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屬於曼哈頓的傳說》2012/10/19



魯道夫律師辦公室旁有一間會議室。裏面超大型橢圓形會議桌明亮光潔,周圍放了十二張同樣光潔明亮的椅子。牆壁上的掛鐘,泛著莊嚴肅穆,面對的是一幅深色油畫,模糊的鐘樓伴著淒迷夜色,給人的感覺是沉重。桌面兩邊,坐了三個被魯道夫律師用特快掛號郵件邀請來的人。一位是柳欣欣女士,雖已中年卻瘦高挺拔,帶著一副淡茶色玻璃眼鏡,顯得氣定神閑,做了二十多年教授,渾身散放著一股自信。另兩位是年輕男士,一位名金前,五官密集,只是看人的目光顯得銳利,他的穿著相當考究,手腕上那款瑞士名錶更為他增添了一股氣勢。另一位名陳震煥,方面大耳,渾身透著一股溫厚,一件深藍色毛衣套在同色襯衣外面,衣著顯得隨意而樸實。

魯道夫進入會議室,典型小城中年律師,經驗豐富,態度溫文有禮。手裏拿了一支薄薄公事檔案夾,先對每人禮貌地笑笑,算是打招呼。而後,由身邊中年女秘書,向每人分發了一份文件影印本,魯道夫對她說了聲謝謝,並告訴她這段時間不接聽電話。女秘書禮貌地點頭,並輕輕把會議室門關上轉身離去。一切都在嚴肅靜默中進行,讓人不自禁的感到今天此時此地,有十分重要的大事即將宣佈。是的,魯道夫律師說,今天是對大家宣讀李察教授的遺屬。李察去世剛剛三個月。大家剛才已由秘書驗證過各人的證件,證明瞭每人的身份屬實。那麼現在他立刻宣讀李察的遺屬。魯道夫的開場白說,由於李察教授生前所有檔案,自己整理得井然有序,因此,作為他的律師,辦起事來可以非常精確簡單有效。此時也嚴肅地表達了他對李察逝世的哀思,並且向家屬致意。

而後便公事公辦。魯道夫首先解釋李察所有財產狀況。他共遺留下兩棟房屋,都座落在同一個小城。另有幾樣較有價值的紀念品,比如,他有三冊珍貴歐洲紀念郵票簿;有兩枚優異化學著作金質獎牌;有少許華爾街藍股股票,另有一本存款不多的活期銀行存摺。房屋裡的傢具大多是李察多年來逐漸購買而來,實用漂亮,大體便是如此。這一切全有李察本人,及律師公證簽名原文件做為證明,而後魯道夫便宣讀遺屬。遺屬十分簡短。所留兩棟房屋及屋中所有傢具,其中一棟留給陳震煥。他是李察領養了十五年的第二名養子。另一棟房屋由柳欣欣女士出售,把所得現款,悉數存入中國貧困兒童基金會,其中細節一切由柳欣欣全權代表處理。至於其他紀念品,任由三人抽簽決定,或任由三人商量後加以選擇。宣讀完畢後,三人中的金前一時間感到非常激動。李察什麼也沒有留給他?他完全不能相信!而他是他領養了二十多年的養子。

「就這樣?」他問魯道夫。臉色鐵青。

「就這樣!」魯道夫說。

「什麼?這一定有錯!」金前的嗓音突然提高,有些粗魯地,高聲對魯道夫說。「我這樣老遠從中國趕來,就是來選一樣紀念品?」

「請別激動。這是李察的遺屬,你們每人有一份影印本。請看仔細。」

「我看得很仔細,我不相信他會把一棟房屋送給這個人。」金前憤怒地指著陳震煥,一面對魯道夫高聲說。「而另一棟,竟會賣了,做捐款用。」

魯道夫冷眼觀察著金前,沒有作聲。

「李察臨死前神智清楚嗎?」金前臉色發白,嘴脣有些發抖。「你有沒有搞錯?……」金前繼續發威。

「你們這些做律師的除了收費,還會做什麼?」

魯道夫輕輕扶了扶金邊眼鏡框,用眼角掃視了金前一眼。他多年的豐富經驗讓他不動聲色,只把會議室房門打開,很禮貌但很堅決地對金前說,

「有什麼不同意的地方,可以用法律途徑解決。請別在這兒咆哮。」

「不可能!李察早說過,他死後所有財產歸我!」金前一面站起來,一面繼續惡狠狠地說,

「請離開!」魯道夫對他下逐客令。

「我要告,告你們串通一氣,告你們欺騙……!」金前的聲音高昂憤怒。

「……」

「我百忙中趕來,卻是分文沒有,鬼才相信這份遺屬是真的。」金前繼續咆哮。

會議室外的大辦公室裏,許多職員們全抬起頭來朝金前望去。會議室內氣氛十分尷尬。但,柳欣欣很快對魯道夫說:

「謝謝你的處理,謝謝你的高效率!」

「謝謝您!魯道夫律師!」陳震煥不自覺地站起來,很恭敬的對律師道謝。

「這是我份內的事!」

魯道夫頗有感觸的加了一句,

「當事人常常會有類似的反應,唉,沒辦法!其實律師不過是執行遺屬而已。」

柳欣欣和李察教授是多年同事和朋友,她也和魯道夫很熟。許多年來,他們同住在這個小城裏,這兒是個大學城,李察和柳欣欣在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化學系裏教書。而魯道夫的女兒還曾修過柳欣欣的有機化學課。陳震煥之所以成為李察的第二個養子,主要還是柳欣欣催促幫忙的結果。其實,金前也曾是由於柳欣欣的牽線而最初成為李察的第一個養子。只是,許多年後,滄海桑田,許多世事變了質,變得和理想相差太遠,境況變得令人不堪,變得和最初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馳。

陳震煥默默地站著,低著頭,似乎在沉思冥想。柳欣欣和魯道夫稍微聊了幾句話,她說她會委託房地產經紀人把房屋變賣,並委託魯道夫成立中國貧困兒童基金會,其中的章程細節,都由魯道夫律師事務所操辦,以期早日完成李察的遺願。此時,陳震煥忽然抬起頭來。

「柳教授,魯律師,請把我養父留給我的這棟房子也賣掉,把所得的錢也放到貧困兒童基金會去吧。」

「哦?你可要好好想想!這棟房子目前市價可能達到七位數,你仔細想想再說。」

「我想好了。養父一直有幫助貧困兒童的願望,我願意成全他。」

「你目前經濟狀況如何?」

「還行!可以過得去。」

「這樣吧,你再回去和家人仔細商量一下,慢慢再做決定。」

窗外響起一陣刺耳的汽車馬達發動聲,柳欣欣自視窗望下去,可不就是金前,正狠命把那輛租來的寶馬車,飛快地從停車場往馬路上衝出去。柳欣欣無奈地默默搖頭,看來人性不會有太大改變。柳欣欣和魯道夫及陳震煥道別,回到家裏,為自己煮了一壺咖啡,拿了她最愛的詩集,到客廳最安適的沙發坐下,陽光輕輕穿過紗窗照進來,盡管時光隨著倒退了二十年,許多景象依然清晰如昨,也許往事真的並不如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