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俄國滄桑古鎮》2015/12/4

伏爾加河(Volga)被俄國人膩稱為小小母親河,其實伏爾加河全長二千三百公哩,一點兒也不小。它南到黑海,北達芬蘭灣,是俄羅斯人的文化發源地,是千年來俄羅斯人的衣食父母。這兒緯度和美國的阿拉斯加相近。伏爾加河並沒有流經莫斯科市,是用人工開鑿的運河連接起伏爾加河主流。運河的開鑿修建是史大林在1940年代的浩大工程之一。他壓榨千百萬苦力,包括曾以《古拉革群島》而獲1970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蘇忍尼仁。許多政治上的異意份子,全遭受奴役。蘇忍尼仁在二戰戰場寫信給朋友,其中曾稱史大林為「那個留八字鬍的傢伙」。所謂的罪行就是如此,以侮辱領袖罪被判刑八年,其中有三年被迫為建造這條運河而服勞役。上百萬牢改犯中,還有無數類似犯人。我們從莫斯科北渡河口出發,沿著這條運河入伏爾加河往北,一路直到聖.彼得堡上岸,占全長的一半,共1100公哩。


俄國滄桑古鎮

小小郵輪在夜中悠悠閑閑的滑行,次日清晨停靠碼頭。那是個叫做烏格立區(Uglich)的小鎮。迎著碼頭是一片綠油油的小花園,裡面是幽曲小徑和修剪雅致的樹木花草。從這兒穿出去,就是市區。其實從碼頭沿著一條直路,步行大約一刻鐘,就可以到達市中心。小鎮建於十世紀。房屋、街道、舖面裝飾都彌漫著十世紀的古老與蕭條。目前這兒大約有三萬居民,大都是虔敬的俄國東正教教徒,從衣著和舉止上看過去,他們樸實而保守。

我們去遊歷的當天是星期一,街上冷冷清清。烏格立區是個歷史豐富的古鎮,面臨伏爾加河岸邊,美麗而安詳。古鎮曾一度繁榮過,十三世紀被蒙古征服,居民被殘殺,建築被焚毀。十六世紀末三皇子被暗殺以後,再度面臨戰亂。寺院被焚毀,人們不分貧富貴賤,凡躲入寺院避難的民眾,悉數被侵略入境的波蘭軍隊慘殺。直至十七世紀末期沙皇彼得大帝當權,小鎮才再度繁榮昌盛起來。人們此時安家樂業,過著豐富的文化生活。許多美麗的寺院,教堂,鐘塔,博物館沿著伏爾加河岸而立。藝術和音樂在空氣中瀰漫。教堂外有小小廣場,有人敲擊不遠處大小不一的掛鐘,叮叮噹噹,十分悅耳。靠碼頭處,有攤販林立,出售鑲有寶石的貴重手錶手鐲耳環胸針等等,美觀精巧,而且古意昂然,是當地最具文化特色的特產。有朋友在攤販集中的市場挖掘到一副瑪瑙耳環,精巧玲瓏,立即戴上。這耳環迎著冷冷的夕陽,發散著微微紅色光亮,引人無限遐思。

我們的導遊二十六歲,聰慧而美麗,是畢業自莫斯科大學英語系的高材生,許多屬於俄國的歷史往事,她都可以生動地給大家講解描繪清楚。我們行走在這個有些蕭條的小鎮大街上,偶爾見到幾個行人,大都是中年婦女,頭上罩著黑色頭巾,身上裹著黑灰色長袍,悄悄地低頭而過,對於路人似乎沒有太大好奇。據說她們大多數是東正教教徒,虔敬而樸實。空氣裡充滿荒涼寂寥的小鎮,也值得來此一遊?是的,導遊說,且聽聽這個小鎮的前世今生吧,這兒正深藏著一段俄國沙皇宮廷往事。在俄國歷史上這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歷史大悲劇,俄國因此而動亂百年,因此而改朝換代。

鎮上有一座《血色教堂》,那是我們今天主要觀看的景點。這座美麗肅穆的教堂規模不大,建造得十分精巧。上有五個藍綠色美麗蔥頭尖頂,正是東正教的經典象徵。紅色牆壁在訴說著當年血跡斑斑的往事。另有高縱入雲的銀白色十字架,那代表著至高無上的神。這座教堂是為紀念被暗殺身亡的十歲王子第米垂而建。他是恐怖沙皇伊凡的幼子。彼得大帝為紀念第米垂的不幸遭遇,就在他被刺殺的原址,建造了這座教堂。十七世紀末期的精巧之作,佇立在冷冷的微風中,傳送著一段悲涼的歷史往事,令今日遠來的陌生旅客不勝唏噓。


