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毛毛雨》2016/6/17

車站月台上站著不少候車人,雨絲輕輕掃在候車人的身上臉上,風冷冷地吹著。火車來了,一個小時後到達曼哈頓火車總站。整個曼哈頓也籠罩在朦朧飄渺的毛毛雨絲裡。計程車又成了旅客們的搶手貨,在街頭走了好一陣才攔到一部。司機竟然是道地英格蘭.薩克森中年男性,說一口紐約腔英語,彬彬有禮。看來,失業的浪潮仍在蔓延,他說自己原是某家公司職員,被炒魷魚,目前轉行,臨時以開計程車糊口。

透過雨水淋濕的車窗玻璃往外望去,許多景象跟著雨水變形。瀰漫街頭的人潮車潮是曼哈頓永不更改的景象。到達東64街,仍然遲到十分鐘,做為講評人,除致歉外,不得不歸罪於這煩人的毛毛雨。許多聽眾已經入座。原來對賽珍珠有興趣的人不算少。如此惱人的天氣,虧得大家如此熱情。這兒是「華美協進會」原址,記得初來紐約,對這棟古典優美的花崗石小樓是那樣的景仰崇拜。這原是《時代雜誌》創辦人魯斯,八十多年前贈送給中國的貴重禮物,做為中美文化交流的所在地。當年多少大師級文化人在這兒出入…。



賽珍珠對於聽眾似乎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而她1938年以《大地》一書所獲諾貝爾文學獎充滿爭議。處處顯示賽珍珠的多重人格及她的矛盾人生。而她與中國文壇大師級人物的親密關係,如徐志摩、林語堂及老舍等,更引起聽眾濃厚的興趣。會場十分熱鬧,大家發言踴躍。雖遠道而來,做為講評人的我,算是感到一絲欣慰。

討論會結束。街頭毛毛細雨仍在空中飄灑。計程車依然搶手,行走了兩條街,終於攔截到一輛計程車。「時代廣場」附近有一家餐館,霓虹燈招牌佔據了街頭醒目位置,在夜空裡閃耀得有些張狂。同來的朋友說,這家餐館名氣可大了。進門處果然有不少人在排隊。空氣裡瀰漫著濃濃的食物香氣,啊,真有些餓了。也許二十分鐘?終於輪到了我們。



這是一張渾厚的圓形木桌,靠近角落,綠色碎花糊牆紙,帶給人一絲寧靜。一盆好大的沙鍋魚頭上桌,滾燙的熱湯裡撲通撲通地翻滾著粉皮、香菇、筍絲、肉絲、木耳和各樣的配料,而魚頭鮮美無比,真是天下第一美味。抬頭四望,原來這餐館很大,全都滿座。朋友說這家餐館老闆是義大利人,喜愛中餐,在紐約市開辦了四家連鎖中餐館,全獲「米其林」三顆星評價。「紐約時報」和「紐約每日新聞」也都給予好評。難怪人潮洶湧,原來聲名遠播。不少紐約名人也來這兒用餐。正說著,可不?不遠處正坐著紐約一位名律師,她常在紐約第五頻道電視台出現,正專心地和家人分食熱氣騰騰的小籠包呢。

這頓飽餐令人感到身心愉快。雖想在餐館多呆一會。見門口等待進餐的隊伍依舊很長,只得匆匆離開。門外的毛毛細雨仍然下個不停,街頭燈紅酒綠依舊,這是曼哈頓的週末。到達火車總站,剛好趕上即將出發的南下班車,雖是星期六,搭車趕路的人潮依然擁擠,找到靠門邊的一個座位,終於喘了一口氣。打開皮包,打算和朋友通個電話,卻找不到那繡花小包!放在繡花小包裡的手機呢?沒有了!丟失了?再三搜索皮包,真的沒有了。啊,像突然間丟失了一個親密朋友,怎麼感到那樣的沮喪,那樣的失落!



火車到達小城車站的時候,冬夜的毛毛雨變成了淅淅瀝瀝的大雨,敷面而來的夜風顯得十分淒厲。濃重的霧氣在四周蔓延開來,腳踏在地面竟令人感到有些恍惚。回到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撥我那失去的手機號碼。鈴…鈴…鈴…。鈴聲一陣陣的響著,卻沒有人接聽。那原是自己的手機號碼!沒有人接聽,表示手機沒有被人撿去。對了,在餐廳裡,朋友曾經借用過手機,說是和住在法拉盛的女兒說幾句話。她忘記攜帶自己的手機。而後,因為急著讓位給等候的食客,玲瓏小巧的手機混雜在桌面凌亂的盤碗垃圾裡,被忙碌的收碗人當成垃圾丟人垃圾桶裡?那樣美好精緻的藝術精品,竟淪落到垃圾桶裡,棲身在油膩骯髒的雞骨魚刺剩飯殘羹之間,永生沒法再見天日。啊!那晚我一次次的撥著同一號碼,整整大半個夜晚,也說不清為什麼,只為聽聽那熟悉的聲音吧?每次鈴聲都會清脆地響起,只是漸漸地,鈴聲越來越喑啞,越來越低沉。也許它正為自己即將面臨的永世沉淪而低泣而悲憤?窗外毛毛雨仍無休止地飄灑著,整個週末就那樣過去。留下的是難以言喻的失落。

(孟絲。太陽城。2016年6月16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