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三做陪審員》2013/3/22

在美國很多人都不願意做陪審員,主要是太浪費時間。正如納稅,誰都不寧願,但生活在美國,對於做不做陪審員,個人卻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力。聽說圈選陪審員是由電腦做主,人們的駕駛執照檔案或投票檔案是公開的秘密,電腦高興選誰就選誰,應當公平。但就我所知,許多人卻一次也沒被選中過,有些人卻屢次中的。反正,法院的通知就是聖旨,沒有商量餘地。雖是第三次被傳喚,也只有準時出席。否則就是藐視法庭,其後果將不堪設想。

陪審員分為大陪審團陪審員(Grand Juror),每星期出席一次,不直接參與陪審,只決定此案是否應列入被審行列。另一是小陪審員(Petit Juror),預定出席至少一周,參與陪審案件。而案件又分民事訴訟和刑事訴訟兩種。民事訴訟通常要八名陪審員,其中兩名後備。刑事訴訟需十二名陪審員,另加兩名後備,共十四名。也不知是機率還是什麼其他緣故,我三次都是做小陪審員,參與的都是刑事案件。

第一次是九年前,案件是:兩夥年青人在酒吧鬧事,其中一人在酒吧門外被對方掏出手槍射擊,此人槍法精準,讓受害人一槍斃命。在一百二十位陪審候選人中,我被選入陪審團包廂。進入包廂後依照規定,首先對法庭交代了姓名住址職業婚姻及家庭狀況等等,而後等候審案。原以為這樣就會參與聽審此案。誰知此時,檢察官和被告律師師,卻有權對包廂內合格陪審員開始刷洗。按規定,雙方可以各刷下七位陪審員,刷前三名時,可以不給任何理由,刷後四名時需說明理由。那天被告律師在刷前三名時即刻把我刷下,沒有宣布理由。其中年齡、職業、族裔、教育程度、閱讀習慣、文化背景等等,都可能影響選取決定。被刷下,照理應該高興可以省時省事,心情卻有些矛盾。對於做陪審員的經驗其實是有些珍惜的。

第二次是六年前,這一次是被選入陪審團包廂,沒有被刷下,而且參與了審查案件。案件至今仍記得非常清楚。一對非裔男女情人住在一起。兩人同在一家報社上夜班,夜班是晚十一時至清晨六時。女人和前情人生有一個一歲男嬰。上班期間,嬰兒由一個中年鄰居婦人照顧。婦人住在同樓第六層。清晨他們下班把嬰兒抱回家自己照顧那天清晨六時,兩人把嬰兒抱回家後,便去休息睡覺。但嬰兒突然啼哭不停。男人自睡夢中驚醒,非常生氣,把嬰兒從搖籃中抓出,用力往遠處牆角扔去,嬰兒哭得更厲害,男人更憤怒,把嬰兒反覆往地上扔來扔去,等到男人恢復神智,嬰兒已被摔死。

這似乎是一個很清楚明白的案件,陪審員所要做的只是決定被告到底是蓄意殺人,還是過失殺人。如是過失殺人,所判刑期不超過十五年。但如是蓄意殺人,所判刑期將加倍為三十年。案件雖如此單純明朗,但作為陪審員,我們仍然花去了整整五天時間。主要十一人中有一位白人中年婦人,堅持是蓄意殺人。她口才不錯,是那種堅持己見,不肯輕易轉變態度的典型。每次投票,都是唯一異數。她認為如此隨便殺害嬰兒的壞蛋,至少應當坐牢三十年。而且認定這小子是蓄意謀殺嬰兒,理由是他內心痛恨現女友和前男友的愛情結晶,也就是眼前這個哭鬧不休的嬰兒,因此存心把嬰兒摔死。後來大家告訴她,如她真為了懲罰壞人,最好還是投同意票,否則這案子會流產。如流產,被告不用坐一天牢。這才驚醒夢中人,第五天最後投了同意票。宣判時就像電影那樣,一號陪審員宣布被告有罪,是過失殺人。至於是否定罪十五年,那就是法官大人的事,作為陪審員,我們算是了卻了五天來的糾結情緒,盡了一份公民應盡的義務。

第三次被傳喚就在最近。個人號碼是一千二百號左右,最高號碼是一千六百。星期一剛好是感恩節長假結束的第一天,被傳喚出庭的號碼從一號算起,只要八十名。因此絕大多數陪審員都不必出席。第二天傳喚的是二百號至五百號左右。第三天艷陽高照,氣溫高達六十五度,大多數號碼都被召喚。春屯市邊緣有一個很大停車場,指定陪審員把車停在那兒,有警長開大型汽車來接,每十五分鐘一班。送大家到法院門前,通過安檢入內。需出示陪審員通知,有工作人員輸入電腦登記。大廳內可坐二百多人,八時半全體到達,辦事員講解各種注意事項,並放映錄像片說明細節。最後全體起立,向美國憲法宣誓盡忠。每人每天給五美元算是象徵性酬勞,如陪審員在政府機關工作,必需填表說明,這區區五元酬勞也拿不到。而後所有出席人員在大廳內等候,聊天看報看電視看書,或使用自己帶來的手提電腦。

十時半,一百二十人被法庭傳喚,我名列其中。步行至老法院二樓刑事法庭。女法官年輕漂亮,乍看真是活脫脫一個時髦幹練的現代女子。若不是穿了一身黑袍,真沒法相信是位法官。法官宣布,此案預計要審三周,至十二月底才能結案。許多人都暗暗叫苦。她把案情簡單解釋一遍,此案發生在春屯市中心,夜間,被告搶錢殺人致死,被告不服,因此開庭審判。法官說陪審員如認識被告、或認識證人、或曾是罪案受害人、或有親友是受害人、或曾參與罪案陪審……都必需當庭說明,由法官決定是否取消資格。

此時,由電腦圈選中,已坐入包廂的前十四名陪審員紛紛舉手,於是按照號碼,當庭說明個人情況,其中很多人被淘汰,又一一被遞補。這程序周而復始,進展緩慢而單調,耗時費事。但為審判公平,非如此精挑細選不可。至下午四時仍沒選妥。法官叫大家次晨準九時到原法庭報到,繼續選合適陪審員。環顧四周,一百二十人似乎只剩下八十左右。

次晨繼續選陪審員,法庭越來越空曠,合格人越來越少。不是陪審員本身不合格,便是檢查官或被告律師將候選人刷了下去。我終於被傳喚到,報告法官說,我在報紙上曾仔細讀過這個案子的新聞報導,法官認為因此會影響個人對此案的判斷,於是讓我退出。回頭看看庭內在座的同來人,僅剩下五十左右。這選人程序還不知進行到什麼時候。這樣的執著確是費事費時,美國立國以來,大小案件都是如此作業,雖有不少人批評這個制度的缺點,但至今似乎仍沒更好的方式代替,看來,這勞民傷財的陪審團制度,還將隨著步調快速的二十一世紀,緩慢的流傳下去。

(孟絲。於新澤西州。西溫莎市。原載《漢新月刊》。二○○五年十二 月。)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