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中國傳統思想的三角互補論 (2)》2010/7/23

佛教是釋迦牟尼所創立的。釋迦牟尼的出生年代,已經難以考證,總不會晚於西元前5世紀。他的出生地,是在今天的尼泊爾。古老的宗教,經過漫長的時間,總會產生理論上的分歧。到了西元前3世紀至1世紀左右,根據史書的記載,大約有了20各部派,我們稱此為部派佛教時期。

佛教傳入中國,因為時間、途徑、地區與民族背景的不同,在中國先後形成了漢語系佛教、藏語系佛教與雲南地區的巴利語系佛教。

漢語系佛教,大約是在兩漢之際傳入中國。最具有代表性的古跡,就是洛陽的白馬寺。白馬寺建於東漢明帝時期(西元68年)。當時,漢明帝下令要自西方引進佛法。於是幾位大臣,最終是以白馬,千里迢迢的把一批佛經與佛像,從西域馱回了洛陽。

漢明帝敕令在洛陽建造白馬寺。「寺」在漢朝是官署的名稱。譬如當時的「鴻臚寺」,就類似今天的禮賓司。一些當代的學者,就與幾位來自天竺的僧人,在洛陽白馬寺展開了對佛經的翻譯與研究。

換句話說,洛陽白馬寺,就等同於東漢時期的「佛學研究院」,主要是在研究從天竺進口的佛學經書。



佛教到了南北朝時期在中國已經盛行一時。最具有代表性的古跡,就是洛陽的龍門石窟與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

一個宗教的核心信仰基礎,應該有一個核心的「經典」,作為這個宗教的主導思想。譬如說,基督教有「聖經」,伊斯蘭教有「可蘭經」。我們的儒教,也有「論語」。但是,佛教的經書似乎比較鬆散、龐雜而抽象,因此佛教的派別特別多。

總之,佛教到了中國,就被中國本土化了。到了隋唐時期,形成了佛教的八大宗派,分別是天台宗、華嚴宗、淨土宗、唯識宗、三論宗、律宗、密宗與禪宗。

在宋代以後,禪宗的思想最為流行。禪宗與淨土宗的做了結合,形成了禪淨雙修,是為漢語系佛教的主流。

有趣的是,佛教在印度的影響力其實不大。全世界最大的佛教人口,是在中國。印度主要的宗教,是印度教與伊斯蘭教。不過因為印度是佛教的發源地,還是擁有很多重要的佛教文化遺產。

因為佛教的信仰形式,比較自由隨意。所謂的佛教徒,其實很難定義。不過,佛教對於中國的影響,有近二千年的歷史。佛教思想,已經成了中國文化的一個主要部分。

那麼,所謂的佛教思想到底是什麼呢?我們可不可以對佛教思想作出一個比較有邏輯、有系統的說法?

本文的目的,就是企圖對於佛教思想,做出一個基本而有邏輯、有系統的說法。

1.佛教的外力信仰與自力信仰

佛教有兩個信仰層面,一個是外力信仰,一個是自力信仰。外力信仰相信拜佛求助,希望菩薩保佑、希望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希望在自己往生之後,阿彌陀佛(西方佛)會接引自己進入西方淨土的極樂世界。

自力信仰的信仰層面,是相信自己行為會對自己的命運,產生因果報應。做好事,會有善報;做壞事,會有惡報。老天有眼,「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這個觀念,已經深入中國的民間。很多民間的俗語,都受到這種佛教概念的影響。譬如俗語所謂的「自作自受」、甚至口語的「活該」,都有這種報應的概念。

釋迦牟尼認為,每個人自己的身、口、意三「業」,會影響他自己的人生命運。身業指的是行為、口業指的是言論、意業指的是想法。所以,每個人的行為、言論、想法、決定了每個人的命運。中國俗語有所謂的「進德修業」,修業這兩個字,就有佛教「種善因」的意義。

中國的禪宗,是最強調自力信仰、自我解脫的。禪宗認為,佛就在自己的心中。所以禪宗強調心、佛、眾生一體。佛土就在自己的心中,你的心乾淨了,佛土也就乾淨了。

明朝有一位袁黃,號了凡,寫了一本書,叫做《了凡四訓》。這本書是寫給他兒子的訓言,在民間流傳很廣,影響很大。這本書所述說的觀點,就是結合了佛教的外力信仰與自力信仰。

書的故事是說,袁了凡剛出生的時候,母親幫他算過命。後來他一路走來,算命的說的都很準,他也就認命了,順著命走,不多作努力。有一天,踫到了個和尚,和尚看他做事都只用五、六分力,不怎麼特別賣勁。就問他為何如此。了凡先生說,他命該如此的。和尚說,「你怎麼做,就會有怎麼樣的命的。」

了凡先生覺得和尚說的也對,於是就改變了生活的態度。結果很有趣的是,了凡先生前半生的命,跟算命的說的一樣;後半生的命,就比算命的說的要強得多了。

《了凡四訓》這本書在中國民間廣為流傳,代表了兩個意義。

一是佛教的外力信仰與自力信仰的融合,民間對於兩種信仰都可以接受,而且是融為一體。

一是佛教的本土化,了凡先生畢竟是福祿壽三全,孝子賢孫,他的命運發展,完全符合了中國的國情。

2. 佛教的「苦」與「空」

佛教的主要教義,圍繞著兩個字。一個字是「苦」,一個字是「空」。釋迦牟尼最初尋道的出發點,就是感悟到人生,有生老病死等各種各樣的痛苦,想去尋求解脫之道。

生活中各種各樣的「苦」,主要是從何而來呢?佛教認為,「苦」的來源,歸因於三個因素,稱之為三毒。三毒就是貪、嗔、痴。貪是指貪慾;嗔是指心理上的不健康、不平衡;痴指的是認識上的執著與無明。

既然我們知道了痛苦的來源是三毒,是貪、嗔、痴;我們應該如何來解脫痛苦呢?

佛教的對症下藥之道就是倡導戒、定、慧來克服三毒。戒是戒律,佛教用戒律來克服貪念;定是定念,佛教用定念來克服嗔意;慧是智慧,佛教以智慧來克服痴心妄想。

佛教的「空」,是用來克服有情眾生對於自我的一種執著。佛教分析,有情眾生都是由「五蘊」組合而成的。 所謂的五蘊,指的是色、受、想、行、識。這五蘊聚在一起了,就有了有情眾生;這五蘊散了,有情眾生也就「空」了。

所以佛教有所謂的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諸行無常」說的是所有的事,都是有聚有散,沒有什麼事是永恒的。「諸法無我」說的是所謂的「我」,其實沒有一個獨立的自我性。因為自我是由各種因緣、各種條件聚合而成。因緣與條件隨時在變,所謂獨立的自我,自然也就是「空」的了。

當我們能夠認識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的道理,我們就可以從執著中解脫出來。我們從執著中得到了解脫,把執迷的事情放空了,就可以追求到「涅槃寂靜」清清淨淨的最高境界。

這就是佛教三法印的意思。

就是因為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所有的事,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走,所以大乘佛教,尤其是禪宗,特別強調「當下」。

很多人認為禪宗很玄妙,其實禪宗很簡單。禪宗主要就是兩點,一個是要把你的本分事做好;另一個就是要回歸到平常心,做一個自在人。

做一個把本分事做好的自在人,就是禪,也就是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