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魚頭的前世今生》2012/12/28


都說愛吃魚頭的人比較聰明,古代傳說有些落魄之人往往因為吃了魚頭而能鴻運高照,最後真能飛黃騰達起來。最近在上海閒散地待了段日子,其中有段時間一個好友特地從台北飛來陪我,她對上海很熟,以她對上海的生活經驗,帶著我格外豐富地體驗了上海人的風花雪月和小資生活的悠閒情調。魚頭大餐就是其中之一。她股票做得出色,麻將打得高明,是個風姿優雅氣質脫俗的女性。她說來到上海就該如曹孟德詩句所說「人生幾何,對酒當歌」。她愛吃魚頭,記得當年初來美國生活,附近有家魚店魚頭免費,她經常拿免費魚頭回家做美味的砂鍋魚頭。後來店主也許同情這個東方女人,以為她沒錢買魚,就特意把魚頭越留越大,有時免費魚頭竟連著半截魚身。後來她再也不好意思邁入那家魚店。聽說上海有專賣魚頭大餐的餐館,便琢磨著那天要去欣賞魚頭大餐的鮮美滋味。

有一天電話響了,是她半年不見的表弟,當年大家也曾在台北見過,知道他是美食家,現在上海定居。表弟知道她愛吃魚頭,告訴她現在有一家餐廳專賣魚頭,味美肉鮮,非常出名。聽說這是一家連鎖餐廳,創辦自一九九五年,老闆姓譚,是四川人,目前在全中國有百餘家分店。所用魚頭平均都在0.9到1.25公斤之間,這樣重量的魚頭最鮮最營養,魚頭裡全是豐富的卵磷脂,人身體中每粒細胞都需要它的滋潤。

於是那天中午相約一同去吃一頓魚頭大餐,這家以魚頭做號招的餐館規模很大,遠遠便看見掛著譚魚頭招牌的大樓,座落在熙熙嚷嚷的徐家匯鬧區。從氣魄堂皇的旋轉玻璃門進去以後,兩旁有披掛花悄的女子站立,向來客恭敬的鞠躬,並招呼來客上二樓。乖乖,竟是整整能裝二三百人的大廳。原木長桌,配著原木座椅,桌面有吃火鍋自動煤氣設備。牆上掛滿充滿四川風味的老照片,照片上鮮紅亮麗的小辣椒漫山遍野,似乎提醒人們火辣辣的魚頭火鍋是四川美食的特色。

在桌邊坐妥,服務員遞上菜單,菜單上除了主菜,還有三十多種五花八門的小菜和點心。做主人的表弟和他的伴侶,一個風華正茂的小伙子,對於魚頭火鍋顯然很懂其中門道,於是由他們兩人做主點菜。他們要了五斤魚頭,鴛鴦火鍋湯料,這樣可以兼顧辣和不辣兩種口味。配料大體和普通火鍋相似,只是多了一些辣味。魚頭是先由餐館大師傅淹製好的,服務員用小車先把五斤魚頭推來,天!五斤魚頭竟有那麼多!表弟特別指出這些魚頭看來非常新鮮,因為魚眼明澈,眼白和眼珠黑白分明。服務員操著四川腔的普通話保證絕對新鮮。並說所用的辣椒也專門在四川選定的某座山上種植,而且在農曆最熱的七天內收穫,把辣椒用秘方處理,做成辣醬以後裝入瓦罐,埋入地下一整年,而後才送到各個分店使用。原來這家連鎖店的辣味都如此考究。這兒所有工作人員全來自四川,這樣可以保持最佳質量,讓魚頭火鍋的原汁原味發揮得淋漓盡致。

在等候火鍋慢慢調理,配料緩緩入味的時候,記起當年在美國一件和魚頭緊密相關的往事。那時,校園裡一個才貌出色的化學系女博士生,嫁給了本科系一個昂格魯.薩克遜純種白人同學,當時是轟動大學城的一件天大大事。新郎來自美國南方一個十分保守的小城,畢業後兩人獲聘同時進入一家名氣很大的化學公司做高級研究人員。他們住在路易斯安那州附近一個小城,那兒的民風相當保守,生活樸實單調。婚後三年,有一天男主人邀請公司幾位重要人物來家吃飯,希望借此拉攏人際關係,為昇遷的事做些準備。新娘為宴請賓客的事忙碌了許多天,一切進展順利,只是當晚上菜的時候,端上一條重三磅的豆瓣魚,為找到這樣一條大魚和配料,她曾花去許多時間和心思,希望給賓客一個驚喜!果然,全場賓客都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卻不是驚喜而是尷尬得手足無措。魚頭!這是一條有著魚頭的大鯉魚!在英美和西方的宴席上,是見不得有頭的食物的。而今,她竟端來這樣一條龐大的鯉魚,上面還有魚頭!



怎麼了?中國的宴席上誰沒有全雞全鴨全魚?稍稍考究的宴席上怎能沒有帶魚頭的全魚?然而,美國和西方的文化傳統卻是如此不同。那天的小城賓客們完全沒法欣賞這樣的款待。當時的男主人恨不得從地洞裡躦進去,匆匆把豆瓣全魚端回廚房,胡亂切了些火腿肉出來應急。這件小事成了兩人今後摩擦的導火線,文化傳統的差異,點點滴滴,兩年後終究導致兩人的分手而去。這樣的離婚,不是因為彼此之間不再相愛,而是因為彼此之間沒法擯除的文化差異,沒法融合為一。吃不吃魚頭看來似乎是件小事,實際上卻關係著恆久而固執、千百年難以逾越的文化差異。

如今在上海,魚頭火鍋讓愛食鮮美魚頭的人們非常過癮。愛吃魚頭的食客們先從魚脣吃起,而後魚腦、魚眼、腮邊肉、魚皮。轉眼間全被吞食入胃,桌上每人的瓷碟裡堆滿各樣的魚頭骨,服務員慇懃地把臟碟拿走,換來新碟,送來滾燙白毛巾。尾食有一種南瓜餅,是用玉蜀黍粉和糯米粉混合蒸製而成,十分可口。

此時大廳裡賓客滿座,隱約間可以覺察到食客們的滿足與快樂。假如當年美國南方小城的居民們,如今看到這全用魚頭做的美食大餐,看到這滿場滿座的魚頭魚刺魚骨,將不知會驚異到什麼程度?當年那時中國新娘捧出的只是一支帶魚頭的豆瓣全魚,而今是滿坑滿谷沒有魚身的魚頭。啊,文化傳統的鴻溝,就是如此深遂如此寬廣如此難以逾越,怎不令人感到幾分無奈?

(孟絲。於新澤西州,西溫莎市家中。二○○六年十一月九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