文化的京城,不知命運究竟如何了?

(孟絲。原載《漢新月刊》。2014年10月。修改定稿。

(註:2012年秋,有機會再訪酆都,好像一切都是重建,感覺全然不一樣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