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4/7/18



大偉與小紅雖然學經歷的差別很大,可是在觀念上,有很多共同之處。二個人對於人生,都有一定程度的悲觀看法。

大偉有時候會跟小紅說:
“人是很可憐的,可以說是一出生,就被判定了在某年某月要被執行死刑。”

小紅說:
“是啊,我看我身邊的人,就常常會想,每一個人都活的好值得同情。”

“人生的所有奮鬥,不論如何努力艱辛,最後的結局,似乎都是歸於塵土,一場虛幻。”

“有的人奮鬥一生,最後似乎只是賺到了一棟房子;有的人奮鬥一生,最後似乎是賺到了三棟房子。其實再仔細想想,賺到了一棟房子與賺到了三棟房子,又有什麼差別呢?”

“我們能做的,就是要好好珍惜現在。”

“有人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倒是覺得相反。人無遠慮,倒也無憂無慮了。想的多,煩惱才多。”

“生活吧,能經常唱唱歌,看看電影,讀讀書,校園裡散散步,喝喝咖啡聊聊天,也就夠可以了。”

小紅喜歡唱歌。大偉也覺得,人在談戀愛的時候,都應該有一二首歌,成為二人之間的 “愛情主題曲”,才有意思。

那一陣子,大偉與小紅,會常到羅斯福路的Oldie Goodie Pub 去聽歌。大偉喜歡點一首西洋老歌 “ The Last Waltz”,請Pub的歌手,彈唱給他們聽。歌手在唱這首歌的時候,大偉會輕聲附和,歌詞的前段是這樣的:

“I wondered should I go or should I stay
我不知道我應該要離開,還是要繼續逗留,
The band had only one more song to play
現場的樂隊,還有最後一首歌曲要演奏。
And then I saw you out the corner of my eyes
然後我在不經意之間,看到了妳,
A little girl alone and so shy
一個看起來孤單,而又羞澀的小女孩。
I had the last waltz with you
我請妳跳了最後的一首華爾滋,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二個孤單的人,相遇了。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我對妳有了愛意,
The last waltz should last forever
但願最後的這首華爾滋,能夠永遠持續。”


歌唱完了,大偉會輕輕的轉過頭來,跟小紅說:
“這首歌是我們的愛情之歌,我喜歡這首歌給我的感覺。”

“是喔。”小紅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我特別喜歡其中的這一段,我再哼給妳聽聽。”大偉說。

小紅笑了笑,沒有說話。

於是,大偉輕輕的哼著:

“ I had the last waltz with you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The last waltz should last forever.”

“這歌讓我回想到,我們初相遇時的感覺,尤其是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這句話,很傳神的。”大偉說。

小紅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大偉輕輕的哼著這首歌。似乎也在悠悠回味,她與大偉初相遇時的感覺。

後來小紅也跟大偉說,大偉在唱“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 I fell in love with you”的時候,小紅可以感覺到,她自己在慢慢的敞開了她緊閉了很久的心扉。

大偉與小紅出去唱歌的時候,小紅也會特別唱一首歌給大偉聽。小紅唱的歌是《親密愛人》。《親密愛人》的歌詞,充滿了濃濃的愛意,歌詞是這樣的:

“今夜還吹著風 想起你好溫柔 有你的日子份外的輕鬆
 也不是無影蹤 只是想你太濃 怎麼會無時無刻把你夢

愛的路上有你 我並不寂寞
 你對我那麼的好 這次真的不同
 也許我應該好好把你擁有 就像你一直為我守候.。

親愛的人 親密的愛人 謝謝你這麼長的時間陪著我
 親愛的人 親密的愛人 這是我一生中最興奮的時分。”

每次大偉聽小紅唱這首歌,都會覺得十分的感動。大偉跟小紅說:
“我們的愛情主題曲,就是以“The Last Waltz”做開場,走向了“親密愛人”。我們的主題曲,中西兼備。”

