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巴塞隆納》2013/4/12

七月初的一個清晨,我們從千僖郵輪上下來,到了巴塞隆納海港碼頭。地中海的海風吹在身上,帶絲醉薰薰的葡萄酒意。對面不遠處是朦朧半山,水面泛起點點白帆,空氣裡散播著懶洋洋的氣味,好一個浪漫的渡假港都。想當年,三毛不就是在這兒遇見了她的荷西?

接待我們的是位上了年紀的比爾先生,他右手拿一根拐杖,左掖下夾了一個黑色公事包。說話緩慢卻具權威,似乎不太把我們這批遠客放在眼裏,他不像導遊,倒像位教授,從他的言談舉止,可以覺察到他那文化人所特具的驕傲。後來才知道原來他當年在巴塞隆納一家很大的報社做特派員,很多年來在國際版寫專欄報導,見多識廣,現在退休,空閑時替旅遊社做兼職導遊,對於普通遊客的膚淺無知不太耐煩。尤其對於購買皮包皮夾克皮鞋皮帶之類的問題,最不以為然,甚至告訴提出此一問題的人,這樣吧,你自己組織一個購物團,專門去買皮貨吧。他說我個人對於這些無聊問題一概無知,或者你想法換一個導遊吧。但是,對於西班牙的歷史文化卻如數家珍,聽他講解,則如上了一門西班牙歷史文化入門課,豐富而繽紛。

巴塞隆納在西班牙東北角,是個海港,和法國邊界僅一百英里路途,離得很近。上千年的歷史文明斑斑駁駁,處處展現著濃郁的昂然古意。和歐洲聞名的很多大都市一樣,巴塞隆納雖然古老卻也十分現代。市街顯得擁擠零亂,傳統與現代似乎緊緊地糾纏在一起。也正因為如此,巴塞隆納的市容別具風情,就格外讓人感到溫馨親切。

舊區裡的街道狹窄彎曲,鋪著鵝卵石。小巧的月牙門後藏著許多戶人家,偶爾從斜開的門後,可以看到庭院裡的花草。有幾條大街,大樓緊緊密集,許多樓頂上建有鐘樓,而鐘樓的裝飾全別出心裁。有些雕塑了插翅天使,有些是猙獰的守護神,有的雕塑了聖經裡的一段故事,有的妝點著中古時代的古堡……。總之,幾乎每一棟古老的大樓都講述了一段傳說。這棟棟大樓相連,成為舊區裏的特異景觀。一位詩人朋友,拿著照相機,專攝取樓頂鏡頭,她說將來可以做為詩篇插圖。

軟波拉大街是巴塞隆納最具媚力的一條大街,從海港直通鬧區。多得是梧桐樹,是鮮花,是各色各樣的小店。導遊比爾說,軟波拉大街是巴塞隆納的驕傲。是巴黎的香麝麗榭大道,是北京的王府井大街,是東京的銀座,是紐約的四十二街……。如果來到巴塞隆納而不去軟波拉大街,是遠客們莫大的損失。於是,我們漫步在軟波拉大街上。那天是星期五,雖是清晨,周末的氣氛已在空氣裡播散,大街上已經到處是人群。各樣的大小店鋪,鮮花異草,西班牙特有的手工藝品……。鮮艷絲巾隨風飄揚,畢加索的抽象圖案將絲巾渲染成一副副色彩奇異的旗幟。



坐在濃密的樹蔭下,比爾提起《軟波拉大街的女人》,那是多年前西班牙的一本暢銷書,是他一個親密朋友所寫。書裏面多得是街頭賣花女和夜間在軟波拉大街出賣青春的儷人,以及她們凄艷美麗故事,很受讀者喜愛。可惜原書作者思想急進,和弗朗哥大元帥的看法相異,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關入監牢,三年後被槍決。那是西班牙近代史上一段黑暗時期,多少悲劇在西班牙的土地上默默上演。往事的陰影靜靜在比爾的臉上浮現。罷了,還是談談巴塞隆納一流藝術大師們的趣事吧。畢加索、米羅、達里、高狄……。

