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妃子笑與玉荷包 – 杜牧》2007/6/11

玉荷包

我的學生陳姿穎,已經畢業兩年了。最近忽然經由好讀網站與我聯絡,送了我一盒「玉荷包」,讓我吃得神清氣爽。感謝好讀網站可以偶爾發揮一些 “Surprise! Surprise!” 的功效。

「玉荷包」是臺灣的頂級荔枝。核小肉多,肉質鮮美。荔枝裏也不容易看到另類的 Surprise – 藏在荔枝核心,蠢蠢蠕動的“白寶寶”。

不過,臺灣的玉荷包正在面對一個嚴峻的商業考驗。玉荷包的外銷市場,近幾年來,已經悄悄地被中國大陸的「妃子笑」所取代。

「妃子笑」荔枝是大陸人在當地栽種多年的品種。原來的品質不能與台灣相比。但是近年來,由於台商荔農協助開發改良,「妃子笑」的品質不斷提升。因為「妃子笑」價格低廉。在國際荔枝市場的競爭上,「玉荷包」節節敗退。

於是,妃子微笑,荷包縮水。

在臺灣政論的節目上,所謂的名嘴慷慨激昂的說:“臺灣的農產業者,到大陸去幫助他們改良荔枝品種,再回頭打擊我們的農產業。大陸對我們的打壓是無所不在的。農產品的競爭,也面臨了嚴重的考驗”。

另外一個名嘴神情悲憤的接著說:“我們如果對大陸開放,臺灣在各方面的競爭優勢,更會加速流失”。

我關了電視。

商品的自由競爭,是市場經濟的真諦。因為雙方的競爭,最後才會有更多的消費者、能以更便宜的價錢、享用到更高品質的商品。市場經濟的機制,就是亞當史密斯所謂的“無形的手”。他決定了社會的經濟行為。換句話說,因為「妃子笑」與「玉荷包」的競爭,荔農們才會格外努力提高品質、降低價錢、擴大產量。最後的受益人,是廣大的國內外消費者,包括了這些慷慨激昂與神情悲憤的名嘴、也包括了我自己。




妃子笑

不過,這個荔枝大戰的新聞報導,卻讓我想到了唐朝詩人杜牧。「妃子笑」這個大陸廣東海與南荔枝的品牌,似乎是出自於杜牧的一首詩 《過華清宮》:

“長安回望繡城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詩人杜牧騎著馬經過了驪山華清宮,回望錦繡繁華的長安城。想像到了大唐盛世的唐明皇與楊貴妃。這位楊貴妃愛吃荔枝。所以產於嶺南的荔枝,就經由快馬驛站,一路送到了長安的華清宮。為了迎接快馬荔枝,山頂千門次第而開,一騎紅塵昂揚而入。於是,妃子展顏而笑,君王龍心大悅。

大唐盛世的光輝,與我們今天的生活,依舊有千絲萬縷的關聯。我今天吃著學生送給我的荔枝,會想到楊貴妃、華清宮、還有唐詩與杜牧,可見文化與歷史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實在很大。

杜牧的《過華清宮》是一首很好的詠史詩。所謂的詠史詩,就是詩人經由一些事物的觀察,來發抒對歷史的詠嘆。這首《過華清宮》,表面看來輕描淡寫,仔細想想,含義深遠。小小的荔枝故事,反映出了君王的心理。君王的心理,又影響到了歷史與社會的變遷。所以這首詠史詩,是藉由荔枝來對歷史作出詠嘆。

杜牧很擅長於寫詠史詩。他到了湖北長江邊的赤壁遊玩,看到了從長江中撈起的殘戈斷戟,不禁緬懷起了六百年前的那一場著名的赤壁大戰。他寫下了一首膾炙人口的詠史詩 《赤壁》: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這首詩,很明確的表達了杜牧的歷史觀點。他認為,赤壁之戰的一個關鍵因素, 是「在冬天刮起了東風」。東風幫助周瑜贏得了戰爭。否則,贏家就會是曹操了。

