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紐約貴婦(一)》2017/10/6

錢九鴛替愛麗絲百貨公司做首飾採購助理,她的頂頭上司是冷豔的席娜,人們背後戲稱她為五月花夫人,源自她系出名門,又是紐約時裝設計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愛麗絲以銷售高級貨品為主,採連鎖經營,每年銷售額近億,在繁華的東岸大城都設有分公司,門面全在黃金地區。這份首飾預算高達千萬。首飾附件包括耳環、項鍊、戒指、胸針、別花、手鐲、髮飾、髮夾…。其中尤以耳環所佔比例最高,約為總銷售量百分之三十。

那天,錢九鴛隨席娜去百老匯街競技場,參加元月底的國際首飾商展。競技場上下共分四層樓,坐落在曼哈頓鬧市中心,租金比麥迪遜廣場或其他場地便宜少許,因此常為商展主辦人爭取對象。商家年年均是嚴冬參展訂貨,夏季收貨,球季推出,至感恩節、聖誕節期間大量銷售。



這錢九鴛第一次以工作人員資格來此參展。兩人在入口處登記完畢,展示愛麗絲百貨公司採購人身份,立刻由辦事人員恭敬護送入場。啊,近千個攤位,全那樣閃耀奪目,展出億萬樣成品。攤位的推銷人員多半匠心獨具,花招百出,為的是爭取採購人的注意。這妖豔女人僅左耳帶一隻巨型垂肩恐龍耳環,在攤位前搔首弄姿。那袒胸露背女人,在胸前掛滿許多串怪異項鍊,叮噹作響。

席娜在會場中遇到不少熟人,人們全帶著幾分巴結神情,和她殷勤招呼。

「席娜,妳越來越漂亮了!過來看看我們今年的成品,價廉物美,一定會讓妳驚喜!」

「席娜,快來看看我們今年得獎作品…。」

「席娜,好久不見,妳更年輕了。快來看看我們設計的黑瑪瑙鑲水鑽耳環,一定暢銷!」

席娜穿一套黑絲素西裝,配白絲綢圓領襯衫,一條素淨三色開金細項鍊,在燦亮燈光下閃著晶瑩微光。席娜淡淡地朝人們微笑,散發著貴婦的矜持與淡漠。畢竟,近千萬預算掌握在她手中,公司必然看重她的冷靜和判斷力,不然,採購人的疏忽或錯誤,將導致公司不可言喻的損失或賠累。

「你把全副注意力放在耳環上,尤其開金耳環,它的銷售市場最大…。」

「好的!」

錢九鴛剛來公司工作半年,對於業務本身正處於初學階段,做為席娜的助手,錢九鴛十分用心。席娜經驗豐富,替公司賺過不少錢,雖然做採購薪水不高,卻可以因選購精確而分較多紅利。採購如果做得出色,在公司裡有她獨特地位,很受敬重。席娜顯然是公司裡被器重的一顆星。

席娜對錢九鴛倒是從不頤指氣使,半年來相處非常親密。席娜和錢九鴛同年,當年在紐約設計院是同學,只是,錢九鴛沒有讀完,只讀了一年多就離開了。出去兜了一個大圈子,人已變老變舊,卻又回到她當初迷戀的這一行,成為席娜的助手。

席娜常常讚美她,她便格外小心謹慎。業務算是做得順手,只是薪水低微了些。做這一行,人們都喜歡穿戴,尤其做採購,更需要穿戴在時代的尖端上。不僅衣著,首飾,鞋襪,皮包等等全需配套,甚至還要穿出風格及品味。來愛麗絲半年,為了穿戴服飾以及高級化妝品,在她的帳戶上已賒欠了一筆不小數字了。

幾乎每次簽帳,都是受到席娜鼓勵或善意脅迫。

「明天去波士頓首飾展,行頭配備要上選才行。不然,人家對愛麗絲公司的金字招牌會打折扣的。」



「你不是喜歡那件黑貂皮短裘?簽帳買下來吧!慢慢分期付款還清就是了。」

錢九鴛如今已欠下公司一筆不小數字。就憑她微博的薪水,怕很快短時間還得清。然而一次一次的首飾展仍排滿了日程表,衣著飾物仍須考究翻新。她有些疑惑,她所醉心迷戀的行業是否選擇錯誤。她趁一次共同午餐之便,向席娜提出自己的困窘。誰知席娜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彷彿早已胸有成竹。

「靠做採購的薪水,維持女星樣的行頭架勢,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這樣吧,那天到我那兒去坐坐,我們好好聊聊。」

