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網球單打的哲學性》2016/4/15

我是個網球愛好者,自己打了多年的網球。我認為,網球的單打,是門藝術。我訂購了中華電訊的MOD,其中有個「博斯網球」頻道,我經常在博斯網球頻道上,觀賞世界一流高手的網球比賽。

網球單打對我來說,有個非常吸引我之處,就是「理論」與「實務」可以相互印證、相互結合,網球單打,永遠有「提升理論層次」,以及「加強實務運作」的空間。



我是個基因決定論者。我認為一個人的基因,或者說「天賦」,大致決定了這個人,在某個領域的成就上限。能夠認清自己的成就上限,是件好事。我打網球,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天賦有限,不論是短衝,還是快速轉身,都缺乏很好的「運動細胞」。不過,我認為,在自己的天賦條件之下,仍然存在著足夠的空間,可以追求「理論」與「實務」的最佳結合;而且享受到追求「理論」與「實務」的最佳結合,所帶來的成就感。

這種成就感,使得我對於網球運動,多年來,深感樂在其中。

網球的單打,我認為,是三個主要因素的交互為用。

一、自身的技術

對於網球單打的「菜鳥」來說,一開始打單打,大約都是把球「推」過去,或是「撈」過去,只要沒有挂網、沒有出界,就心滿意足了。

網球的「推推」與「撈撈」,是一個關卡。很多人在「推推」與「撈撈」一段時間之後,就放棄打網球了。說實話,如果打網球,只是在「推推」與「撈撈」中磨蹭,半年沒進步,確實是會感到無趣得很。我看這個問題,也只能說是遺傳基因的問題。基因中如果沒有這個打網球的元素,放棄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所謂的「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瞭解與尊重自己的基因狀態,從而選擇一個更能順應自己基因,讓自己樂在其中的嗜好,是明智之舉。

度過了「推推」與「撈撈」的關卡,才能進入「打球」的殿堂。所謂的「打球」,是眼睛看著球,以最大的球拍拍頭加速度,對著球「打」下去。當然,「打球」的重點,是要以球拍的拍心,也就是一般所謂的「甜蜜點」打到球。

以球拍的拍心打到球,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以很誇張的動作,用力揮拍,打不到球拍的甜蜜點,其效果不如輕輕鬆鬆的揮拍,但是擊球時,能正中球拍的甜蜜點。

網球的基本功,在於打長球。一般球友所謂的「拉球」,就是在練打長球。我認為,打長球有三個重點。第一是擊球時,自己的重心要穩;第二是擊球時,要擊出穩定的拋物線;第三是擊球的落點要深,最好都能落在後場(back court),也就是要落在發球區與底線之間。

在單打比賽的時候,球落在後場,對手比較不容易進攻。看世界高手比賽,就很清楚,高手在打長球時,大都打得很深。一旦球打得不夠深,對手就會輕鬆的跨步上前,進擊得分。

在打長球的穩定性逐漸提高之後,下一步,就要建立自己的贏球「工具箱」。工具箱中常用的工具,有截擊球、放小球、吊高球、扣殺球等等。工具箱中的各式工具,要隨時保持「犀利」狀態。

簡單來說,網球的單打,打長球是基本功。真正得分制勝的關鍵,通常還是要靠工具箱裏的犀利武器。世界網壇的天王費德勒,粉絲眾多,遍佈全球。他工具箱中的犀利武器,使用起來,出神入化,令人嘆為觀止。看費德勒打球,就是在欣賞網球的藝術境界。

不論是基本功的長球,還是工具箱裏的各式武器,都有更為細膩的教戰理論,而且需要不斷的演練,在單打的時候,才能運用裕如。譬如說,要想從後場以削球的動作來放小球,就需要用到很細膩的巧勁。這種巧勁,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演練,才能派上用場。

對我來說,網球技術的提升,是一個永無止境的、自我挑戰的過程。

二、對手與你

一般常打網球的人,對於與菜鳥單打練球,是不會有興趣的。跟菜鳥打球,你所扮演的功能,主要就是送球與撿球而已,十分的無聊。所以,陪菜鳥打單打,大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有特殊的情誼關係,譬如父親陪兒女,或是男士陪女友;還有一種人,就是收費的教練。

不過,有的教練會有私心。最好你是永遠的菜鳥,他是你永遠的教練。我之前有一夥一起打球的球友,其中有位中年女士,是位網球迷。她請了位教練,每周打兩次球,打了一年多。我們看她打球,還是停留在「推推球」與「撈撈球」的階段,沒有跨入「打球」的門檻。幾個球友們私下聊天,一致公認,這位女球迷的網球教練,實在是太黑心了些。

網球的單打對手與你的關係,是一個動態的關係。如果你的球技太差,球技好的球友,不會有跟你單打的興趣。這個現象沒有什麼不公平,當你的球技不斷提升,你也不會有興趣,與比你差太多的低階對手打單打競技。

在網球場,你可以充分感覺到,專業是受到高度尊重的。如果你是某個球場區的拔尖高手,你就一定會受到該球場區其他球友的敬重。你幾乎永遠可以挑你喜歡的時段,在你喜歡的某特定場地打球。當你在球場展現你優美的擊球弧線,以及工具箱裏的犀利武器的時候,你也永遠不會缺乏,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一群嘖嘖稱賞的觀眾。

