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淡雅鳶尾花》2014/7/25

六月的前庭後院開滿了鳶尾花,清雅婉約,模樣像孤傲的蘭,姿態卻親切熱鬧。

鳶尾花在希臘神話中是彩虹女神,是眾神和凡間的使者。希臘人把鳶尾花稱為彩虹花,因為她彩色燦爛,像天上彩虹一樣美麗。東南亞的童話傳說,覺得鳶尾花太美麗,不僅飛禽走獸和蜜蜂愛戀她們,就連清風和流水都要停下來欣賞。梵高的濃采鳶尾花卻象徵著某種惶恐不安。他所經歷的痛苦人生,即使描繪如此明媚多彩的鳶尾花,也深感悲哀永遠沒有盡頭。

庭院裡最初的幾株是樊先生贈送的禮物,沒想到這美麗嫵媚的花兒竟是那樣易於生長繁衍。根像薑塊,淺淺的泥土就可以繁衍出一叢叢的美麗花朵。如今,連後院的松樹下都開滿了鳶尾花,紫色、藍色、紅色、白色、黃色、深深淺淺,各樣的彩色呈現出完全不一樣的綽約風姿,在微風裡輕輕擺動,讓平淡無奇的院落憑添無限光彩。這真得感謝終身為培植鳶尾花的主人。

好幾年前,一直聽說附近有一棟住宅開滿鳶尾花,春天的時候可以參觀。那天,迷朦中終於輾轉找到了這幽靜的住宅區,只知是那條死胡同到底,身上卻沒帶門牌號碼。切行切找,只有看那一家院落前後開滿了鳶尾花,必然就是要來訪問的人家。果然,那僅有的一戶人家前院,不正開滿了鳶尾花?是春天,空中卻飄洒起毛毛細雨。雨絲無情,毫不憐惜地掃向嬌艷多姿的花兒們,令她們顯得有些瑟縮,有些落寞。挺拔瘦高的花主人撐著一把大紅傘,一張臉,笑意滿面,在泛著淡紅色的雨傘下迎向來客。為這小小的約談,顯然他已經等候好一陣了。

啊,環繞著這棟住宅的前後左右到處是鳶尾花!一排排,一片片,是那樣清雅飄逸。她們有些像蘭,卻比嬌貴的蘭花更普羅,更大眾化,更經得住風霜雨露。鳶尾花竟然有那樣多的品種。層層疊疊,千姿百態,各自展露著各自特有的風情,渴望博得人們的注目與憐惜。雖說滾滾紅塵中,全都是云云眾生,都只是短短塵世過客,這些花兒卻誰也不甘示弱,在微雨中,傾全力展露著各自的嫵媚風姿。生命雖是似水雲煙,卻全要活出生命的精彩。

屋子裡也到處是與鳶尾花相關的種種。牆上挂著獲獎的品種鳶尾花照,書架上放置的是《鳶尾花學會季刊》,廚房餐桌上堆放著有關鳶尾花的資料,不遠處是品種培植的編目,盒子裡裝的是新培植的品種種子……我們在廚房餐桌旁坐定,窗前院子裡展現眼前的仍全是鋪天蓋地的鳶尾花,各樣繽紛的彩色,各樣不同的姿態。

樊先生在台灣原來學的是農。對土壤的性質比較了解,而鳶尾花對他而言處理起來簡單,算是本行。這時樊先生拿出厚厚的照片簿,裡面全是鳶尾花的特寫鏡頭,另有一疊學術性季刊,旁邊還有幾本較為簡明的說明書。他開始講解鳶尾花的各樣品種以及她們的習性。講到他自己培養出的特種鳶尾花時,他的眼睛裡忽然閃耀出異樣光彩,仿佛生命突然有了支撐點。他是那樣不自覺地陶醉在鳶尾花的光芒裡,令聽的人也跟著他沉醉了。鳶尾花原來有上百種之多,全是愛花人日夜悉心培植而成。

