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淺盤子邏輯(一)》2014/4/25

邏輯之一《樹與廟》:

有一個廟,有一棵樹。樹靠著廟,二者距離不遠。有人說,樹在廟前;也有人說,廟在樹後。兩人為此,各自堅持,爭議不休。到底孰是孰非,還真的說不清楚。

無論再怎麼爭議,沒有改變樹靠著廟,廟靠著樹的現實狀況,也沒有改變樹與廟的相對位置。時間久了,爭議久了,雙方的對峙日益加深。後來,雙方在意的只是彼此的敵我關係。到底是樹在廟前,還是廟在樹後,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了。

邏輯之二《養牛》:

一個人,如果養了一頭牛,他是牛的主人,他主宰了牛的生活。同一個人,如果養了一百頭牛,牛就是他的主人,牛主宰了他的生活。

一個人,如果只經營一項事業,也許他是事業的主人,他主宰了這項事業。同一個人,如果經營了十項事業,也許事業就成了他的主人,事業主宰了他。

問題是,養第一頭牛的時候,也許很成功,很快樂,就會很想再去多養一頭牛,接著再多養一頭牛、再多養一頭牛。在不知不覺之間,就養到一百頭牛了;在不知不覺之間,牛已經成了他的主人了。

等到有一天,他發現情況其實很不理想。牛不應該主宰他的生活,也希望能回到他是牛的主人的日子。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老了,已經時不我與了;他再也控制不了這一百頭牛了。就算他努力地捨棄了九十九頭牛,只保有一頭牛,也回不到當時只養一頭牛的情境了。

當事情的 “量” 在變的時候,事情的“質”,在不知覺之間,也就已經改變了。

當開始感覺到量變的時候,很有快感;當感覺到量變已經產生質變的時候,事情已經是無法回頭了。

邏輯之三《淺盤子》:

每個人都是個淺盤子。用淺盤子盛水,水少就見底;水多了,就滿溢而出。

每個人是個淺盤子。沒有事幹,就悶得發慌,覺得活著沒有意義。事情多了些,又會覺得忙得要死,身心俱疲,覺得生活沒意義。盼望著能放個假,好好的睡二天大覺。

每個人都是個淺盤子。沒有人打電話找你的時候,你覺得被世界遺忘,覺得心情索然。很多人打電話找你,你又覺得不堪其擾,盼望得到清淨。

每個男人面對女人,尤其是個淺盤子。生活中沒有女人不行;生活中有了女人,淺盤子又不堪負載,覺得其重不可承受。

每個人都是淺盤子,討論問題,不講道理不行,講太深奧的道理也不行。淺盤子只能盛受一點點水;講道理,只能講很淺顯簡單的道理。在民主社會裡講道哩,誰最會善用懶人包,誰最會喊淺顯有力的口號,誰就是最後的大贏家。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