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帽子王國 》2015/9/25

從前有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的人,有一個特殊的習俗,就是很喜歡給別人戴帽子。因此,這個國家有很多帽子工廠。這個國家,多年以來,都是世界上有名的「帽子王國」。

很多年前,這個國家生產最多的帽子,叫做「思想有問題」的帽子。「思想有問題」的帽子,帽沿很大,略帶紅色。國家的國王,有遍佈全國的特勤部隊。特勤部隊只要是看你不順眼,管你是張三、李四、還是王二麻子、就會送你一頂「思想有問題」的大帽子,逼你好好的戴著。戴上「思想有問題」的帽子的人,必須每周到有特約牌照的理髮店,脫下帽子洗頭,通常洗頭會洗得頭皮發麻,感覺很不舒服。

那年,我少不更事,不小心投身到那個國家去闖蕩。在馬路上,特勤部隊一看到我,就覺得我的頭上少了頂帽子。幾個傢伙一擁而上,硬生生的給我戴了頂「思想有問題」的大帽子。於是,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每周都要到特約理髮店去洗頭,洗的我頭皮發麻。我回到了家,摸著發麻的頭皮,經常忍不住要有一陣子的哇哇怪叫。

「思想有問題」的大帽子,對人的幫助很大。只要是有機會戴上這頂大帽子,很快就會學會做人要卑微的道理。做人越卑微,就越容易討人喜歡。

帽子王國的帽子,不斷會有新流行的款式,推陳出新。有一陣子,流行一種叫做「崔苔青」式的帽子。這種帽子尖尖的頂,質感很好。重要的是,「崔苔青」式的帽子,限量銷售,必須是社會關係極為良好的人,或是天生頭長得尖尖的人,才能拿得到貨。

「崔苔青」式的帽子,在那一陣子,是種身份地位的象徵。說也奇怪,一個原來是歪瓜裂棗的人,一旦戴上了「崔苔青」式的帽子,就立刻變成國之棟梁了。

所以說,帽子這個玩意,學問大得很。不論是歌星名人鳳飛飛,還是戰爭的天才拿破侖,都很在意自己的頭上,要戴上一頂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帽子。

隨著高科技的神速進展,帽子王國的帽子,也發展得越來越花裏花俏了。帽子王國的帽子,逐漸從單調的黑白帽子,發展到彩色多樣新款式。很多人喜歡戴藍色的帽子、綠色的帽子。還有的人,戴的帽子外表是藍色的,翻過來看,襯裏是綠色的。也有的人,戴的是雙色的帽子,表色與底色可以隨意翻轉,忽藍忽綠,又藍又綠。不過說穿了,這些整天把帽子翻來翻去的傢伙,都是呼弄得了自己,呼弄不了別人,只是自己玩得高興而已。

當然,帽子王國的人,也有人戴各種各樣雜色的、或是式樣古怪的帽子。也有一夥人,比較叛逆,乾脆不戴帽子。不戴帽子的人,在帽子王國,很引人側目。

如果你在帽子王國不戴帽子,在街頭匆匆低頭趕路,我打賭,一定會有人跑來叫住你,要送你一頂藍帽子、綠帽子、或是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顏色的帽子。

我在褲子口袋裏,倒是放了好幾頂帽子,有藍色的、有綠色的、也有一頂雜色的。不管什麼人要送我什麼帽子,我都可以從褲子口袋裏掏出一頂來應付應付。我很清楚,只要隨時應付得宜,就可以省了很多麻煩,也免得為了帽子的顏色,跟人發生無謂的衝突。

說實話,在四下無人的時候,我還是喜歡不戴帽子。不戴帽子,頭頂的空氣新鮮些、也清爽些。

這幾年來,帽子王國又有了新款式帽子風潮。這次的風潮,來勢洶洶,全國的帽子工廠,都在日夜趕工,努力生產這種新款式的帽子。這個新款式帽子,叫做「賣台大帽」。「賣台大帽」很有特色,很像滿清雍正年間的「血滴子」,只要按下機關,輕輕一送,「賣台大帽」就會旋轉飛出,落在對手的頭上。一旦被戴上了「賣台大帽」,就會被大帽子纏住,越纏越緊,難以甩脫。

「賣台大帽」因為是大量生產,價錢很便宜。而且「賣台大帽」的設計新穎,應用了高科技電子晶片的自動控制功能,使用效果,非常良好。所以現在帽子王國很多年輕人,背著滿背包的「賣台大帽」,走在街頭,見人就送,成為時尚。在帽子王國的街頭,一眼看去,很多人都戴著「賣台大帽」。

頭戴「賣台大帽」的人,早已不再孤單。戴上了「賣台大帽」的人,大帽子脫不下來,行動不便,只能期待早日退休,靠著勞健保混日子了。

這天我走在台北市衡陽街,覺得有點疲倦,就到桃源街老王記牛肉麵店,點了碗紅燒牛肉麵。我剛剛點完麵,就見到三個年輕人,從側門進入麵店,向我走了過來。

其中的一個年輕人對我說:「你叫了牛肉麵?」

我看著他說:「是的。」

另一個年輕人忽然說:「你為什麼不到基隆廟口夜市去吃蚵仔煎,要到桃源街吃牛肉麵?」

我有點不祥的感覺,就跟年輕人好好的說:「這是台北市的桃源街牛肉麵,是台北五十年的老店。」

我想了想,又趕緊接著說:「我愛台灣。」

第三個年輕人,很快的從背包裏,非常熟練的掏出了一頂「賣台大帽」,一按機關,這頂「賣台大帽」就飛到了我的頭上。

「你想吃桃源街牛肉麵,就是賣台!」這個年輕人氣勢凜然的對著我說。

「慘了!」我暗叫一聲不好。我知道,我今後的生活,就只能好好的、安安分分的靠著勞健保混日子了。

我很懊惱。我應該坐車到基隆廟口吃蚵仔煎,或是高雄旗津吃土魠魚羹的。神經病才會到桃源街吃牛肉麵,我很恨我自己。

就算是到台北市寧夏夜市吃蚵仔煎也是不行的,到寧夏夜市,有賣台嫌疑。

我懊悔莫及,胡思亂想一通,猛一抬頭,發現所有在桃源街牛肉麵店的客人,都已經被戴上了「賣台大帽」。

我不禁搖了搖頭。我一搖頭,「賣台大帽」就緊緊的刺了我一下,我感到一陣昏眩。我閉上了眼睛,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我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出桃源街牛肉麵店。頭上戴個「賣台大帽」,讓我覺得很不習慣。

「沒關係,時間久了,總是會習慣的。」我輕聲的安慰自己。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