他拿出一份《美國鳶尾花學會季刊》給我們看,發行日期是1996年7月份,其中第41頁大標題寫著【當代鳶尾花總冠軍獎得主】,得主的名字是樊先生/Chun Fan,他所培植出的新品種取名《Melted Butter》,中文翻譯是【溶化的牛油】。【溶化的牛油】?主要因為花瓣薄而大,花瓣由淡淡的黃變成較濃的黃,這淡雅的乳黃色慢慢向外鋪陳開,正如牛油在緩緩地溶化中。而花朵錯落有致地開在枝幹上,所謂三圍彎曲勻稱,而且經久不謝,不生病,又具有良好的生長習慣,稱得上是優質產品。

參賽的鳶尾花要經過許多激烈競爭過程,才能獲得提名。頗具權威的評選人共有二十位,由他(她)們最後投票,得票最多的才算認可。有的遠在奧克拉哈馬州,如果選中了這特佳品種,需種植在自家院子裡觀察實驗兩年,才能下結論。原來獲獎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此時,樊先生談起這【溶化的牛油】淵源來。遠在1994年5月,費城舉辦全美鳶尾花展比賽,凡參賽的花分別放置在八個不同的展覽場地,由看花人分別參觀。其中包括鳶尾花會員,他們前後出動三十輛大巴士,另有自己開車來的普通觀眾。賽程分三天。第三天清晨,天色突變,忽然下起雨來,而且是嘩嘩大雨,冷風也不停地吹著。整整一個上午,風與雨籠罩了整個世界,等到下午雨停,可憐的鳶尾花大都被摧殘得落纓繽紛,多半垂頭喪氣,毫無生氣,惹人嘆惜。誰知萬花叢中,卻獨獨那淡黃如牛油般的鳶尾花竟挺挺而立,絲毫沒有受到風雨的催殘。



此時會員們紛紛打聽,誰?是誰配置出這樣耐風雨的鳶尾花?有人開始查看拿在手中的目錄,上面印著的名字,很清楚地寫著,原來是一個來自台灣的中國人。於是,會員們紛紛購買【溶化牛油】的花苞,回到自家院子裡開始栽種。這花苞雖由許多會員購買回家,卻需經過兩年的栽種實驗,才能有受到評判的資格。兩年以後,二十位最具權威的評判投票認可,她的地位才能確立。樊先生說,其實這【溶化的牛油】他早於1986年便開始培植實驗,直等到十年以後才算培植成功。啊,天地間,一個優異品種的成功成名,原來竟要經過如此漫長的歲月!期間的折騰琢磨又豈是外行人所能體驗。

樊先生如今最大的樂趣,便是培養新花品種。幾年來,他又培養了幾樣新品種,【快樂菩薩/Happy Buddha】已獲得獎牌。那消息刊登在2003年的季刊上。現在又在培養另一個品種,美極了,我們還沒有進門,在窗前,便見到那鳶尾花中的極品。上面撐著一把特大號粉紅色雨傘,下面亭亭玉立著幾株香檳色鳶尾花,咋看真以為是稀有名貴的蝴蝶蘭,那身段,那風姿,那罕見的體態。總之,是鳶尾花中不可多見的珍品。樊先生替她取的是個女子的名字,叫做【我的婷娜/My Tina】。已經登記在案。離上市大約還要兩年以上的時間。是女兒的名字?不是!是……?是女朋友的名字?樊先生快樂的默默的笑了,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俗媚艷麗的鳶尾花比較容易栽培,但要培植出儀態萬千的鳶尾花,卻需要全神貫注,全心投入。如今樊先生單獨居住,兒子提供的現代摩登公寓,座落在沙漠之都的拉斯維加斯,在高高的五十八層樓上,可以觀看遙遠的海市辰樓,看日升日落,但,那兒卻沒有地方種植他最心愛的鳶尾花。那將讓他喪失人生最值得珍惜的人生韻味。他婉轉謝絕了兒子的美意。窗外,毛毛雨漸漸停了,明天是樊氏鳶尾花展覽的大日子,一年只這樣一天,他要忙的事還多著。我們和他道別,預祝他的花展成功。他贈送給我們每人幾株鳶尾花莖,附上說明。果然,如今的前庭後院不正展現著鳶尾花的花團簇錦!

(孟絲。於新澤西州。普林斯頓。2014-7-23。)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