反之,如果你是球場末端班的球友,你就要有堅強的心理建設。萬一遭受到白眼,或是被人要求「你換個場地去打球吧」,你就要理解,這是達爾文「物競天擇」理論,無情的降臨到你的實際生活中。你沒有必要做出太多的嗟嘆,在球場上,球技會說話;球技也會決定,你能擁有多少發言權;以及你能得到多少專業性的尊重。

對於新手來說,在與對手進行單打的時候,主要的精力,都是用來盯住往往返返的球,以及如何才能打出漂亮的球。對於層次更高的球友來說,在單打時所關注的,就不單是往往返返的球,而是會更關注於對手身體重心的移動。

當對手的重心,正在向左後方移動,而你快速打出一個對手右後方位置的球,你的球,就很可能是一個制勝球。或者說,當對手的重心定在右後方,而你及時放出了一個左前方的小球,你就可能因此得分。

大部分的制勝球,都是打在對手的重心,無法及時照顧得到的位置。

我的一個網球教練,也曾是臺灣的國手,就跟我說過,當你在打網球時,能關注到對手的重心移動,並且能夠從工具箱中,隨時拿出適當的武器來進攻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在打網球」。

當你進入了「才是真正的在打網球」的殿堂之後,你會認識到,網球的單打比賽,其實是很有學問的。網球的單打,需要有策略,也需要有紮實的執行能力。網球的單打,不單是在比拼技術,也在比拼謀略。

三、策略與執行

我們平常看球與練球,可以看成是在探索自己的網球理論,以及操練自己的理論。單打比賽,就是在檢驗自己的總體學習成效。

與你比賽的對手,通常是你所熟悉的球友。在比賽時,你就可以針對他的強點與弱點,而擬定你的比賽贏球策略。

如果對手不是你所熟悉的球友,那麼在比賽前,會有段拉球的熱身過程。在這個拉球的過程中,你就要偵測對手的強點與弱點。

譬如對手的正手快速對角旋轉球很強,在比賽的過程中,你就要盡量打他的反手拍位置,或是吊小球。如果你要打到他的正手拍位置,也要盡量的把球帶旋打深。你的策略,就是要盡量的減少,對手發揮威力的機會。

對方如果有弱點,這種弱點,一般而論,是很難在比賽的過程中即時改善的。所以在比賽中,你可以針對對方的弱點,重複使用有效的招數,不斷得分。

球場上是很現實的,贏球的人,大都會得到輸球的人的尊敬。而且,贏球回家的感覺,總是比輸球回家的感覺要好得多。所以無論遇到什麼對手,我們都應該優先選擇打贏球賽;臺灣媒體所喜歡強調的「雖敗猶榮」,絕對不是一個值得令人反復回味的美好感覺。

事實上,我相信,在贏球的過程中,你所能學到的,通常會比輸球,學的更多。你會學到,面對不同的對手,什麼樣的策略,才是有效的策略。你也會學到,就算是策略正確,執行時太冒進、或是太急躁,反而都會造成失分的結果。

對於不同的對手,比賽的策略,自然是不同的。

如果你的對手比你差得多,很多球,就可以使對手一招斃命。尤其是發球,如果你大致可以控制得住發球的力道與落點,對於技術層級低於你的對手,你很可以以發球得分。至少,你可以以發球,來取得後續的進攻主動權與攻擊優勢。

對於與你有得一拼的對手,通常很難把對方一招斃命。這個時候,你的攻守謀略,就變得更加重要了。跟這種對手打球,要想得分,大約都要有連續幾招的設計,才能奏效。譬如先連續三五球打向對手的右方,把對手的重心調動固定在他的右外角,再冷不防一個反拍,攻向對手的左外角。對手的重心來不及回到左外角回球,你就可以贏得一個制勝分。

或者說,先連續打幾個左方右方的後場球,讓對手在後場左右奔波,再突然來一個前場的吊小球,讓對手來不及前衝回防,也是一個得分的策略。

遇到網球技術與你在伯仲之間的對手,你的策略,以及你工具箱裏的武器的犀利程度,往往就決定了,你是會贏球,還是會輸球。

簡單來說,當你與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單打對決的時候,你必須要把握住兩點。第一點是不要失誤;第二點是要設計好,你的贏球策略。在電視上看世界高手的網球對決,輸贏的差別,往往是在一線之間。我認為,失誤率與打球的策略,通常決定了,誰最終會站在這輸贏之間,只有一線之差的那一邊。

就算是當今的球王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在很多比賽中,也都是贏得很驚險。最後的差別,我認為,還是在於喬科維奇的失誤率低,以及掌握住了對手的弱點,及其相應的贏球策略。

有時候,你會遇到很強勁的對手。這種對手,會有辦法,化解你所有能想到的得分招數;而你又無法防止他的一些得分技巧。這個時候,你應該知道,這個對手的層級,顯然是在你之上。你最好用領教與學習的心情,跟他認真的打完比賽。賽後如果有機會的話,再設法跟他討教,自己技不如人的關鍵點在哪裏。

俗語說,「君子報仇,三年不遲。」只要自己好好努力,不斷進步,也許還有機會,與之前輕易擊敗過你的對手,再續前緣,設法討回一些顏面。不過,這位球技明顯強過於你的對手,是否會有意願,跟你這位球技低階的球手再幹一場,又是另外的一個問題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