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交河與高昌》2015/3/6

吐魯番!這是旅程中最讓人期待也最令人倍感疲倦的一天。這是我們到達新疆的第二天。清晨七時動身。個兒矮小玲瓏卻健談的圓圓小妞,對大家解說著今日行程。吐魯番位於天山之南,最低海拔─154米,是全世界僅次於約旦死海的第二低地。氣候屬於大陸乾旱荒漠性,有火洲之稱。是聯繫新疆南北的主要樞紐。人口54萬。這兒距烏魯木齊之東120公里,有一段路況較差,可能車行近三小時。這難不倒大家,倒是吐魯番的高溫和風沙,讓各人心裡有些摸不著底。反正,多帶水。很快上路。汽車沿烏土公路前行,兩旁盡是荒蕪廣垠的戈壁、不遠處隱約有綠洲環繞,一路上大家所擔心的沙塵暴竟悄寂無聲,感謝上蒼。車外的大氣卻越來越熱,顯然盆地的高溫在逐部靠近。



正午,我們首先到達交河故城。熱辣辣的太陽迎面而來,階邊岩壁上刻著醒目的「交河故城」字樣,這是南門入口。整個故城凸起在一座高而龐大的岩崗上,地形窄而長,遠看像個孤零零的島嶼。入口需拾階而上,許多人在那兒拍照留影。往裡走,故城建築沿岩崗而立,到處可以看到焦黃土色的房屋痕跡,高高低低。像戰壕的防禦工事,可惜眼前所見大都是斷垣殘壁,難以見到一處完整的建築。

導遊說據漢書記載,漢代名將班超、班勇都到過交河。這個故城至少已有2300多年的歷史。公元5世紀,這裡是高昌國的郡治。唐李世民時代,這兒是高昌國首都,高昌國王一度和西突厥汗國結盟,圍堵中國,斷絕中國和西域的交通,扣壓中國難民。雖經交涉也不通融。於是李世民派大將候君集西征,高昌兵團大敗。國王憂憤而死。繼任國王投降,被送往長安,高昌國亡。唐把交河改為西州。一度在此建立都護府。唐詩中也曾提到「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旁交河。」後經西遼、元、明直至15世紀才完全被廢棄。

我們順著泥土大道向前。大道北部是寺院區,東側是官署和官員住宅區,東北部是居民區,建築密集。大道西側是手工業作坊區。當年講經大佛寺遺址還安然無恙。據考證,交河故城是毀於一場大火。近年來,交河又挖掘出貴族墓地,古水井和金佛等重要古蹟。我們前後在廢墟故城行走了一個多小時,陽光極毒,好像要穿透肌膚一般。然而,就在這烈焰下,兩個渾身裹著古代裝束,頭上戴著金銀玉飾的年輕美女,招攬遊客和她們照像,一張合影人民幣10元。不少遊客過去與她們合照,如此毒辣的太陽光下,如果天天如此,看她們揮汗如雨,頻頻擺出美姿笑臉,心中忍不住百感交集。


午餐後,我們到達高昌故城,此處距吐魯番東邊40公里。距故城約一公里處,大家必需下車往故城入口前行。迎面而來的是大批小販賣店,店舖裡放滿遮陽傘、遮陽帽、墨鏡、絲巾、項鏈、口罩,花花綠綠的衣衫等等,還有各種葡萄乾、哈蜜瓜、讓人眼花繚亂。小販們大聲吆喝兜售,維吾爾族人似乎不少。最妙的是,一個少年人,用普通話問導遊,他們那裡來?聽說是美國,立刻高聲用英文喊叫,「10元,10元!每套10元!」他手裡拿的是明信片。見無人理會,立刻改用粵語。見他聰明伶俐,向他購買了兩套。這一下不得了,立刻圍攏來許多孩子,人人有東西要賣,只有快快往前跑。

高昌故城座落在火焰山腳下,城牆高聳,遠遠看去,昔日雄風猶存。據歷史記載當年城牆上有十二道大鐵門,城中房屋鱗次櫛比,有作坊、市場、廟宇和居民區,建築佈局與當時長安城相仿,當年全城人口達三萬,僧侶三千。

據說當年唐僧取經,路過高昌,被國王麴文泰挽留,要他免除西去印度取經的念頭,而要他永遠留在高昌做為他們國家的高僧,被玄奘以絕食斷然拒絕。麴文泰被他感動,遂和他結拜為異姓兄弟,並為他準備了大批食物、牲畜、人員、車輛護送他往印度而去。唯一的請求是,當玄奘取經返回,路過高昌國的時候,要他留在此處大佛寺講經兩年。但玄奘於二十年後返程的時候,高昌國已經被大唐消滅,麴文泰已經憂憤而死。為高昌王講經的願望永遠沒有實現。所謂世事滄桑,大約便是如此這般。


大家進入高昌故城入口,眼前所見只是大片黃土,到處空蕩蕩,塵土飛揚。只有許多騾車和車夫等待顧客趁坐。導遊叮嚀大家把口罩戴上,把頭用圍巾包好。分組坐上騾車以後,我們的維吾爾族少年騾夫,年少氣盛,狠狠鞭打那頭黑色瘦騾子往前奔跑,黃土地上立刻沙塵滾滾,黃土飛揚。其他幾輛騾車不甘落後,紛紛同時往前奔跑,響脆的鈴鐺聲,伴隨著熱辣辣的太陽與塵土。也許這就是這些少年人所能獲得的樂趣?這樣重覆的生活方式,對於年輕人未免十分單調與枯燥,只是卻因此掀起陣陣惱人的沙塵飛揚。約十分鐘,便到達當年高昌國心臟地區。

史書上說,高昌和交河同是絲路名城。漢朝大將李廣利曾率領部隊在此屯田。公元640年唐朝統一高昌,在此設立五縣。九世紀這兒成為高昌國首府。公元1275年,蒙古遊牧貴族都哇叛變,率領十二萬騎兵圍攻高昌,長達半年。高昌國王奮勇戰死,叛軍入城以後,掠奪殺戮,最後放火把城市燒成灰燼,從此高昌化為煙塵糞土,這便是今日大家所見情景。這令人記起歐洲十一世紀十字軍東征,花去六十年時間,在繁華文明的伊士坦堡城裡掠奪、殺戮、放火、破壞……把整個歷史名城徹底摧毀,把它化為烏有,令其灰飛煙滅。歷史上還有多少類似的戰亂與破壞,真令人感嘆不已。



(孟絲。新澤西州。2007年初稿。2015─3─3。定稿。)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