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夜幕下》2016/1/29

這是發生在很多年前的往事,回想起來卻歷歷在目。

飛虹流轉的夜空突地靜止,剩下一片微黯單色照明,夜空竟透著絲慘淡。媽媽今夜不會開車來接。媽媽在心境百般煎熬矛盾下飛去台北,但願能挽回爸爸已變的心。品品為媽媽委屈。媽媽徐娘半老,在品品眼裏卻是風姿綽約的貴婦人。來洛杉磯八年,獨居在華人眾多的鬧市公寓裏,守著一雙十六七歲的兒女,白日在雜物繁忙的公車處做個小職員,為的是給兒女一個良好的教育,這本是爸爸的主張,媽媽拗不過爸爸,勉強帶著孩子離開台北,來到這陌生的新環境努力適應。



原本面目嬌好的媽媽,許多日子竟日閃著淚光,整個人變得越來越憔悴,終於敵不住爸爸的壓力,最後依照爸爸的心意,來到此地。移民來此以後,爸爸僅三次來訪,訪期越來越短。最後一次竟是咆哮著離去。那次,台北的女人竟明目張膽,掛來越洋電話到公寓裡,以興師問罪的口氣要爸爸即刻回去,說是律師樓有緊急業務待理。媽媽鐵青著臉,渾身發抖,質問爸爸這是怎麼回事。爸爸無話可說,愧疚摻合著惱怒,搶過電話,對著電話怒吼,妳太過分了!然而,從此爸爸沒有再來過,就那樣永遠從他們身邊消失。

今夜下班已將近淩晨一時,人們多半散去。昨晚和徐明幾乎鬧翻,看來今夜是不會來接她了。就為一句話:「看妳這身打扮,以後少暴露點行嗎?」不過是喜歡唱歌罷了。這家歌廳以年輕人尤其年輕學生為招攬對象。歌廳供應的不過是一杯咖啡,兩杯啤酒,幾碟花生米,如此而已。他們喜歡聽流行歌曲。品品在學校唸的是藥劑,多枯燥的科系!唱歌是調劑是消遣是愛好也是副業,週末假日來唱唱歌,還能賺點零用錢。既然站在舞台上唱歌,衣著當然需要配合,不過花俏些時髦些前衛些。用得著大驚小怪?

自幼愛唱歌,參加過許多次歌唱比賽,拿過許多獎牌獎金。直至大二那年發現,這樣的愛好可以做為兼差,意外賺些錢。媽媽都為品品高興。有時還開玩笑說媽媽要做品品的星媽呢。許多人不那麼想。那年暑假認識了冬朗,原本純淨的感情,卻因為這份愛好,被人們扭曲渲染,把她說成是在夜總會廝混的女人。待冬朗屢次從波士頓打電話來求證,事情已完全變質,品品不屑於解釋,這樣的沈默終於導致了這段感情的煙消雲散。



其實那晚冬朗從波士頓飛來,目的是要和她談個清楚。她因為必需去歌廳履行唱歌之約,沒法繼續談下去。他送她去歌廳以後,賭氣離去。她下班後他沒有回來接她。事情就那樣發生了。她不相信他不會回來接她。諾大的停車場顯得特別空曠,她覺得有些冷,她忍不住一次次看錶。冬朗是君子,真會扔下她不管?有一輛轎車出現了,不是冬朗。說是就在附近做保安巡邏,剛下班,可以順道送她一程。上車不久,她發現情況不妙,意圖中途打開車門。那人立即以尖刀抵住她的喉嚨,把車開往一片荒蕪的公園,對她施以強暴……。

事後一連數月,她感到羞憤、屈辱、恐懼、頹廢。她把那夜她穿的緊身黑色蕾絲綴亮片低胸上衣,同色絲質緊身綴亮片長褲,以及手腕上所戴閃閃發亮細絲鍍金連串手鐲,象徵浪漫熱情的大圓弧型耳環,貼身胸罩內衣褲……全扔入汙穢骯髒垃圾桶裏,任龐大笨重無情的巨無霸把一切壓碎輾扁……。她不願意把此事告訴媽媽,她相信脆弱的媽媽也許會因此發狂。她更沒有告訴弟弟,他若知道此事說不定會鬧出事來。而冬朗輾轉傳遞訊息給她,說是那晚曾因車胎漏氣,在路上耽誤了一段時間,到達歌廳停車場時,卻遠遠見她跟另一人開車離去。她當然沒有告訴冬朗那晚所發生的意外。

此後,唱歌的興致因此喪失,甚至不願聽錄音帶,不願知道新歌排行榜行情。恍然若失的心緒就那樣主宰著她。怕黑夜,怕單獨外出,怕陌生男人,尤其怕陌生男人拋來的友善笑臉。有時夜半醒來,會有種蝕心蝕骨的莫名恐懼。她變得萎靡頹喪。

媽媽終究還是探知了品品的秘密。出乎品品意外的是,媽媽沒有發狂,卻採取了連串措施,亡羊補牢。首先帶她去警察局報案。媽媽說,這樣的罪犯定會一犯再犯,若隱忍不報,會害人害己。然後帶她參加防身訓練。她們一起學功夫、練柔道、習劍術。因而結交了不少朋友。李明便是媽媽結交的朋友李媽媽次子。

李明和冬朗有幾分相似,卻比冬朗開朗樂觀。李明剛從大學畢業,在一家電腦公司做軟件開發業務,晚間常來健身房接送李媽媽以及媽媽和她,因為兩家住得不遠。便那樣逐漸熟悉了。品品唱歌的興趣漸漸恢復,生活慢慢變得豐富起來。媽媽前兩日決定回台北向爸爸攤牌,品品和弟弟都舉雙手贊成。爸媽兩人之間如何定奪,必需有個了斷,不能永遠這樣不明不白。媽媽的幾個要好友在一起談起此事,也鼓勵媽媽快刀斬亂麻儘快下個決心。

夜風吹著帶絲涼意,品品獨自站在停車場上。單色霓虹燈管散發著慘藍光圈,這令她不由得記起兩年前的那個夜晚。今晚李明說了會來接她,也許會稍微晚一點。突地,身後一陣冷風,帶來一個暗影,冰冷的鐵器頂著她的後腦:「錢包拿來!」



品品猛轉身後退一步,用盡全身力氣以右腳連續狠踢此人下體要害。此人不妨有此一著,彎身企圖保護下體,蹚鎯一聲一把尖刀落地。品品躍身以左腿把尖刀踢出丈把外,同時用帶有金屬戒指的雙手,對其鼻樑及雙眼狠打猛擊。兩年多的苦練終於派上用場。

白色小車猛地停在品品身邊。李明一個箭步衝出,對著黑影猛地追去,轉眼間,那面目模糊之徒已消失在黑色夜幕之中。

「品品,沒事吧?」
「沒事!」
「對不起,晚來幾分鐘,害你受驚了。」
「不要緊!」

沈默著,李明把小車往警察局方向開去。品品此時只深深地想念媽媽。兩行清淚悄悄地流下來,不知媽媽在台北的談判是否順利?

(孟絲。於太陽城。短篇小說。2016年1月26日。夜。)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