“是喔。”小紅笑笑的說。

雖然大偉與小紅的感情進展順利,從“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很快的進入到“親密愛人”階段,可是大偉很清楚,他與小紅之間,存在著些很基本的問題。其中一個是年齡差距的問題,還有一個是錢的問題。

錢的問題,常常是一個敏感,而又影響雙方關係的關鍵性問題。大偉曾經交往過一個中年女士,這位女士,大概自己以為自己很有些錢,加上物以類聚的因素吧,她身邊有些朋友,也跟她一樣,喜歡算計男士們跟她們的交往,是不是都在算計她們的錢財。

其實大偉從來就不知道她有沒有錢、 有多少錢、也沒有興趣去探討這些問題。女士身邊的雞婆八哥們,倒是很有興趣算計,他們二人如果在一起,誰會吃虧,誰會佔到誰的便宜。這位中年女士,似乎也很喜歡參考這些雞婆八哥朋友們的,自以為是充滿了善意的八卦式建言。

很快的,大偉對這些傳來傳去的八卦式建言,感到極端的厭煩。那一天,大偉跟這位女士說:
“我自認是秦始皇的後代,格局恢弘。我的生活,不想再與這些雞婆八哥們,有任何的瓜葛了。”

大偉與這位女士分手了。大偉想,這位中年女士最好情感歸宿,應該是去勤跑教會吧。她與上帝打交道,大概不會去算計,上帝會不會佔她錢財上的便宜。她的雞婆八哥朋友們,大概也不會去熱烈討論,上帝跟她的交往,是否一開始就有算計她的錢財的陰險動機。

“錢”在很多時候,可以發揮錢的正面作用。可是,在更多的時候,在人與人的相處關係中,“錢”發揮了非常負面的作用。

“錢”的作用很奇怪。很多時候,當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要錢,男人給她錢了,她的感激心情可能頂多只會維持一天;可是如果男人拒絕了,她的不滿會持續非常非常的久。久到這個男人都已經完全忘記這件事了,她還是印象深刻,彷彿事情仍在現場進行當中。

小紅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好。她的父親很早就失業了,小紅很小就必須自謀生計。後來,小紅為了早點經濟獨立,很年輕就結了婚。人生的事情,似乎是環環相扣。因為家裡窮,所以很早就結了婚,希望能夠經濟獨立。結果年輕而草率的婚姻,是個失敗。小紅有了二個孩子,前夫現在還要她分擔小孩的生活費,小紅的經濟壓力很大。

“如果一個人,給我很多錢,要我嫁給他,我會考慮嫁給他的。”有一次,小紅跟大偉這樣說。

“哦,是嘛?”大偉說。

“再偉大的愛情,總會退色的。我喜不喜歡誰,沒有那麼大的差別。可是有很多的錢,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小紅說。

“哦。”

“我就可以好好照顧我的父母,我的小孩了。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小紅說。

“我了解妳的想法。”大偉說,不禁暗暗的搖了搖頭。

小紅很孝順,經常會給父母親錢。大偉也陸陸續續給了小紅不少的錢,有時候,大偉給了小紅的錢,小紅就拿去孝順了父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行為準則,無所謂的對錯。很多的狀態,你只能選擇要不要去接受它,你不能選擇要不要去改變它。

窮人似乎總是有不少的窮朋友。小紅有些朋友,總是會找些藉口來跟小紅借錢。

這個世界,不太公平。跟別人借錢的人,通常是過著大方花錢的日子;借錢給別人的人,反而過著比較省吃儉用的日子。

“你為什麼要借錢給小張呢?”有一次,小紅的中學同學小張跑來跟小紅借錢,小紅借了十幾萬給小張。大偉知道了,忍不住問小紅。

“小張跟我哭說,如果我不幫他,放高利貸給他的黑道,就要把他幹掉了。”小紅說。

“他說,我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幫他的人了。”小紅繼續說。

“妳就相信他了?”大偉說。

“我想,他有急難,我能幫他就幫他,不然他就完了。而且我相信,錢,我還是可以再賺回來的。”小紅說。

“妳真是個出名的大善人,所以想借錢的人,不會去找別人借錢,都會想到找妳借錢。”大偉看著小紅,不禁嘆了口氣。

那一天,小紅又跟大偉說:
“我的前夫說,二個小孩要上安親班,還有生活費的開銷都很大,要我每個月分擔二萬元。一個小孩一萬。”

