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介紹莫言兩個短篇》2014/8/29

最近讀了不少莫言小說。莫言是說故事的能手。讀他的小說有一種緊迫感。他的作品充分展示了一個被人們遺忘了的農民世界。他的故事非常飽滿,風格多變。原型多半取自低下階層的卑微人物。他們樸拙、無知、粗野、頑強、善惡糾結。在命運的支配下,有的做困獸掙扎,有的與命運妥協而苟延殘喘。自1980年中期,莫言的《紅高粱》因電影而轟動,緊接著數十部長、短篇相繼問世,令人目不暇接。許多部小說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2012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實在是實至名歸。現僅介紹兩個短篇,希望和大家分享。

《白狗鞦韆架》曾獲台灣1988年《聯合報文學獎》。故事中的女主角「暖」,本和男主角「我」是自幼一齊長大的玩伴,她會唱歌,他會吹笛,是村子裡的金童玉女,也是村子裡前途最被看好的一對年輕人。兩人本可以成為一對幸福的終身伴侶。曾共同夢想進入他們嚮往的解放軍,遠遠離開這個窮鄉僻壤,走進外面精彩的美麗世界。可惜因為「我」提議在一個秋天的夜晚,去盪鞦韆。暖從鞦韆架上跌下來,被長滿刺的荊棘刺瞎了一隻右眼。從此毀滅了她的美麗世界。她毫無選擇地嫁給了一個啞巴。在村子裡,人們認為這是才門當戶對,一個瞎一個啞。這個啞巴農民粗壯、橫蠻、對四周的人充滿猜疑嫉妒。對「暖」可能很愛,也會因為妒忌猜疑而對她拳打腳踢。「暖」一胎生下三個兒子,竟然全是啞巴。「暖」的世界從此完全陷入了貧困農婦所面臨的悲慘與淒涼。她除了為衣食苦苦操作,她的世界裡再也沒有聲音、語言和希望,那漫長的茫茫前程陷入了絕望與沮喪。

而「我」卻順利升入大學,在縣城大學裡教書,即將升級成為講師,已經有了未婚妻。「我」的世界充滿幸福與美好前程。「我」這次回鄉,只是為稍解一份兒時的回憶和淡淡的鄉愁。白狗是他們兩人兒時的共同夥伴和記憶。如今白狗已漸漸老去,對「暖」有種至死不渝的忠心。白狗讓「我」在返鄉途經高粱地橋頭時與「暖」再遇。白狗也在他回歸縣城時,把他帶到濃密的高粱地裡,那兒,暖正等待著他。她希望能和他生一個會講話的孩子。暖因瞎了一隻眼睛而不得不嫁給啞巴漢,一胎生下三個啞巴,實在於心不甘,難以接受命運,而希望和偶然重逢的初戀情人再生一個健康娃娃,至少可以有個說話的人。「暖」在絕望中,仍不妥協,希望能夠改變命運。故事在這兒結束。後來這部小說被改編成電影,名字就叫做《暖》。這部電影獲得了2006年日本金麒麟獎。

另一篇故事《拇指銬》也相當感人。那是寫一個八歲的男孩阿義,半夜被母親因生病疼痛呻吟而驚醒。眼見母親「用枕頭頂著腹部,跪在炕沿上……嘴巴吐出綠油油,散發著腥臭氣味的東西……身體抽縮著。」母親說她可能這次熬不過去了。阿義雖悲傷,卻打算去鄰居家借錢,為母親抓藥。母親從頭上拔下兩根陪嫁的銀叉,讓阿義到鎮上藥鋪去為母親抓藥。

黎明的天色十分黑暗,到鎮上的小路十分荒涼。途中經過一片墓地,那是有名的翰林墓地。墓地前有兩匹石馬,兩匹石羊,還有兩個石人。更有一張光滑的石桌。當年有十多株參天古柏樹環繞其間,現在只剩下一顆碗口粗的老松樹。那是人們進城的必經之地,人們偶爾在這兒歇息片刻。

阿義到達鎮上的時候太早,街上空無一人。藥鋪大門前有人送上新鮮牛奶,他望著那兩瓶牛奶猛咽口水。門裡的人很快把牛奶拿進去。他懇求藥鋪為他的母親抓藥,最後終於用兩根銀叉換來兩包藥。他匆忙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因為饑餓,感到頭昏眼花。卻沒有停止腳步。經過翰林墓地的剎那,他習慣性的朝光滑石桌看去。見到兩個人在石桌附近。一個男人和一個年輕女人,看來兩人關係有些曖昧。那個老頭面目猙獰,見阿義朝他們張望,命令他立刻過去,認為阿義侵犯了他的隱私。從口袋裡掏出一付拇指銬,不由分說,把阿義兩根拇指環繞著松樹幹緊緊銬住。然後帶著女人往附近的高粱地裡揚長而去。

阿義在荒涼的墓地松樹前掙扎,哭喊。偶爾有過路人,有的認為這是個壞孩子,不予理會;有的嘗試幫他解套,卻力不從心;有個少婦背著嬰兒給他喝口冷水,卻害怕莊稼地裡的丈夫怪罪而匆匆離去……就這樣,許多個時辰過去了,烈陽毒辣、暴雨來襲、抓來的中藥和泥土化為一體、阿義感到萬分絕望、黑夜漸漸降臨、夜風寒冷、虛弱的身體疲乏不堪、神智逐漸模糊、……阿義在絕望中漸漸萎縮,在恍惚中夢想著回到了溫暖的家,回到了母親身邊。故事在這兒結束。這是一篇寓意極深的小說。阿義應當代表著無數掙扎在生存線上的百姓,無故無故遭受暴力折磨打擊,卻絲毫沒有還擊的能力。

(孟絲在【紐約北大筆會】;【新州國際杰人會】;【新州孟郡讀書會】。《談莫言》講稿之一。2014年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