血色教堂

恐怖沙皇伊凡(Ivan The Terrible,1530─1584)是一個殘暴的君主,伊凡三歲喪父,宮廷朝政由貴族及權臣集團掌管。他幼年熟讀兵書,精於統治權術。八歲時母后被毒死,從此他生活在宮廷的爾虞我詐,覆雨翻雲之中。十六歲繼承皇位之後,疑心病重,他積極訓練忠於自己的禁衛軍。凡皇親國戚以及身邊重臣,若懷疑不忠於他,就動用禁衛軍將其神秘地秘密處決。他殘暴專斷,一時間王公大臣均對伊凡唯唯諾諾,深怕惹禍上身。即使如此,伊凡的清洗和鎮壓浪潮也沒有停止,反而進一步放大。沙皇集司法,審判和執法於一身。全俄羅斯噤若寒蟬,沙皇的獨裁權力達到頂峰。只有代表神權的主教敢於公開反對沙皇。德高望重的都主教菲利浦拒絕支持沙皇的削藩制,聲言沙皇是逆天而行。伊凡盛怒下把他投入監獄,次年把他勒死獄中。

伊凡前後有過八個皇后﹐第一位皇后為他生了二兒二女,兩個女兒幼年夭折,幼兒是白癡。不久第一任皇后被毒害而死。第二個皇后也未得善終,其餘五任除最後一任其餘都被秘密殺害處死﹐有時使用毒藥,有時使用棍棒,有時把她投入冰凍河水淹死。其中因懷疑第三任皇后婚前曾不忠於他,沒有成婚就把她放逐到一荒島寺廟,讓她在寺院中了此殘生。

伊凡的殘暴令他對親生兒女也不放過。一天,太子妃衣著不夠端莊,宮中規定太子妃平時需穿三層衣服,那天這太子妃只穿了一層衣服,於是伊凡動手毆打這個懷孕的媳婦,以致媳婦恐懼莫名當場流產。這時長皇子趕來維護妻子,伊凡竟用鐵棍把長皇子活活打死。這場景被一位俄國油畫家活生生捕捉到畫面上。我們在俄國藝術館見到這幅畫作。皇子與太子妃的驚恐莫名,伊凡的兇狠惡毒,現場飛濺的滴滴鮮血...,這悲絕人寰的一幕,讓後世無數觀眾看得心驚肉跳,難以忘懷。事後這位暴君抱著兒子的屍體,悔恨不已,卻已無力回天。而伊凡最合格的皇位繼承人就如此慘死棒下。

伊凡去世時五十三歲,長皇子已被他活活打死,白癡次子名譽上繼承王位,他沒法治理天下,便由姐夫輔佐皇位。姐夫卻野心勃勃,一心打算篡奪王位。此時第八位皇后所生的年幼三皇子第米垂剛滿五歲,母后知道兒子性命難保,因為有朝一日當他成年後,他是最正統皇位繼承人。母子悄悄秘密逃亡到烏格立區這個小鎮,隱居在附近教堂裡。


第米垂小王子生前藏身處

但僅僅幾年,姐夫發現了這對母子的秘密躲藏處所,派殺手尾隨而來。五月初春《血色教堂》後花園裡繁花盛開,正在玩耍的三皇子被人刺穿喉嚨,在花園裡滿濺鮮血而死。伊凡當然不會想到,自己苦心經營的沙皇接班人就這樣慘死刀下。暗殺事件驚動教會會眾,教堂鐘鳴不已,人們紛紛奔走呼號相告。當局者雖立即動用軍隊鎮壓,動亂卻從此未能停止。波蘭軍隊乘機入侵,原來的王朝,被羅曼諾夫家族取代。這位皇子慘死,不僅是他個人的悲劇,也導致了俄國近百年的內亂與外患。這座教堂因此在俄國歷史上,背負了一抹濃重的悲劇色彩。在血色教堂前,大家留影,隱晦的歷史悲劇故事,搭配著深灰色天空,風陰冷地吹過,這個小鎮給大家留下的感覺極為沉重。

(孟絲。於普林斯頓。2015年10月20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