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時鳴春澗中 - 王維》2016/7/8

唐朝的幾位著名詩人,李白、杜甫、與王維,都各有各的哲學特色。

「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的李白,有濃厚的道家風采。李白的詩《月下獨酌》,尤其有道家「人與宇宙」不分彼此,合而為一的思想特色。

《月下獨酌》詩中,起始與最後的句子如下: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在詩仙李白的概念中,所謂的《月下獨酌》並不孤獨。自己本人,加上「明月」,以及自己的「影子」,形成了三個「主體」。這三個主體「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在醒與醉之間,彼此的聚散離合,十分自然。三者之間的關係,既是有情,也是無情;既在天上,也在人間。這就是李白詩中所謂的「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的含義。

杜甫的一生在亂世中顛沛流離,他的感嘆「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有濃厚的社會主義思想。杜甫對於社會階級的不公不義,著墨至深。杜甫的名句,不論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或是「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都是對於社會貧富懸殊問題,做出的控訴。

代表佛家思想的唐朝詩人,主要的就是王維了。王維字「摩詰」。佛教有個經書,叫做《維摩詰經》。從王維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王維與佛學的機緣。

我對王維的最早印象,來自初中的國文課本。我們初中國文課本中,有二首王維的詩,都留給了我深刻的印象。

一首詩叫做《相思》,或是題為《江上贈李龜年》。詩如下: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紅豆產於中國的南方,結實鮮紅渾圓,晶瑩如珊瑚,南方人常用以鑲嵌飾物。傳說古代有位女子,因丈夫死在邊地,哭於樹下而死,化為紅豆,於是人們又稱紅豆為「相思子」。

這首詩,因為也題為《江上贈李龜年》,應是王維給朋友李龜年的「贈別詩」。李龜年是唐玄宗時期著名的音樂家,是王維的好友。王維這首詩,藉著南國的紅豆,來委婉描述他對好友的贈別與思念之情。

初中國文課本中,另一首令我印象深刻的王維的詩,是《觀獵》詩。詩如下:

「風勁角弓鳴,將軍獵渭城;草枯鷹眼疾,雪盡馬蹄輕。
 忽過新豐市,還歸細柳營;回看射雕處,千里暮雲平。」


這首詩風格明快,反映出王維當時開朗的心情。王維29歲中進士,能詩能畫,通曉音律,才華很高。王維寫這首《觀獵》詩的時候,擔任朝廷的監察御史。監察御史的權限很廣,掌分察百僚,巡按州縣,獄訟、軍戎、祭祀、營作、太府出納等事宜。王維因為工作的需要,曾在渭城住過一段時間。渭城在渭水的北岸,在秦時稱作咸陽,到了漢朝,改為渭城。渭城離當時的京城長安不遠,我想像在當時,應該有個大規模的軍營在此駐軍,王維才會有機會在渭城觀賞將軍出獵,並且是「忽過新豐市,還歸細柳營」。

在我們初中音樂課本中,有首膾炙人口的歌,也是王維在渭城時期,所寫下的著名作品。這首詩名《送元二使安西》。安西,指的是唐代的安西都護府,在今天新疆庫車附近。這首詩是王維寫給好友元二(姓元,排行第二),去西北邊疆的贈別詩。這首詩寫得極好,經過樂人譜曲,廣為傳唱,叫做《渭城曲》。詩如下: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在唱這首歌的時候,為了要呈現反復勸酒的情景,這首歌會反復疊唱,或者是分幾部反復疊唱出離別之情的無限依依,一般我們也把這首反復疊唱的《渭城曲》,叫做《陽關三疊》。

我想,《渭城曲》,或者說《陽關三疊》,應是王維最為人所熟知的代表作了。

每個人似乎都有它的宿命。西元755年,唐朝發生了安史之亂。次年,安祿山攻佔長安,虜獲了王維,王維被安祿山脅迫作了他的官員,成了唐朝的逆臣。安祿山兵敗後,王維應受處罰。王維的弟弟王縉,請求削減自己的官職,來贖解王維的罪過。王維得到了赦免,但是,王維在政治上的挫折,加上妻子的去世等,造成他心靈上的創傷。之後,王維致力於鑽研佛學,王維後期的作品風格,因而有了濃厚的佛家與退隱思想。

有一首詩,應是王維經歷滄桑之後的作品,詩名是《酌酒與裴迪》。很明顯,這首詩是王維與好友裴迪,相互酌酒勸飲的作品。我很喜愛這首詩,其詩如下: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世事浮雲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


這首詩中的經典句子是「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白首相知猶按劍」,說的是兩人相交一生,頭髮都白了,你還是別相信他,他仍是有可能會加害你的。「朱門先達笑彈冠」,說的是你的好朋友得意了,青雲直上,要是你盼望他來提拔你、幫助你,只不過是換得他的恥笑罷了。

比較王維早期的《渭城曲》,與晚期的《酌酒與裴迪》,兩首詩都是在勸人進酒,晚期的詩中含義,比早期的要滄桑苦澀得多了。

這首《酌酒與裴迪》詩,沒有被選錄在《唐詩三百首》中,也沒有出現在學校的國文教材裏,所以不為人所熟知。我是在金庸的短篇小說《白馬嘯西風》中,第一次讀到這首詩中的句子。金庸在小說情節中,引用了「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做為一幅對聯。

我覺得這兩句話,寫的十分深刻,於是,我花了些時間,終於找尋出了這首王維《酌酒與裴迪》詩的全文。對於這一類文學作品的小小鑽研,我是樂在其中。

王維的晚年,外號「詩佛」。他的一些詩,很有佛學意境。我們可以來欣賞他的二首頗有涅槃意味的詩,其中一首詩名《鹿柴》,詩如下。

《鹿柴》詩: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詩的意思是說,空曠靜寂的山間看不見人影,似乎是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夕陽餘暈反射在林木深處,餘暈的迴光,又掩映在空山深林的青苔上。

另一首詩名《鳥鳴澗》,應是「詩佛」王維的壓卷之作了。

《鳥鳴澗》詩: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這首深具佛學意境的詩,值得各人各自去好好的參悟、想像與品味。各人的感受,應是各自不同。

王維的一生,寫了很多首詩。在本文中所提到的,只是王維詩作中的一小部分。詩人作品的風格與內涵,都會受到詩人的人生際遇,與詩人在不同年齡階段的不同心境的影響。我覺得王維早年與晚年的詩,風格與意境變化之大,尤其明顯。

春澗潺潺,從幽谷小溪流注大江,再從大江匯入海洋,每一個階段,有每一個階段的風貌狀態。溪水之聲、江水之聲、與滄海之聲,各自不同。我所選取的王維的詩,從《相思》,《觀獵》,《渭城曲》,一路走來,到《酌酒與裴迪》,以至於《鹿柴》,《鳥鳴澗》,王維的詩的風貌,從輕快溫婉,到滄桑苦澀,再到更晚期的微光返照、靜謐祥和,也算是另一層意義的「時鳴春澗中」的生命流淌之歌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