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小城秋冷(一)》2016/11/4

雖也是郊區城鎮,近年來這城鎮一角,卻逐漸遞變成鬧市死角。

在此地居住過兩三代的居民,都把這變化歸罪於此地的賽馬場。其實這賽馬場在當地也算是頗具歷史,少說也有四十年的高齡。這兒賽馬是馬後拖著戰車的那種老式賽馬,無論規模、設備、場面都遠遠無法和最現代化、用電腦操作指示牌的新型賽馬場相提並論。

然而每逢賽馬盛季,大批的賽馬賭徒,開著各式各樣的汽車,把附近能免費停車的地方都停得滿滿的。雖然賽馬場的停車場非常寬闊,並且用鮮亮招牌寫著「全日停車僅收費五元」,但不少賭徒總用盡方法節省下那小小停車費,先擠滿附近街邊巷間的免費空間再說。



而此地縣立圖書館距賽馬場不過兩條街之遙,因此每逢賽馬季節開始,圖書館便也連帶受到各樣的騷擾。免費停車場早早就被這些賽馬客佔領,反而讓使用圖書館的讀者很難找到適合的停車空間。也不知道這些人是怎樣謀生。許多馬場常客每天光臨。這批常客大都喧嘩放肆,大模大樣。或是衣冠不整,或因賭運欠佳而遷怒他人。

「當年我父親假如長壽,多活十年,這賽馬場是絕對不可能建在這附近的。」

在圖書館工作了二十年的莫琳,每次都忍不住在附近發生搶案、或偷盜案後,做這樣的評述。人們對她的論調未必相信,但也沒人反駁她。莫琳的父親當年是本地的財主,擁地好幾百畝,加上鬧區四棟房子,一家鬧市餐館,在當地確實是頗受尊敬的鄉紳。可惜去世時未留遺囑,所有財產全被小十歲的弟弟獨吞。

莫琳的母親早逝,父親對兩人雖極疼愛,卻沒有用心教導。一旦去世,家產便被做執行律師的弟弟全部獨吞。並利用這份資產,在當地競選成為頗有地位的市議員。莫琳對他這個自私自利的弟弟恨得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只有在圖書館做個無足輕重的小職員,偶爾發發牢騷而已。

圖書館對面是一座已廢棄的小火車站,簡陋的候車室因常年不用的緣故,顯得陰森森。那兒先是醉漢在附近流連、閒蕩。漸有無家可歸者在那兒留宿。接著宵小之徒搶錢勒索。後又有傳言說那兒有人販賣毒品。

入夜七時半以後,尤其冬季晝短,圖書館儘管燈火通明,各種藏書超過四十萬冊,又裝置了幾架袖珍型電腦,加上各樣為兒童及青少年安裝的故事節目,但入夜後進入圖書館的人們卻越來越少。盧依蘭來這兒工作已將近八年,從初級資料參考員而成為中級而資深,而成為目前資料參考總負責人。她憑著多年經驗及愛讀閒書的本領,對於讀者一波波天南地北的大小問題,多半能夠回答得得心應手。

那晚正輪到她上夜班。偌大的圖書館,除了幾個工作人員,幾乎沒有外來讀者。她正全神貫注的讀著一本《紐約時報》推薦的暢銷小說。



「對不起,」聲音細微而拘謹。「可以麻煩妳嗎?」

原來是一個東方女孩,大約十四五歲。一頭黑緞般長髮垂及雙肩。黑亮的眼睛望著她,帶絲怯生。那份謙遜神色令人憐愛。盧依蘭立刻推開書本。

「不麻煩,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需要找一些資料!」女孩遞給她一份目錄單,上面列有十多本書名,指定學生從書單中任選一本,並需在讀完後寫一篇讀書報告,不得少於一千字。報告需列舉該書的主題、重點、人物、時代背景,優劣點以及讀者的意見及心得。

這是一篇典型的中學生讀書報告。盧依蘭帶她到小說部門,選妥一本威爾森的《時間機器》,屬於科幻小說,參考資料多,內容比較受年青人喜愛。主人翁在誤撥時間機器按鈕後,誤入一片荒謬的廣漠天地,遇到許多奇景幻境。把此書大略告訴女孩,她同意選讀這本書。

「謝謝妳!」女孩拿了書,到一角書桌前坐下。

盧依蘭回到參考桌前,見桌邊座椅前坐了一個東方女人,梳妝淡雅,眉目輪廓都和女孩十分相似,顯然是女孩的母親。面部帶著一般母親特具的驕傲,嘴角露出一絲感激的微笑。她旁邊站著一個西方男人,棕色頭髮,三十多歲,上身一件藍色夾克,著緊身牛仔褲,足登球鞋。

「密斯盧嗎?」男人親切地招呼著。「這是我太太,那是我女兒!以後還會麻煩妳!」

「沒問題,我們歡迎大家多來圖書館。」

「我們剛搬來不久,很高興離圖書館不遠。 我叫史提分。」史提分和盧依蘭握手致意。「我太太是越南人,她聽說圖書館有位東方人,特地要我帶她來見見。」

「是嗎?我平常都在這兒, 歡迎你們來!」

「那你們談談吧,我去看看雜誌…。」

「好的。」

「請問妳會說中文嗎?」

直到這時,盧依蘭才覺察到,到現在為止,這位女士還未開過口呢。

「會說。我們用中文交談吧!」

兩人閒談了一會,知道她是越籍華人,名叫阮素梅。女兒是和越籍丈夫生的。但丈夫多年前在戰火中失蹤,至越南淪陷前仍無音信。美軍倉促撤退時,在美軍顧問團做打字員的她,只得跟著對她十分愛戀的史提分來到美國。

「來到這裡一年多,真是悶得慌。我一直想找點事做,史提分卻總說不容易。」

「你打算找點什麼樣的事做呢?」

「管理檔案,打字之類。我以前在西貢美軍顧問團裏,做過類似工作。」

「既然有這種經驗,應當不太難。我替你留意一下好了。」

正說著,忽然想起來。

「其實報紙上事求人那一欄看看就行了。」一面把當地報紙廣告欄打開查看。

「我會注意報紙。聽說 此地治安不好,我們住的公寓附近,常有人搶皮包。」

「這區域確實越來越糟。我們工作人員大都住得較遠。」

「我自己並不在意,就是擔心自己女孩。」阮素梅愛憐地對孩子看去。這時史提分走過來。

「甜心,你和密斯盧談得很開心嗎?」一面朝牆上掛鐘看一眼,八時三十分。「我們該回去了吧?」

「艾咪的功課大概還沒有做完呢!」阮素梅有些不寧願離開。

「叫她回家做好了。」

史提分十分果斷地做著決定。女孩似乎也不大願意回家,但那也只是轉瞬間的事,反抗的眼神只那麼一閃,立即趨於黯然。望著三人離去的背影,盧依蘭有種難以言喻的惆悵。阮素梅短短半小時的逗留,在空氣裡潑灑下一層淡淡的抑鬱。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