“妳的前夫真沒出息,小孩還沒讀小學,就老要跟妳要錢。”大偉說,不禁又嘆了口氣。

“我自己的小孩,我當然要負責任。平常我也沒能好好照顧到他們,出點錢也是應該的。”小紅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想給妳一個建議,如果妳只能扛五十公斤的重擔,妳就不要扛一百公斤。硬要承擔妳無法承擔之重,妳會受傷的。”大偉說。

“那你就看著辦吧。”小紅說,很勉強的笑了笑。

大偉在小紅身上,其實花了不少錢。不過,大偉認為,青春何價,小紅年輕,跟大偉在一起,能幫幫她,當然就該幫幫她。但是,總是要顧到二個因素吧。

第一個因素,是花費的合理性。如果大偉給小紅錢,小紅拿去仙女散花,幾乎是莫名其妙的給了小張之流,從大偉來看,沒有合理性。

小紅也許有不同的看法。小紅會認為,大偉給了她錢,怎麼花這些錢是她的事,大偉就不用操心了。

第二個因素,是大偉該如何掌握分寸。也就是說。每個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大偉幫小紅,能幫到什麼程度呢,這個分寸要如何掌握?

“我講個故事給妳聽聽,這是個真實的故事。”有一次,大偉跟小紅說。

“是喔。”小紅說,笑了笑。

“這是我讀大學時候的事。故事很簡單,有一天,吃完早飯,我在宿舍裡看報紙。報紙上有一條社會新聞,新聞其實很小,不過我就是注意到了。新聞報導說,有一位老先生自殺了,自殺前留下十六個字的遺書。遺書的內容很有意思,四個字一句話,一共四句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位老先生的遺書內容。”

“哦。”小紅很專心在聽。

“要我把他的遺書內容,唸給妳聽嗎?”大偉說。

“唸唸看啊。一定很特別,你才會一直記得的。”小紅說。

“好,我唸,遺書是這樣寫的《妻無情理,子不受教;老而無錢,在世何用?》”大偉說。

“真的假的? 好可憐喔。”小紅笑著說。小紅的青春笑靨,美麗的唇線,看來是如此的純潔誘人。大偉看著年輕的小紅,不覺心中充滿了疼惜。

“我發誓是真的。”大偉說。

“我認為遺書的重點是《老而無錢》。如果他老而有錢,妻子不會無情理,兒子也不會不受教的,當然就不會有《在世何用》的哀傷感嘆了。”

“是嗎?”小紅說,臉上的神情,是種屬於純真的疑惑,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簡單來說,這個故事的教訓,就是千萬不要淪落到《老而無錢》的窘境。”大偉說,笑了笑。

“你的記憶力很好嘛,我好佩服你喔,我喜歡聽你說故事。故事好像還有些含意呢。”小紅說。

大偉看著小紅,小紅看著大偉,二人相視一笑。大偉看著小紅臉上燦爛的笑容。優美而性感的唇線,大偉的神思裊裊,彷彿回到了那個暖冬的下午,大偉在《絕色》電影院前,第一次遇到小紅的情景。大偉常常開玩笑的跟小紅說,他是在《絕色》電影院前,上帝的安排之下,遇到了《絕色》的小紅。大偉細細的看著小紅,心中又是一陣充滿了疼惜的悸動。大偉忍不住慢慢的把小紅擁入懷中,輕輕的吻了吻她的臉頰。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