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孟絲《朽木鎮》2016/3/4

我們來西部內陸旅遊,這是第三天,南達科他州的西南,屬於黑山林區,海拔八千英尺,空氣比較稀薄,是當年印第安人聖地。到達時已是黃昏八時,太陽剛剛下山。雖說是六月天,氣溫有些涼。我們入住的旅館叫做「快宮」,大約三星級,沒有餐廳,不供應晚餐。導遊說要吃晚餐的人可以設法到朽木鎮(Deadwood)去看看。朽木鎮?孔老夫子罵人名言。英文不也用同樣的字眼罵人!朽木!是誰?替小鎮取了這樣一個難聽的地名!這住宿的地方本就有些荒涼,似乎上不著天下不接地。住慣了車水馬龍的東海岸,對這兒還真有些不習慣。



導遊說,要出去吃晚飯的人,必需十一點以前搭車回來,否則自己負責。接著他講了一段自己的親身狼狽經驗。當然,其目的是警告大家千萬不要晚歸,否則頭大,他不負責。他真正的意思是讓大家將就將就算了,沒帶方便麵嗎?機器裡有餅乾、巧克力、炸薯片……。這兒晚間既沒有計程車,也很少私家出租車。如果徒步走回來迷路,他沒辦法幫忙。總之,不鼓勵大家外出。

一整天沒吃頓像樣的飯,我們不理會導遊的警告,決定到生疏的朽木鎮去探險。雖然只有三哩路,但周遭一片漆黑,道路起伏高低,走起來感到吃力。朽木鎮遠遠在望,終於到了。街燈不是十分明亮,見不到什麼行人。街頭雖也有不少店舖,卻似乎沒有什麼餐館。我們在街頭東張西望,有一些店舖雖開著,卻看不出到底賣什麼東西,從玻璃窗看進去,暗暗的燈光下,倒是有不少吃角子老虎機排排站立,閃閃發亮。稀稀疏疏的賭客,像觀光又像在下賭注。啊!明白了!原來這兒是印第安人保護區,是個小小的賭城。我們在街道上尋尋覓覓,也許走了一哩?也許兩哩?怎麼就沒有一家飯店。



終於,前面走得快的人高聲說,就這兒!自助餐!大家全都精神抖擻起來,蜂擁而前。可是,門上的牌子說這兒九點打烊。而此時時鐘已指著九點一刻。門內當班的婦人拉開門,忙說,開開開,沒關係,請進請進。果然,一個女服務員已經把部份椅子疊到部份桌上,另一個正打算吸塵。不管怎樣,至少今晚可以飽餐一頓。拿起裝食物大盤,順序從沙拉櫃檯慢慢往主餐櫃檯走去,天!根本沒剩下什麼像樣的食物。一點玉米、一點芋泥、一些生菜胡蘿蔔丁……。我們來得太晚,只得儘力從餐盤裡挖掘寶藏吧。也許餐館主人有些過意不去,悄悄自動端出一大盤清燉牛排,啊!大夥樂了,這是上品,肉鮮而嫩。此時對於其他配菜的短缺,也就不以為意了。一路行來,從車窗裡曾看到大批牛群,閑散地在高原草地吃草,原來此處盛產牛。這兒的牛肉供應十分充足。

整日消耗去的體力,經過清燉牛排的彌補,很快恢復過來。對於身處的朽木鎮又感到興味昂然。這兒居民不多,雖號稱是印第安人保護區,商業區和大街所見卻大多是白人。聽女店主的口氣,印第安人缺少進取心,平日酗酒、懶惰、靠政府有限救濟金過活。朽木鎮的賭場老闆全是白人,為什麼?因為印第安人沒這個能耐。啊!就那樣毫不掩飾地她對印第安人的輕視,也不怕遊客告她種族歧視。談說間,竟已十點半!怎麼回旅館?餐館當班的婦人說,門口就有班車可搭,不用慌張。果然,門口就有一輛旅遊班車。上車前請問這位中年白人司機老爺,這車可去我們所住的「快宮」?回答是,朽木鎮有三十三家旅館,家家都到。我們共有十一人,謹慎的小徐拿出導遊所給的紙條,上印有旅館地址,再問這位權威司機老爺,可去此處?司機不正面回答,只催他快快往玻璃箱中投錢,每人一元。上車後才發現,車上只有我們這幾個遊客,大家非常高興,覺得這車好像專門為我們開出的旅遊專車一般。我們挑選最佳靠窗座位坐下,隨著晃動的遊覽車,指指點點,細細觀看這朽木鎮市容。

這小鎮座落在黑山林區山頂,零零落落的店舖前,全閃耀著英文的賭場字樣,裡面放了賭博用的各種機器、吃角子老虎、索哈賭臺、轉動輪盤等等,顯然在印第安人保護區裡,賭博合法。只是,在這荒郊野外,賭客似乎不多,這兒不僅沒有絲毫賭城的輝煌,在暗淡的燈光下,這小鎮還蕩漾著一絲蒼涼。也不過壹佰多年前,這兒曾是印第安人在馬背上奔馳的天地,啊,曾幾何時,便遭遇種族大滅亡。

