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那夜回家很晚》2012/8/24



當年工作的圖書館大樓,座落在較為荒涼偏僻地段,如今附近正在大興土木。最近有一晚從大樓旁經過的時候,必需繞道而行。沒想到依照公路局的閃光燈指標,七彎八拐,竟然必需通過大片墓地邊緣。黑漆般的夜晚,在汽車高燈的照射下,不遠處座座墓碑竟顯得陰氣逼人。那裡有兩座偉岸莊嚴的墓碑,屬於當地一個較為有名的家族。而我和這個家族中的一份子同事多年,如今雖物移星轉,事過境遷,那些紛紛擾擾的往事,煞那間竟全浮現在眼前。

※※※

那是個寒冷的深秋,才下午五時,天地就黑朦朦一片。那晚我值夜班,等整個圖書館打完烊,料理好各種瑣事,已快夜間十時,天與地綿延成大片無限黑,毛毛細雨下個沒完。我通常夜晚回家總是走鄉間小道,比較省時間。這鄉間野地路燈很少,彎曲狹窄。所以只要可能,我總和雀兒喜結伴輪流開車。那晚輪到雀兒喜開車。我剛上車還沒完全繫妥安全帶,她便指了指放在司機座旁邊的籃子,裡面放滿了雞蛋和番茄。

「和家裡人打過招呼了嗎?今晚回家會晚很多!」她認真地問。

「噢?」忙碌整日,我幾乎忘了此事。「噢,對,對,通過電話了!」

「對家人怎麼說?」

「去買雞蛋和番茄呀。」

雀兒喜滿意的笑了。她笑起來有股大家閨秀的韻味,眼神裡卻又閃耀一絲惡作劇的神彩。讓人想起「雙重人格」這個心理名詞。

「不後悔?」她不太放心的問。

「小事一件!」心理其實有些嘀咕,唉,原以為她是說著玩的,誰知她還真當回事。

「你反正只是出口氣吧了!對嗎?」

「對,我知道。別擔心,應該不會太久。」

「這不算是闖入私人住宅吧?」

「離他的住宅遠著那,別害怕。」

「一點都不怕。」心理真有些膽怯,只希望這事快快結束。

雀兒喜刷地把汽車開往公路,很熟練地轉彎抹角,往鄉間小道開去。雀兒喜瘦削的臉龐上陰晴不定。我保持靜默,心中卻希望快快完成這件事,誰讓我為她抱不平?又誇口這樣的小事太簡單。雖然在同一個圖書館做事,卻不在同一個部門。她在圖書出借部做主管,是當地人,資格老,和當地許多讀者熟悉,她生性熱情,做事幹練,凡能幫助人的地方總是盡力而為。

因此,她在圖書館倒是結交了不少朋友。她又可以和館長頭頂上的董事們直接通氣,圖書館裡不少重大決定都有她的一份心血,可以算是圖書館的骨幹份子,只是沒有擁有正式頭銜。她和我在業務上談不到厲害關係,由於輪流開車的次數多了,便海闊天空的閒聊。原來她的父親是那種美國老式財主,在當地頗有些田產,另外,也握有很多聯邦政府發售的債卷。這些愛國債卷利息不高卻穩妥可靠。有一次,她拿出幾張舊照片給我看,說那是她家的農莊。那兒有一棟白色樓房,非常氣派,屋前站立著一排仿希臘石柱,依稀是「亂世佳人」裡那座巍巍大廈的剪影,讓人神往。在同車途中,有一次雀兒喜談到她的家世,端麗的面容上浮現起濃重的傷感。

「可嘆!以前的生活真像做了一場大夢!」

原來他們家總共只有兩兄妹。哥哥比她大十歲。爸媽生她時已經四十歲,那時戰爭剛剛過去,父親繼承了祖上大批田地,租給佃農他們耕種,每年收租。一家人生活過得悠閒富裕,父母對她十分寵愛。父親在當地經營了一家小型高檔次餐館,餐館裡有酒吧,不少富商政客也多到那兒餐聚會面。由於餐館地處黃金地段,而她父親又是個具有魅力的主人,那兒漸漸成了商界政界活躍人物的聚集中心。她的父親正是美國典型的商而優則從政,決心參加競選當地市議員。果然順利高票當選,在市議員的寶座上蟬聯了許多年,直至他突然去世。

雀兒喜自幼就有跳舞天份,雙腿修長,腰身柔美,特富韻律感。高中畢業後決定專學舞蹈,不是古典的芭蕾,而是探戈,尤其醉心阿根廷探戈。她到曼哈頓名師處去潛心學舞。這項專業除了天份和執著,也需要豐厚的財力支撐。這樣的愛好,確是富裕人家的千金或貴婦才能負擔得起的。

鐘點費固然昂貴,另要經常參加表演賽,友誼賽,籌募基金賽等等。比賽時要穿昂貴華麗的舞衣,配以玲瓏特製的舞鞋,耳鐶,項鏈,皮包……而華貴美麗的行頭不能重覆,因此製裝費是一大筆開銷。比賽多半在外地大城市舉行,或去阿根廷或是紐約,或是倫敦或是佛羅里達。除了來往機票,住旅館,參賽註冊費,上豪華餐館,還要為同去的舞伴和舞蹈老師交付所有費用,並外加給舞蹈老師的鐘點費。這種種,都由老爸掏腰包,只要雀兒喜快樂。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