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風雨海參崴》2013/11/29

海參崴!因盛產海參而得名。對於這個遙遠而陌生的都市,充滿各樣複雜的感情。她畢竟曾屬於中國,一八六二年二次鴉片戰爭時,帝俄強迫清朝訂立《中俄北京條約》,烏蘇里江以東的廣大土地,包括海參崴在內,全部割讓給了俄國。如今,這兒已是俄國遠東太平洋海岸的最大港口。海參崴三面環山,面對金角灣,是個非常美麗的深水不凍港。

遊輪上費瑞曼醫生的專題演講越來越受歡迎,開講前半小時,上千座位就已經擠得滿滿的。對於海參崴,他一如既往,依照地理環境,歷史演變,政治背景,文化傳統介紹了不少,其中大家非常關心的一項就是目前那兒的安全問題。介紹海港安全數據時,他通常給一個大約指標,如果以十為最高數,他給各個海港的數據有時是七,八甚至十。但對海參崴他卻說“如果對於某事某物沒有好評,最好的方法就是不予置評。你們在這個城市觀光時,一定要小心,別因此破壞了整段美好旅程”。這樣的評語,使大家對於海參崴的治安都有些不放心起來。我們一路上經過了十五個港口,每次都是自己設法遊覽,但這次卻不敢冒險,於是購買了遊輪所提供的一項選擇:《步遊海參崴-由導遊帶領》。每人花費四十五美元。



清晨遊輪到達海參崴時是五月六日黎明五時,那天是星期四,天色陰暗。待我們這團十二人下岸時,海港已是風雨交加,步遊海參崴的計畫已經沒法更改,只有一切按原計畫進行。雖已準備了雨傘,強風卻常把雨傘吹到反面,非但擋不了風雨,雨水卻嘩嘩地撲往身上臉上,頭髮也很快濕透。從遊輪上碼頭走出來,五分鐘就到達一座小橋,過了小橋就是市內的【勝利廣場公園】,一座龐大的黑色石雕縱立眼前,那是紀念一八六八年的海參崴英雄,被稱為海參崴之父的大將軍。稍稍再走幾步,又是黑色石雕,那是紀念蘇聯一九二二年革命成功所塑造的工農代表,典型的蘇維埃革命時代作品。再往前行,就是縱橫兩條大街,車輛來來往往,見不到紅綠燈,也見不到交通警察。帶隊的俄國導遊是個女大學生,熱情洋溢,知識修養卻相當淺薄,她一馬當先,讓大家在她的引導下匆匆穿過馬路。來往汽車往往從行人間隙中繞過,顯然沒有次序可言。很快我們到達了步行街,上面鋪了紅磚,兩邊店面還沒有開門,海灣就在不遠處,遠遠望去,我們的遊輪就在面前,間雜了幾艘軍艦和商業運輸輪船。如果天氣晴朗,這兒應當是個非常美麗,非常悠閒的去處。

這兒的名字是《運動海港》,有一座大型足球運動場,是俄國人來此消閒的地方。雖說是步行街,卻有汽車時時行走在紅磚廣場上,作為雨中遊客,我們必需時時警覺避讓,因為拿著雨傘,穿著雨衣,要躲避各個方向開來的汽車真是不勝其煩。團員說,難道警察不管?導遊說,在步行街上開車的多半是些有權勢的人,警察也包括在內。誰管得了?啊!原來如此。海參崴曾經出了一位世界級明星,就是光頭尤波連納,曾以演出《國王與我》電影歌舞劇而轟動。他家世代居住在這個城市,父親和祖父都是當地名人。導遊指著街頭半山腰裡,一棟乳白蛋黃色樓房,說那是尤波連納家族的房屋,色澤鮮亮,式樣摩登,和附近其他灰暗房屋很不一樣。可惜雨下得太大,沒法拍照。



我們來到一家百貨商場,雖已十一時左右,僅有部份店面開門。見到玻璃櫃裡放著幾把雨傘,詢問價錢,中年女店員態度冷漠,緩緩打開玻璃門,拿出計算機,好一陣,說合四十四美元。我們在香港買來的一把漂亮結實黑色雨傘,僅合五美元。啊,此地一把陽傘如此昂貴,真是不可思議。導遊說一般市井小民月入僅合七八十美元而已。也許這樣的陽傘,只是賣給來此的外來客?又看到玻璃櫃裡陳設的小小漆製俄國娃娃,為帶回具有紀念性的本地紀念品,三個小小娃娃,索價十美元。此地作為觀光海港,和一路行來的海港相較,落後至少二十年,物既不美,價錢卻高的出奇。也許,這兒一切還沒有真正開放吧。以前這兒是軍港,對外封閉,直至一九九二年以後,才開始接觸外來人。難怪店員們對於外來觀光客愛理不理,毫不假以顏色。也許這些人仍然吃大鍋飯,對於業績好壞沒有關聯,缺少熱情,這是制度使然。據報載,海參崴最近幾年,前後兩屆市長都因為貪污而被判刑入獄。