畢加索的畫廊坐落在舊區,入口在一個彎曲狹窄的巷子裡,青石鋪地,黑漆大門,完全是個古老宅院模樣。畢加索早期的兩千件作品和晚期的代表作,大都陳列在這棟二層樓裡。聽說地下室裡有許多他的成人畫,如今正在整理編排之中,這些畫當年不登大雅之堂,如今卻已成西班牙國寶。博物館的書店出售許多畢加索名畫的複製品,更有許多印著畢氏抽象畫的絲巾。

閒散地溜達著,不覺便來到了那怪誕荒謬的教堂面前,這座怪異教堂的西班牙名字是La Sagrada Familia,是巴塞隆納最重要的地標。比爾說,只要到了巴塞隆納,這兒是非看不可的特異建築。它象徵著一個大天才的非凡創作。其實那完全不像教堂,倒像童話中的碉堡。高聳入雲的四座尖塔,象徵著耶蘇的十二個門徒,由十多座稍矮的尖塔把它層層環繞在內。這座建築遠在一八八二年就由建築師高狄開始承建,直到一九二六年高狄突然被汽車撞死為止,教堂至今仍然沒有完成。難怪施工還在進行,半空中還高支著雲梯與鋼鐵鷹架。



從正門進入,有小電梯可坐,每次不可超過十五人。塔內另有大理石建造的階梯,彎曲狹窄,每次僅容一人蜿蜒而上。沿途有圓形小窗,陽光可以照進來,迴異於古代教堂的陰沉幽暗。遊客可以選擇怎樣到達頂層。開電梯的是個中國小伙子,會說標準的普通話。驚喜之餘,問他可知三毛的事,卻結結巴巴的說只知道巴塞隆納當年有個中國女作家,其他便一概不知。他是在西班牙出生的第二代,只能說不能讀中文,令大家感到十分掃興。

高狄在巴塞隆納留下了許多非凡建築。導遊比爾又帶我們去看他的另一傑作,那是一座公園,裏面有他建造的樣品屋,粉紅色外牆,裏面用各色瓷瓦瓷磚鑲嵌而成,不大卻溫馨舒適。他在樣品屋外建了社區公園,有兒童公用的遊樂場,也用瓷磚瓷瓦水泥等材料建成,艷麗而浪漫,像童話世界。不遠處便是地中海……。這是西方最早期的社區計劃,原打算在這兒建許多棟類似的房屋出售。誰知當年的居民對這樣的構想不買帳,最後只賣出兩棟,一棟給出資贊助此計劃的富商,一棟便是賣給自己住。如今歐洲和美洲到處是社區屋,尤其美國,只是設計遠沒高狄在這兒設計得別致而美麗。看來大天才的構想,總是比世人早出數十甚至上百年,奈何!

巴塞隆納是個閑散熱情的都市,滿大街的閒人,地中海的暖風把整個城市浸泡在懶洋洋的現世享樂中。夜晚十時以後街頭仍多得是閑蕩的遊人,小吃店燈火明亮,街頭藝人彈琴賣唱,活人扮演的雕塑擠眉弄眼,吉普賽人替人算命看相,賣花姑娘拿著鮮花向遊客兜售……。西班牙的蝦仁燴飯非常鮮美。接待旅客的店主,對於遊客並不巴結,尤其當我們想用美金付帳的時候,店家竟然拒絕,叫大家到附近的取款機去兌換。這和我們一路行來,在埃及、塞浦路斯、希臘、土耳其這些國家,連一元美金都願意高高興興的接受,好像每個國家都喜愛美金,而西班牙卻對美金不買帳,倒是令我們吃了一驚。西班牙十六世紀的光輝歷史,也許仍令她的子孫們引以為傲,對於遠客不抗不卑,正是他們世代的待客之道?

(孟絲。原載《僑報副刊》。二○○六年六月。)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