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金銀島與青山道》2013/8/23



男女關係,就好像是去餐廳用餐一樣。餐廳用餐,一直要到結完帳,離開餐廳,才能對這個餐廳,有個完整的評價。

有的餐廳令人回味無窮,齒頰留香,一有機會,就想再去。就算是沒有機會,也一定會設法安排個機會。有的餐廳相反,被列入了黑名單,就算是路過門口,也不會想再進去了。

男女關係也是如此,一直要到雙方分手,結清彼此關係,才能給對方一個完整的評價。

有的愛情故事,令人回味無窮;有的愛情故事,彷彿是一場惡夢。尤其是分手的過程,有的是文明優雅,互相祝福;有的是惡言相向,非常難堪。如果不經歷過那段分手的過程,還真的不會知道,對方竟然會如此對待自己。

就像在餐廳用餐,不去結帳,就不會知道用餐的價錢,是這樣的離譜。

大偉與小紅談分手,牽牽扯扯的談了好一陣子。總有半年之久吧。男女情侶分手,簡直就像是飛機裡的乘客要落地回家一樣,總是要經歷過減速、降落、滑行、停靠、出關、然後才是滿身疲憊的拉著行李離開機場。

人在飛機上,難免身不由己,不能說想下飛機,就可以馬上下飛機。男女分手,牽牽扯扯,也是一樣的意思吧。大偉有這樣的感覺。

據說,專家們做過研究,多數的男女關係,從熱情如火,到經常爭吵,到清涼如水,到完成分手,一個非常普遍性的週期,大約是三年到三年半的時間。

為甚麼從合到分的愛情週期,是三年到三年半的時間呢?生物學家的解釋是,三年多的時間,剛好完成了繁殖下一代的一個階段性的小週期。

三年半的時間,代表的生物學意義,是人類男女配偶,已經完成了交配與哺育任務,他們的小孩,已有二歲多大了。二歲多大的小孩,已經脫離了脆弱的嬰兒期,可以獨立行走、進食;也具備了與成人溝通的能力。所以,人類基因在這個時候,就會發出訊號,指示父母,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完成,雙方也許可以考慮分手了。

從生物學的角度解釋,男女分手了,才能各自尋找更優質的基因,繼續創造宇宙新生命。人類動物,才得以在 <物競天擇> 的規範中,綿延求存。

基因的暗碼,在幕後操縱人類行為。就好像是一個自動遙控選台器,在暗中控制電視的播放頻道一樣。

所以有人說,要想寫出好的小說,就應該多讀讀生物學。越了解生物學,才能越了解人類行為的紋理與脈絡。所寫出來的小說,才越能反映真實的人性與人生。

不管這個愛情週期的理論,聽來是否荒謬,用在大偉與小紅身上,可真合適。大偉與小紅先是一見鍾情,甚至彼此相見恨晚;接著就是如膠似漆,形影不離;再來就是生活摩擦,常有口角;差不多在二年之後,二人幾乎就不再做愛了。

做愛 (make love) 的字面直覺意義,就是製造愛情。當男女之間不再做愛了,就代表停止製造愛情了。一旦停止製造愛情,原來的愛情在日常爭吵中磨損,很快就陷於枯竭。愛情枯竭了,就要準備談判分手。當男女談判分手,就像是在餐廳櫃檯結帳一樣,<錢> 的問題,往往就變成了核心的問題。

大偉剛經歷過與小紅分手的牽牽扯扯,經常會在回想與小紅交往的這段歷程。每當在回想這段歷程,就會想到,很多年前的那個冬天的那場難忘的聚會。

那個冬天,大偉的朋友,在美國在臺協會商務組上班的Jerry,邀請大偉到他家參加聖誕節前的聚會。Jerry的太太叫做 Shirley,是個非裔美國人。二人雖然膚色不同,看來卻是十分的恩愛。Jerry的話不多,沉默內斂。Shirley很外向,忙裡忙外,張羅飲食,也不會忘了陪客人閒話家常。

大偉是單身來參加這個聚會的,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Shirley。原先他也不知道Shirley是非裔黑人。大偉在美國住了很多年,知道美國黑白聯姻的案例,其實是非常的少。所以,大偉趣味盎然的觀察著Jerry 與Shirley 的互動。大偉心裡在想,這對夫妻可真不容易。在美國,這種黑白聯姻,通常都需要面對來自於家庭、朋友、社會等各個方面,各種各樣有形與無形的質疑與壓力。大偉不禁在想,對於Shirley 與 Jerry來說,也許遠離自己的美國故鄉,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裏生活,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吧。

大偉在想,也許 Shirley 與 Jerry,就是在刻意的安排之下,才會來到台灣這樣一個誰都不認識他們的地方生活吧。到一個誰都不認識你的地方,在某些狀況之下,對於個人來說,是一種解脫、一種輕鬆吧。

也不知道為甚麼,大偉經常會沉溺在這一類的、牽涉到內心世界、而有略帶敏感議題的想像與思考之中。

客廳亮起了串在聖誕樹上閃爍的七彩小燈,Jerry 與Shirley 都坐到了客廳裏,與大家一起聊天。一個Jerry 的老美朋友,忽然興致勃勃的唱起了一首美國老歌,“Mona Lisa”(蒙娜麗莎)。

大偉靜靜的聽,這個老美唱得還真不錯。歌詞的內容,大偉聽得很清晰,有段歌詞是這樣的:

Do you smile to tempt a lover, Mona Lisa?
Or is this your way to hide a broken heart?

