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2018年的台灣司法》2013/9/20

時間過的很快,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不過,司法界的人士都還記得發生在2013年9月的那件事。

“那是一個台灣司法的轉折點。”輔仁大學王大康教授說。

2013年,台灣立法院的院長老金因為涉嫌為反對黨的黨鞭老柯關說,總統老馮決定拔除他立法院長的位置。老金表面低調恭謹,在暗中集結力量,最後猝然反撲一擊,把老馮拉下馬去。

自此之後,老金威望大增,繼續擔任立法院長,也沒有人再能撼動老金的個人威信與院長大位。

“要想從事政治工作,就必須要知道,沒有是非原則的人,是不會有敵人的;一個想要追求原則的人,就注定是個孤家寡人。”王大康在大學教<行銷管理>,他不斷的跟學生強調做人處事的道理。別的不重要,圓滑最重要。

不過自從老金翻盤勝出之後,台灣的司法生態,就發生了極為根本的變化。

現在,人人可以肆無忌憚的進行<關說>,各種各樣的關說,每天都在明目張膽的進行。

“各位同學想想,連立法院長,都可以為反對黨黨鞭的司法訴訟問題進行關說。之後,還把那位嘴上無毛的總統給扳倒了,天下事,還有什麼是不可以關說的?”

王大康苦口婆心的說。學生們玩手機的玩手機,吃雞腿的吃雞腿。2018年的大學生,不管上什麼課,都是如此,也不是說,對於王教授的課,特別沒興趣。

王大康說的一點都沒錯,<天下事,還有什麼是不可以關說的?>。很快的,台灣出現了很多的<關說公司>。關說公司的影響力慢慢得超過了<律師事務所>,絕大多數的<律師事務所>,都無法與<關說公司>競爭,只好黯然結束營業。很多的大小律師,只好到<關說公司>去當助理,幫忙打電話,安排餐宴,甚至安排小姐作陪,要在一個良好的氣氛環境下,進行關說。

道理十分簡單,律師在法庭上爭論半天,都是表面上的過場戲。關說公司幾通電話,才是真正的最後判決因素,就像是當年老金以電話操縱司法行為一樣。

關說公司威力無窮,律師事務所,如何競爭得過人脈關係寬廣密實的關說公司?

老金與老柯後來成立了<金柯關說公司>,去年股票上市,當天就成了台股的股王。很多的老牌公司,譬如鴻海與宏達電的股價,都被<金柯關說公司>遠遠超越。整個社會,都十分看好<金柯關說公司>的前景與錢景。

投資<金柯關說公司>的民眾,賺到了錢,舉手相慶,笑逐顏開。大家也都因而格外關心各個司法案件的關說成效。法院為了不讓社會投資大眾失望,只要是<金柯關說公司>打來的關說電話,都一定會以謹慎戒懼的心情好好配合,不敢稍有怠慢。

二年前,<大中華大學>因應時代變遷,把原來學校裡的<法律系>,改為<關說系>。<大中華大學>的<關說系>,理論與實務並重。系上的授課內容,包含了關說的語言技巧,如何利用暗示性的、心照不宣的語言達到關說目的,同時又可以降低法律風險;如何在密室協商,勸導對方交心,達成雙方利益的極大化;如何在關說事跡洩漏,被人抨擊的情況之下,沉著應戰,利用媒體聲東擊西,串聯各方勢力,把敵人鬥臭鬥垮。

除此之外,<大中華大學>的<關說系>,還與<金柯關說公司>進行了產學合作。<金柯關說公司>提供給系上一些真實的關說個案,讓學生可以反覆模擬操練。

<大中華大學>的<關說系>辦學認真,得到教育部評鑑委員們一致高度認可。今年<關說系>的招生入學成績,已經超越了老牌的台大法律系。

現在,很多家大學,都見風轉舵,向教育部申請,要把學校的<法律系>改為<關說系>。

既然法律是虛的,關說是實的,讀<法律系>,當然就不如去讀<關說系>了。

司法關說這個產業,也逐漸建立了產業秩序。一般來說,是622分帳。關說公司分六成,法官與檢察官各分二成。

關說費用,與訴訟的標的金額直接相關。通常是以一百萬元起跳。一百萬元的關說費,關說公司拿60萬,法官與檢察官各拿20萬。

老李與老張最近因為經濟糾紛,打了一場官司。管他有理沒理,最後老李花了比較多的錢,請了比較強大的關說公司,勢如破竹,很快贏得勝訴。

大家都很清楚,付不出足夠關說費用的,就不用打官司了,打了也是白打。

不管誰當總統,也都沒有用。司法界的人都明白,只要關係好,就是最後的贏家。所謂的原則與是非,都是負擔,說說可以,不需要當真,

2018年,素孚眾望的國際ABC 公司做了一個<全世界政府貪腐程度評比報告>,據說台灣得了第一名。台灣的媒體高興極了,爭相報導台灣終於揚眉吐氣,已經是全世界最清廉的國家。

後來有人覺得很奇怪,就跑去跟ABC 公司做了查證,才知道真相。台灣政府的清廉程度,果然是排名世界第一。不過,不是從前面往後面數,是要從後面往前面數才行。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