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春城探友》2016/1/22

雖是七月盛夏,到達昆明那天卻只有華氏七十度。路邊到處是盛開的玉蘭和嬌豔的山茶花。微風吹過,空氣裡飄散著淡淡的清香,好一個四季如春之城。先到四季聞名的石林。石林在昆明東南,這兒多的是奇妙的岩溶山丘,一座又一座,如刀削斧砍。而千奇百怪的排排石峰,重疊交錯,似刀似劍,直插藍天。更有成千上萬的奇岩怪石似人似獸,栩然如生。難怪石林被譽為天下奇觀。
去石林途中經過陳納德將軍當年住過的別墅,在此小停。二戰期間,飛虎將軍聲名在中國如日中天,他的飛虎隊為無空防的中國帶來無限希望及振奮。當年日寇轟炸機在中國天空肆意橫行,炸毀了多少城市,毀棄了多少生命財產。飛虎隊不僅讓中國有了空防,更自芷江起飛遠征日本本土,讓侵略者嘗受被毀滅的痛苦滋味。而今,來到了這棟故人舊居,令人肅然起敬。房屋如今看來有些簡陋,但面湖依山,景色十分秀麗。庭院裡種植了幾株果樹,濃蔭蔽日,別具洞天。二戰距今已那麼遙遠,真是滄海桑田,令人不無感慨。

新加坡商業集團在此建造了許多環湖別墅,一棟棟白色小樓,點綴在青山綠水之間,十分雅致清新。這兒氣候好,景色怡人,由新加坡來此,乘飛機只需兩小時。難怪別墅剛一推出,便被新加坡人搶購一空。

第二天參觀了西南王吳三桂的金殿,建築在山坡地帶,離市區不遠。門外有山羊及小馬供遊人騎著上山。園內亭台樓閣,金殿是用純銅建成,閃閃發亮。長廊一側掛有吳三桂當年所用寶劍,寶劍特長,據說那是因為吳三桂身高八尺,瀟灑英俊,只因為愛上美人陳圓圓,賭氣引清兵入關,明朝滅亡,以致在歷史上成了民族罪人。想當年明初朱洪武為懲罰江南富戶幫助敵軍,大明建國後,強迫江南豪門富戶三十萬戶遷徙至雲南實邊。徒步跋涉七千多里,途徑千山萬水,一面和彪悍的土著作戰,一面要克服蠻荒之地的惡劣環境,重建家園。能存活下來的必然符合適者生存的原則。難怪昆明附近文物鼎盛,古蹟名勝極多,絲毫不似荒涼的邊遠之區。



下午去西山,西山在昆明之南,和馳名的滇池相依,是森林國家公園。山路彎而窄,往山麓爬行,時有塌方。泥沙碎石阻路。遊覽車不少,車行緩慢。到達車輛能達到的停車場已是下午三時。下面必須徒步前往。天下著小雨,路陡而滑。一路上蒼松翠柏,高縱入雲,空氣新鮮極了。滇池的水隱約間從松樹枝葉間呈現,偶爾雲霧繚繞,山麓若隱若現,恍恍惚惚,恍如仙境。「五百哩滇池奔來眼底……喜茫茫空闊無邊」,這是中國第一長聯對滇池所做的描述,真是氣概萬千。

走著走著,天漸漸暗下來,夜幕越垂越低,這西山美景本十分陌生卻又有些耳熟。啊,舊友黎談過他的遭遇,就是這座西山。那時他是大學裡一名年輕講師,事業婚姻剛開始,遇到人生困境,難以解決。兩次來到西山頂峰,打算躍入滇池,了此殘生。

那晚和黎取得聯繫,他立刻來旅社看我們。三年前他到我先生教書的大學來考察大學行政,他當時是Y大副校長,Y大的前身是西南聯大,名滿天下。是一個冬夜,在我家寂靜的小小書房,餐後,微醺。黎談起他自己的陳年往事。父親是當年歸國華僑,生活在上海,為表示積極,黎大學畢業後要求分發到邊遠的雲南,水土不服帶來一場重病,幸被一同來自上海的女友照顧復原。新婚後生有一雙可愛的雙胞胎女兒。此時學校被軍區託管,營長是最高權威,黎的新婚妻子被營長看中,對黎拋來一頂間諜帽子,並明明白白告訴黎的新婚妻子,要救黎必需和黎離婚,和營長結婚。為這個解不開的結,他兩度來到西山企圖跳入滇池自我了斷。但兩個幼兒令他沒法如此狠心。就這樣,黎和新婚妻子離婚,每人帶著一個女兒,慢慢走過了人生將近二十年歲月。

改革開放以後,他深厚的英文根基在校園裏漸漸受到重視。從講師、副教授、教授、系主任、文學院院長達到副校長地位。期間,受到一位資深教授欣賞,把自己女兒嫁給他。兩人過著平凡寧靜的生活。這時,營長霸佔他人妻子案發,被軍方勒令提前退休,如此而已。而黎教授青春易逝,兩個女兒已長大成人。他和當年的妻子沒有再見,只偶爾從女兒處得到一絲對方生活點滴。命運弄人,時代的悲劇令人無可奈何,兩人早已接受命運的擺弄,再也沒有重逢的意願。

那年來美國黎非常努力。學校撥給他一間辦公室,就在本校校長隔壁。黎經常白天聽課,晚上寫報告,參加高等學府行政專業會議,做專題演講。贏得美國學界敬佩。有一次他得了重感冒,我們積極送去厚重絲綿被,熬了雞絲粥,送去上海式大餛飩,慢慢慢慢他終於恢復健康。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們成了親密朋友。次年,農曆年前夕,黎打來電話,說校長當晚發來電報,要他即刻提前回校,沒說明原因。我們即刻幫他辦理各種瑣事,一週內他即成行。那次一別,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三四個月過去,連明信片也沒有一張。本校校長也十分好奇,詢問再三,我們沒法回答,只感到十分遺憾。忍不住打電話詢問,一聲問好後,線路被立即切斷。人似乎就這樣從地球上消失。



而這次我們來到了昆明,這無處不飛花的春城。黎趕來旅館,帶著雲南名產冬蟲夏草和普洱茶。依舊高挑清瘦,精神抖擻。對於三年前何以一去便音訊杳然。只淡淡地說,那時當權派十分保守,對於他的積極接受西方改進方案十分懷疑,因此當他一進國門,就把他冷凍起來。不准和外界接觸,尤其和國外的聯繫一概過濾、禁止。他十分低調地,用聊聊數語,把人生再度的逆境輕輕地交代過去。他一生經歷了無數大風大浪,對於一次又一次的風浪,以最大的耐力挺過去,安全地走過來。他苦澀的笑了笑,搖了搖頭,輕輕地說,許多事,你們在國外是絕對想像不到的。這讓我們記起幾年前的許多個冬夜,談天說地時,多半也以這樣的語句做為結尾。而今,許多年過去了,但願黎施展了他的抱負和理想,畢竟一個珍惜人才的時代已經到來。

(孟絲。於太陽城。2016年元月18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