我們來到一座博物館。守門的看來是典型的俄國中年‘革命婦女同志’。態度冷漠,官腔十足,動作顢頇,雖早有預約,導遊仍然經過一番口舌,才讓我們購買團體票入內。建築相當老舊,一樓陳列的是些雜亂什物,解說文字全是俄文。二樓轉角處有一塊大石,據說是印有龍爪的古代化石。二樓沉列的有本地動物標本,包括魚類和鳥類,比較具有特色。三樓是小小禮堂,沿著三面牆壁,全是二戰期間的俄國軍人肖像,因為對於俄國二戰歷史毫不熟悉,並不瞭解來龍去脈,而作為大學生的導遊,由於英語有限,沒法解說清楚,這樣的參觀是純粹浪費時間,唯一的收穫是見到一扇邊門上,見到中文字書寫的《海蔘崴》三字,也許可以作為她曾屬於中國的歷史見證?另一間裡,有一座列寧雕像,積滿灰塵。角落裡有一個蠟製士兵,穿著二戰期間軍服,躲在綠色網下,面前是一架通訊機。來此參觀的有個退伍軍人模樣老人,見到我們,非常興奮地解說當時作戰情況,可惜所用的俄文,因此等於雞同鴨講。總體而言,這個博物館給人的感覺是,此地人們仍然生活二戰期間,和外面的世界整個脫節了。



海參崴的市容在風雨中雖難以看得清楚,但短短三小時的街頭步行,卻對這個城市的脈搏跳動有些感覺。我們去看了西伯利亞火車站總站建築,那兒的奠基石是俄國最後一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所墊,這條起自海參崴的西伯利亞鐵路,長達五千多公里,直達歐洲。這兒的國立遠東大學人數高達四萬,是俄國七大重點大學之一。這兒是俄國的海軍重鎮。俄國一九一七年發生大革命,但海參崴卻有大批日本美國及英國軍隊,幫助俄國忠於皇室的白俄軍隊抵抗蘇聯紅軍,前後長達五年,直至一九二二年,海參崴才真正被布十維克紅軍征服,而成為蘇聯一部份。

也許因為遠在東部海灣,這兒自一九九二年對外開放以後,許多非法份子十分活躍。曾一度劫持外國貨輪,偷竊汽車轉賣,十分猖獗。去年十一月曾因為莫斯科政府對進口二手汽車加重稅,而引起海參崴市民大規模示威遊行,要求普亭下臺。海蔘崴的民眾生活貧困,據政府統計,約有四分之一人口生活在貧民線下。這兒的污染情況十分嚴重,尤其郊區,遠東大學曾被聯合國環境組織列為不適於人纇生活的危險區。



從博物館出來,風雨依然很急。大多數人的衣服頭髮全都濕透。街頭汽車卻突地增多,過街成了大事,駕駛們對於行人視若無睹,導遊費了許多力氣,才把十二人小小團隊安全領過一條條街口。根據合約,我們應當還有至少一個多小時步行遊歷海參崴,但,大家都難以忍受濕漉漉的衣服鞋襪,風雨中,攝影機也沒法發揮作用,因此紛紛要求提前回船。碼頭上只有兩家小販,兜售的紀念品非常貧乏,不外漆製俄國娃娃,鎖鏈,明信片等等,質地差,手工粗燥,成品遠遠沒法和亞洲其他海港相較。而且擋雨用的遮陽傘擋不住風雨,影響旅客們購買情緒,小販們的生意十分清淡。

遊輪原定當晚七時開船,卻因為輪船在此地加油過程比原定時間拖長了很多,害得船長從廣播中一次次向大家道歉。一路行來,港口沒有按照預定時間把油加好,因此輪船沒法按時離開,這樣的事似乎只發生在海參崴,我們此次前後經過了十六個海港。延誤定時開船,不知與此地的工作效率是否有直接關聯。遊輪上的旅客來自全世界,有些人是第一次來亞洲,沿著海岸線,看了這樣多亞洲海港,心中必然有一本明白賬目。不管怎樣,大家對海參崴多少總算有了些印象。如果海參崴當家做主的領導人,仔細觀察一下四鄰,再不做些改進,將來必然越來越封閉,越來越落後了。

(孟絲。於《鑽石公主號》上。橫渡《白令海峽》途中。2010年5月11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