遊覽車在市區搖搖晃晃,也許行走了十多分鐘?司機忽然在一家賭場前停下,說大家可以下車了!下車?這不是我們住宿的「快宮」啊!「快宮」?司機老爺翻臉不認帳。誰說這車可以去「快宮」的?那兒離這兒還有整整三哩路,要爬坡。我這輛遊覽車可沒有那樣大的馬力,這車是專在朽木鎮遊覽用的。不去!啊!這司機不老實。怎麼不早說?早說了還會憑白賺這十一塊錢?唉,為這樣的區區小數,也值得撒謊?可不?來這兒的遊客太少。不這樣怎成?這些話大家也只在心裡默默說說,沒有人去和司機爭辯或理論。夜深了,說不定,這是他所能撈到的最後幾塊零錢。



被趕下車,大家再度在冷清的朽木鎮上徘徊,暗淡的市容,讓人感到莫名的失落。英雄氣短,缺一分錢能逼死英雄好漢,這中年司機的行徑也許就是出於無奈?也罷。也不過一百多年前,白人政府雖和印第安人約定並簽了條約,黑山林區永遠屬於原住民。黑山林區是印第安人視為聖地之處,他們終日漫游於此,以山水為家,日子過得如行雲流水,世世代代居住在此。但白人駐軍在附近發現了金礦,金光閃閃,豈能容印第安人臥榻於此,於是政府以保護淘金者為名,毀棄十年前的合約,開始大規模掃蕩印第安人。

那時朽木鎮是黑山林中心,金礦的發現引來大批冒險家,更跟來許多賭徒、妓女、作奸犯科非法之徒。賭場、鴉片、毒品、酒館沙龍紛紛來朽木鎮開天闢地。人們鬥毆、欺騙、詐取,這兒成了罪犯賭徒的大樂園。天天有人殺人,有人被殺,簡直無法無天。小鎮人口最多時到達五千之眾。西部史上知名警長席可克,年輕時在南北戰爭中效力北軍,聲名遠播,後來到西部當警長,英名更是響鐺鐺,可嘆,來到朽木鎮卻被歹徒槍殺。另外,外號災難。簡(Calamity Jane)的風塵女子,一度在西部史上被渲染得活靈活現,她雖是風塵女子,卻愛好女扮男裝,尤其喜歡穿軍裝,是射擊能手,認識許多軍官,後到朽木鎮落腳,開辦美女沙龍,調教了不少妓女接客,一時間門前車水馬龍,生意非常繁忙熱鬧。後並葉落歸根於此。當年凡此種種病態繁華美景,終因戰爭連年,再加一場大火,全城三百餘棟民房建築被燒得灰飛煙滅,人們從此紛紛走避他鄉。好萊塢也有製片人,曾一度利用這兒的歷史故事,以及天然美景拍過兩部西部片。朽木鎮所能提供給遊客的歷史資訊大約也就是這樣多了。

在夜晚的朽木鎮,我們再度晃蕩了好一陣,終於找到了導遊告訴我們的那家車站兼賭場,咋看像個小小雜貨店。那兒有班車去我們所住的旅館,這家汽車公司和所住旅館簽有合同。等我們上車後,女司機很慇懃的載大家往「快宮」駛去。時鐘剛好指著十一點整,如果再晚一點,她就下班回家了。她說,其實夜晚的山路並不那麼難走,只是需要慢慢往上爬而已,總共只有三哩。對於出來旅遊的客人,摸黑爬山其實對於健身是件好事。



這次我們行走了兩千三百哩,主要繞著美國內陸大西北六州而行,猶他、可羅拉多、懷俄明、南達科他、蒙它拿和愛達荷。除了看這兒的大山、大水和大地,也看到了隱藏在這兒的民情風俗和貧瘠。印第安人當年的聖地,如今竟已為淪為凋零的賭城。尤其觀看了為紀念當年被騎兵暗殺的瘋馬酋長巨石峰雕,得知了許多無助印第安人,當年被欺騙壓詐,以至於被滅亡絕種的歷史往事,免不了一聲深深的嘆息。世間果真是弱肉強食?

如今,朽木鎮除了偶爾被用來做為西部電影的場景,被小說家用這兒的素材寫成小說,被連續劇用來偶爾拍攝專輯以外,朽木鎮早已是個十分沒落不堪的地方。現在居民只有一千三百人,百分之九十五是白人,印第安人只佔百分之一點八,換句話說,一千人中只有十八個印第安人。其他西班牙血統的移民和亞洲移民佔的比例都高於原住民。而最初,五月花號載運歐洲人到達美洲的時候,印第安人是以火雞、以草藥來迎接他們,滋潤他們的。即使南或北達科他這兩州的州名,都起源於印第安人一個部落的名字(Sioux),原意是友好的意思。如今印第安人原住民,在此只成了美國西部歷史上的點綴,這不能不算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孟絲。新澤西州。西溫莎市。2007年。原載《漢新月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孟絲作品選
開場白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