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一代詩魂─徐志摩》2016/2/12

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學院大廳,聽眾約有二百多人。會議還沒有開始,一位彬彬紳士有些年紀,坐在最前排,那是徐志摩的唯一兒子徐積鍇先生?站在聽眾面前即將致詞的中年女子是他的孫女?人們好奇的猜測著。歲月真是最無情的魔術師。徐志摩去世竟已七十多個年頭,他去世時三十四歲。「我們的祖父……」,那果然是他的孫女徐琪,在向聽眾簡短述說他的生平。說來有些令人難以相信,他那纏綿飛揚的詩篇,複雜多變的戀愛故事,而那悲劇性的墜機及倉促的早逝,加上《人間四月天》的推波助瀾,還會有人不知道徐志摩的生平往事,恐怕也難。



整整三百分鐘!會場裡瀰漫著濃濃的浪漫氣息,彷彿轉眼間飄逸的詩人復活了。也許只有徐志摩才能讓人展現這樣的癡迷。《一代詩魂徐志摩》是一場豐盛瑰麗的饗宴。聯合國電台節目主持人王東開始朗誦:「我有一個戀愛/我愛天上的明星;我愛他們的晶瑩/在冷峭的暮冬的黃昏,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在海上,在風雨後的山頂/永遠有一顆萬顆的明星!……人生的冰激與柔情,我也曾嘗味,我也曾容忍;有時階砌下蟋蟀的秋吟,引起我心傷,逼迫我淚零……。」那起伏的聲調,在會場上空漂浮蕩漾,久久不散。讓人誤以為隨著時光隧道,從新回到了那個浪漫遺忘的多情年代。

《再別康橋》此時化作了飄逸的歌聲。尤雅是朱莉雅音樂學院畢業的演唱家,她那略帶暗啞的歌唱嗓音,唱出了原詩濃重的情感。「……那河蚌的金柳/在我心頭蕩漾。軟泥中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做一條水草!」真是達到了蕩氣回腸的境地。整個會場是那樣的寂靜,人們彷彿沉浸在遙遠的青春歲月裡。

王海龍是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講師,他以「生、死、詩、戀」概括徐志摩的人品與詩品。他以這四個字為詩人的作品及人生做了代表性的註釋。他認為徐的一生充滿缺陷也充滿富足。這令他成了中國文學史和詩壇上的永恆話題,也是最具爭議的人物。他強調徐是個熱情奔放的詩人,是用生命寫詩的詩人。徐天生了一付愛張揚的個性,從不掩飾自己,算得上是社會的陰晴表。徐以赤子之心待人。他浪漫、癡情、執著,擁有一份詩人的天真,他活在詩中,也用詩來生活。



他深受拜倫、雪萊的影響。而華茲華斯對他的創作應當影響更深。徐的舊文學根底厚,舊詩詞的基礎深。他以中國古典詩詞為骨幹,摻合了西方的詩歌技巧,寫出了許多浪漫詩作。世人對於他那反覆的戀愛故事頗多爭議,許多人難以忍受他那大張旗鼓,鼓吹他那愛得死去活來的愛情。如今七十多個年頭過去了,從新回顧徐那短暫且帶有濃重悲劇情懷的一生,重讀他那浪漫多情的作品,有些詩歌卻也能引起不少心靈深處的共鳴。

「徐志摩的散文成就在詩歌之上!」這是紐約大學張序東教授的看法。他認為散文代表每一個時代更高成就的文學形式。散文表達的是更平易、更親密、更內在、更外在的情感。散文沒有任何可依賴的規律,它不能裝腔作勢,它是較西化的文體,也是最較真的。散文的風格和趣味性很難達到最高境界。徐志摩的散文像匹野馬,不受拘束,使他更能充分的表達自己。他的《落葉集》讓當代文人如梁實秋、胡適給了他更高的文學評價。他又談到當時文壇分「語絲派」和「新月派」。語絲派是中國文人的散文,化俗為雅,是聊以自慰的消遣。是悲觀的、是無關緊要的、是虛的,將感嘆上升為情趣,以周作人為代表。而「新月派」是洋派、是入世的、是擁抱的、是西化文人式的。他們感受美,感受愛,他們的人生態度是積極的尋真求知。

《人間四月天》的主題曲悠悠地在空氣裡輕輕蕩漾。會場裡瀰漫著濃濃的詩意。朗誦者朗誦起《雪花的快樂》「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地在半空裡瀟灑,我一定認清我的方向,飛揚,飛揚……。」《戀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偶然》……。一首又一首,人們在詩的旋律中沉醉。



姚學吾先生把大家拉回現實。他的題目是《徐志摩在北大。》他是林徽因的學生。和梁實秋,聞一多以及郁達夫的兒子們都是同學。因此談論了許多當代文人的趣聞雅事。其中更談到徐志摩在北大教書的月薪是三百銀元,另在北女師大兼課,月薪二百八十銀元。在寫給陸小曼的信中,提到這樣的收入仍不夠她花用。而那時,在北大圖書館當管理員的毛澤東,每月薪水只有八銀元。可見陸小曼的奢侈揮霍已經到了怎樣的程度!當然,做為一個染有芙蓉花癮的女人,任多的金錢也是沒法彌補這樣的無底洞的。徐志摩拼命瘋狂追求來的愛情,卻無疑是罪惡與墮落的化身,真是何等的諷刺啊。

從實際生活再度回到詩的世界。接著朗誦的是《雷峰塔影》,《翡冷翠的一夜》。朗誦者再度表達了詩句的清悠與纏綿,再度向聽眾述說著詩人內心深處的情懷。最後朗誦的詩篇:《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容不得戀愛,容不得戀愛!披散你的滿頭髮,赤裸你的一雙腳,跟著我來,拋棄這個世界,殉我們的戀!……那天邊一小星的藍,那是一座島,島上有青草、鮮花、美麗的走獸與飛鳥。去到那理想的天國,戀愛、歡欣、自由。辭別了人間,永遠!》
主持人汪班告訴大家,他之所以選擇這首詩做為結尾,是因為這些詩句正預言著他即將失去的生命。此時整個會場籠罩在絕對的靜寂中。真個是《夏蟲也為我沉默,沉默是此時的會眾》。



壓軸的貴賓是鄭愁予,他那時是耶魯大學的住校詩人。主持人汪班稱他為現代詩仙。他今天的講題是《永不落潮的海洋》。他說徐志摩的詩具有強烈的時代感和節奏感。他的詩篇充滿對自由對美的追求。他的感情是直接的,無遮攔的。他把徐志摩的詩分為《情懷的、情思的、情趣的以及為未定的》。他信手提到幾首詩篇:《破廟》,《離別日本》,《秋蟲》,《毒藥》等等,都展現了詩人別具特色及風格。最後,他把學生剛剛翻譯的英文版《再別康橋》拿出來,請王班即時朗誦給大家聽,譯文極其貼切優美,效果非常動人。

(孟絲。原載《僑報副刊》。2003年12月19日。)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