中文的意思是這樣的:
<蒙娜麗莎,妳的神祕微笑,是用來誘惑妳的愛人?
還是妳慣用這種神秘的微笑,來掩飾妳受傷破碎的心?>

唱完了,大家鼓掌喊好。大偉也跟著努力鼓掌喊好。大家的興致都很高,Shirley 也很爽朗的在講述,她與 Jerry 初次見面的感覺。

大偉的印象非常的深刻,Shirley神采奕奕,笑聲爽朗的說:

“The first time I saw Jerry, I immediately told myself he is the man I want to marry. I just knew it for sure.”

(我第一次見到Jerry,我就立刻告訴我自己,他就是我想嫁的男人。我就是非常確定,沒有任何疑惑。)

大家都報以熱烈的掌聲。Jerry 沒有說話,只是看著Shirley,露出略帶含蓄的微笑。大偉也笑著看著Shirley與Jerry,心中有種莫名的感動。

Jerry說,他與 Shirley 的兒子在台北美國學校讀高中,一年多之後,兒子就要回美國讀大學了。他在台北的任期也將告一段落,他會請求調回華府美國國務院工作。

大偉想,他倆的兒子都這麼大了,他們認識該有二十年了吧。

一個黑白聯姻的婚姻,必然會經歷一些艱難困惑。在一起都二十年了,談到自己的選擇,還能如此的自得與自信,大偉真是覺得十分的感動。

大偉開始幻想,自己是否能有一天,也可以像Shirley一樣,用充滿自得與自信的口氣跟別人說:

“She is the girl I want to live with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just knew it for sure at the first time I saw her.”

或者用中文來說;

“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確定她是我今生今世,命中註定所想要的女人。”

Shirley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她在那天聚會所說的那段話,帶給大偉很大的感動。也許,因此而影響了大偉的生命軌跡。

在三年前的暖冬的一個下午,大偉第一次見到了小紅。大偉記的很清楚,小紅穿著白色的外套,配著暗褐色的窄裙。小紅的臉上,露出純真可愛的笑容,笑容中洋溢著早春的明亮氣息。大偉努力企圖想要捕捉住小紅的目光,小紅眼波流轉,欲拒還迎。大偉看著小紅青春而甜美的笑靨,忽然想到了Shirley那天所說的話,心中有了奇異的觸動。

< 哦,這就是我想要的女孩。> 大偉默默的告訴自己。

大偉不知道,認定小紅是她生命中的伴侶,也許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的開端。Shirley的美好經驗,是Shirley自己獨一無二的經驗。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在寫,屬於他自己的人生故事。每個人的人生故事,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模仿、更無法複製。

如果硬想要複製別人的故事到自己身上,也許就會如俗語所說的 <畫虎不成反類犬> 吧。

想到了自己與小紅的故事發展,大偉不禁陷入了沉思。

大偉與小紅有比較大的年齡差距。唐朝著名的詩人劉禹錫曾有句詩話,<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滿天>,就是在說中年人,自我激奮的心情。桑榆非晚,形容人生還有段不算短的路途可以走,要好好珍惜;微霞滿天,形容中年人的成熟、睿智、與風采,都有吸引人之處;更應該要努力享受,人生這一段最絢麗、最美好的時光。

不過,中年畢竟是中年,對於時光的流逝,多了些戒懼與不安的心情。歌德的浮士德故事,就在說身為學者哲人的浮士德,自知年華老去,對此深感恐懼不安,於是寧願與魔鬼打交道,出賣自己的靈魂,換回青春歲月。這一次,浮士德選擇不要再當學者與哲人,浮士德決定要好好享受一場放浪與縱慾的生活。

大偉對於青春的小紅非常的珍惜。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大偉常常跟小紅這樣說:
“小紅,我第一次看到妳,就跟自己說,就是妳,就是妳了。”

當然,大偉也跟小紅說了好幾次,那年冬天聖誕節前的聚會中,Shirley所說的那段話,以及那段話帶給大偉的感動。

“我喜歡聽你這樣說,甜言蜜語是你的強項。”
小紅說,甜甜的笑靨,煥發出令中年人心悸的青春光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