在南京的秦淮河畔,杜牧寫下了另外一首著名的詠史詩《泊秦淮》: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秦淮河是著名的六朝金粉,是南北朝時期四個南方王朝「宋齊梁陳」的國都。後庭花指的是,南朝陳後主自製的歌曲《玉樹後庭花》。陳後主是荒淫無道的亡國之君。因此,他所喜愛的靡靡之音《後庭花》,就被定位做亡國之音了。陳被隋所滅,隋的時間不長,就被大唐王朝所取代。陳的滅亡,離大唐王朝的建立,只隔了29年。

所以杜牧在秦淮河畔聽歌女唱《後庭花》,等於是在前朝的國都,聽歌女唱前朝的亡國之音。而杜牧當時所處的大唐王朝,也已走向了衰亡。杜牧的這首詠史詩,其實有很複雜的情緒。情感敏銳的詩人杜牧,徘徊在秦淮河畔,似乎是聽到了自己的大唐王朝的輓歌。

杜牧出身於長安的世家。他的祖父是中唐時期著名的宰相杜佑。杜佑是知名的史學家與學者。他的著作《通典》,是中國第一部記述典章制度的通史。也許是因為家庭背景的緣故,杜牧自己對軍事理論、藩鎮問題特別有興趣。杜牧能寫出傑出的詠史詩,也有它的原因。杜牧的詠史文學作品,不只是詩。著名的《阿房宮賦》也是他的代表作。

綠葉成蔭

杜牧的很多七言詩寫得很有韻味。他的這首《遣懷》流傳很廣: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流傳的更廣的,也許是他的詩《清明》: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這兩首詩,都有些「小資情趣」。但是這些詩對於感情的表述,很真實。重要的是,這些詩很有感染力。杜牧還有些些詩,是在詠嘆風景。這些詠景詩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人在觀景,同時景也在觀人。人與自然合而為一。譬如他的詩《江南春》所描寫的景色,就融合了自然的花鳥、人為的建物、也融合了歷史滄桑: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一首好詩,就是能在短短的幾行字中,提供出寬廣的想象與回味空間。

我還很喜歡他的另外一首小詩《山行》。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我覺得這首詩的意境很好。尤其是第三句「停車坐愛楓林晚」,說的是詩人不經意的來到一個地方,很喜歡。自己也就駐留忘返了。生活似乎是不必一定要做什麼,也不必一定不要做什麼。自己可以隨興的融入周遭的環境之中。

還有一首詩,似乎是隱隱約約的在敘述杜牧的一段愛情故事。這是一首隱喻詩,寫得非常的優美。詩名《嘆花》:

“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蔭子滿枝。”

詩的表面含義是,詩人自我感嘆自己錯過了尋春賞花的季節。如今風吹花落,景色遷移,已是綠葉成蔭子滿枝了。很明顯的,這首詩的隱喻的含義,是說愛情故事有時間因素。時機過了,也就情愛成縹緲,人事已全非了。

據說,杜牧曾經到湖州遊玩,見到一位少女,十分鍾愛。於是與她的母親相約,十年之內會來迎娶。十四年後,杜牧派任為湖州刺史,終於再回來找這位少女。兩人相見,少女已經嫁了,還有兩個孩子。杜牧自感尋春較遲,寫了這首《嘆花》詩。

這個故事,真真假假,也難考證。我想真假也不重要,能夠欣賞這首詩的韻味就好。我覺得有趣的是,那幾年我在北京,會常逛逛胡同裏的一些公廨花園。有一次,不經意的看到一個公廨花園裏,有幾株石榴樹。石榴樹在夏天開著火紅的石榴花。夏天快結束的時候,偶爾會下幾場雨。雨一下、風一吹,就開始有了秋涼。一到秋涼了,我再去看石榴樹,果然是花自飄零,結出了石榴果。石榴果長得很可愛,好像是掛在聖誕樹枝上聖誕球。有的是青綠色、有的青中帶黃,有的已經抹上了酡紅。石榴果會附帶著一吋來長的花托。一眼看去,一個個的石榴果,還真像是大頭小腿的玩具娃娃掛在樹上呢。

在這個時候,我總是會想到杜牧的這一首《嘆花》詩;也總是會想到詩中的這兩句話,「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蔭子滿枝」。

Guru 2007-06-11 ^_^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