她不知席娜有什麼高明主意,但她知道席娜幹練,有廣大的人際關係。她的穿著首飾全屬一流,手頭又非常寬裕,每次去昂貴餐廳,大都由她付帳。

「今天我們的採購到此為止。」

席娜輕聲對她招呼著。時間已是下午五時。兩人都有不少收穫。商展還要繼續三天,可以繼續精挑細選。

「這樣吧,今晚乾脆來我那兒便餐,管家已經替我做了西班牙式蝦仁燴飯。只要放在微波爐加熱,就可以了。

累了一整天,晚間原本無事。

「會不會太麻煩?」

「不會。」席娜若有所思的說。「難得我有這段時間,你還是來吧。而且…你不是覺得手頭不夠寬裕嗎?說不定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份副業…。可以生活得像個貴婦人。」

「到不必像個貴婦人,只要生活得和妳相差不太多就可以了。」

錢九鴛和席娜步出商展大門。元月的紐約鬧市,在冰點下依舊炫耀著滿街繁華。計程車是黃色鼠類,在人浪車潮裡橫衝直闖。紐約客多半懶於自己駕車,大都在街頭伸手攔車。席娜優雅地用食指與中指,夾著一張一元鈔,在空中輕輕搖動。轉眼間一個閒蕩少年將鈔票拿去,立刻跑到街心,攔妥一輛計程車,護送著席娜和錢九鴛上車,恭謹地關上車門。

錢九鴛驚詫著這一元鈔的魔力。朦朧間彷彿時光倒轉六七年。那時她仍在紐約時裝設計學院選課。

寒假期間,她奉派往第五街高級時裝公司實習,大約由於她的一門設計課程得了高分,當時羨煞多少同學。雖說實習,各公司對實習生要求也十分嚴格。規定衣著款式,穿戴配件,必須搭配得中規中矩,反而比付薪水雇來的人員更苛求。因為這批實習生很可能成為專業人員,更可能成為骨幹分子。因此對她們的入門訓練絲毫不予妥協。點點滴滴,要求分外嚴格。

拿著實習前學校發下的清單,錢九鴛和母親兩人雙眉深鎖,清單上羅列著各種裝備。比如要穿純絲質素色高領襯衫,配以素色西裝,同色系高跟鞋,同色皮包、皮帶、絲襪…。

「沒想到除了這樣貴的學費以外,還有這些花樣…。」母親貧血的蠟黃面孔,更平添幾許愁苦。瞧在錢九鴛眼裡,格外不是滋味。心中暗暗決定要儘快跳出這貧苦的窄巷。

母親當年靠舅舅幫忙把全家移民來此,用父親的撫䘏金在法拉盛邊緣地區購買了一棟舊屋,也學著鄰居把地下室和一樓客廳隔成小間出租,每月收些租金,克勤克儉度日子。而她的弟弟和妹妹都在都初中,離自立還有大段距離。

父親當年在台灣,與曹伯伯合資經營電纜公司,多方經營奔走,積勞成疾,以致有一次在火車進行途中,心臟病發,突然逝世。那時錢九鴛不過十四歲。當時公司撥出一筆錢,做為父親撫卹金,存在公司生息,全家靠此維生。

母親被父親寵慣多年,這突來的變故,令她手足無措。日常生活瑣事竟無法應對。偶爾去菜市場,竟不知如何與小販孟討價還價。更別提每日如何讓孩子們三餐溫飽。當年的廚娘司機紛紛離去。舊日牌友避不見面。從住慣的仁愛路豪宅,立刻搬往板橋附近。狹隘的公寓裏,僅兩臥一廳。鄰居們雞犬不寧,吵架的,打孩子的,醉酒的…。最初,曹伯伯答應供應三個孩子的學雜費,直到他們大學畢業。第一年,錢九鴛帶著弟弟妹妹向曹伯伯領取學費沒有異議,第二年便很不順利了。曹媽媽說公司不賺錢,畢竟仍將錢裝置信封裡遞給錢九鴛。

她高三那年,帶著弟弟妹妹去拜年。公司業務發展迅速,曹家新搬至敦化南路新廈。室內設計裝潢豪華富麗。剛進入前客廳,但聽得裏間大客廳裡語聲喧嘩,全操著吳儂軟語,顯然全是父親在世時的那批老搭檔們。阿桂進去通報,等了好一陣,卻出來告訴三個孩子,說曹氏夫婦身體不適,沒法會客。給每人一包糖果和餅乾,算是謝謝他們遠來拜年。

錢九鴛那次深深覺得受到侮辱,發誓將來一定要設法賺錢。兩年後,大舅替他們辦妥移民,免除了每年去曹家的尷尬場面。她讀書成績一直平平,倒是繪畫一門特別突出。她年幼時也曾跟隨名師指點,曾獲全市初中組美術組冠軍。父親去世以後,家道中落,母親不諳生活實際事務,錢九鴛被迫負擔起家中的無窮俗務。

來法拉盛定居時,錢九鴛剛滿二十歲。一家人和大舅及大表哥夏漢卿商量的結果,決定讓她去紐約時裝設計學院修課最合適。一則她的藝術天份可以得到發揮,再則,這行飯吃起來不難。她又喜歡穿戴,沒有比這更適合她個性的行業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