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等待天使》2016/5/20

有一夥人在等待天使。有的站著等,有的坐著等,有的躺著等,有的都睡著了,正做著夢呢,也在等。

這一夥人中,什麼樣的人都有。有的很有錢,卻總是在責怪別人,為什麼想不開,老是要去追查他的內線交易;有的窮兮兮,卻充滿了想要回饋社會的心情,整天關心,到哪裏可以去做志工,貢獻所學;有的很狡詐,建立了全球性的詐騙網路,幫臺灣贏得了世界第一「詐騙王國」的美譽;有的很善良,經常被騙,還要幫詐騙集團爭取特權,不要受到任何法律的制裁。

似乎可以這樣說,被詐騙的人,要努力呵護詐騙份子,都是因為前世的業障因緣。被詐騙的人,都是上輩子造的業,欠了詐騙份子的債,需要在今生償還。這個業障,如果今生無法了結,就要再轉到下一輩子,那可真是有些麻煩。所以,能在今生了結業障最好,寧願多給一些也划算。

認清了這個「前世業障今生還」的道理,原來很多看起來莫名其妙的事情,也就豁然開朗了。很多人在努力呵護詐騙份子,是有他深一層次的道理的。

在等待天使的這一夥人中,有的是老人家;當然,也有的是少年仔。

有的老人家其實也不太老,每天爬陽明山,北投泡湯,精神矍鑠。只是一上了捷運,就要趕快坐上敬老座。一坐上了敬老座,不到三秒鐘,就睡著了。而且常常會一睡就睡過了頭,錯過了該下的站,再坐上回頭車回家。反正是一回生,二回熟,什麼事,都是習慣就好。何況在捷運車廂裏,多休息休息,比在家休息,更接地氣。

有的少年仔其實也不太小了,也不知道為什麼,說起話來的口氣,總是依兮哇兮,像是個充氣娃娃。少年仔不管是站著還是坐著,都在努力的滑手機。

我的朋友李大師跟我說,現在臺灣選總統,不是靠投選票選出來的,是靠滑手機滑出來的。我問李大師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李大師要我注意看看,在捷運裏,是不是每個少年仔都在滑手機。

我看了看,果然如此。不過我得承認,我的資質比較魯鈍,還不太能完全掌握李大師這句話中的精妙含義。

但是我相信李大師的話,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也逢人就說,臺灣的總統,不是選出來的,是滑手機滑出來的結果。

前幾天,我遇到了老友老曹。老曹竟然也一本正經的跟我說,「臺灣的總統,不是選出來的,是滑手機滑出來的結果。」我聽了很高興,代表我們很多人,都有我們的共同語言。

我也搞不清楚,老曹的這個說法的源頭,是不是應該歸功於我。我猜,應該是吧。所謂的一傳十,十傳百。我逢人就說這句話,總該產生些影響力才是。會影響到喜好道聽塗說的老曹,不應該是個意外。

因為有一大夥人在等待天使,我也身不由己的夾雜在人群中等待天使。據說,我們有一個傳統的智慧,就是跟著大夥走,總不會吃虧。不論是吃餐廳、看電影、買房子,都是如此,哪裏人多,就往哪裏湊,結果一定不會錯的。

至於大夥在等待天使,有什麼祈求呢?我夾雜在人群中東聽西問,充分發揮了我潛在的包打聽能量,多多少少探聽出了一些端倪。

有錢人大都希望天使的來臨,能夠讓他們少交些稅,將來多領些老人年金等等。

「錢賺的越多,才越知道,自己的錢賺的真是不夠多。」一個有錢的傢伙,不管是見到誰,第一句話總是這樣的說,對我也不例外。

我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不爽。說實話,我很不喜歡這種人,一見面就要吹牛炫富。不幸的是,臺灣這種人可真多。有一陣子,我都很怕初相識的人,主動過來跟我聊天。我的經驗告訴我,通常會主動過來跟我聊天的人,都是過來吹噓自己是多麼的有錢,兒子是多麼的有出息,媳婦又是多麼的會生出英俊與美麗的孫子與孫女。

有一次,一個初見面的傢伙,不顧我的神情早已不耐,牛皮吹得翻天覆地,沒完沒了。我實在是忍無可忍,就跟這個傢伙說:

「老兄啊,既然你這麼有財富,祖孫三代又全都是世界級精英,可不可以看在我被迫聽你吹牛的份上,付我一些補償金呢?」

這個傢伙似乎是被我的坦率直言嚇了一跳,他用大白眼狠狠地瞪了我三秒鐘,然後掉頭而去。我看著他離開,如釋重負。這個傢伙,後來老是在我的背後說我的壞話。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怎麼辦才好。古人有句話,「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倒是清楚說明了我的感受。

想當志工的人希望天使的來臨,能帶引他們走向更和諧美麗清淨,充滿人性光輝的社會。詐欺份子希望天使的來臨,讓他們可以得到更多的人權,永遠不會有受到司法制裁的恐懼感。善良的人們,希望這個社會善有善報。也有些善良的人,會希望當他們呵護了詐欺份子,詐欺份子就會很快的把他們詐騙到的錢,捐贈給慈善機構。

每天爬陽明山、北投泡湯、坐敬老座的不算太老的老人家們,等待天使的來臨,希望能讓他們長命百歲。如果有情況發生了,希望能有免費的長照醫療與看護服務。

無時無刻都在滑手機,說起話來依兮哇兮,像是充氣娃娃的不算太小的少年仔們,希望天使的來臨,能夠帶給他們經濟發展的榮景;讓他們成為當下國際競爭中所急需的人才;而良好的工作機會,優渥的待遇,都在等待著他們選取。

好像還有的人等待天使的來臨,可以使得包子從天上掉下來,而且不是普通的包子,至少要是鼎泰豐的小籠湯包才行。

我在人群裏東聽聽,西問問,很有收穫。原來是每個人對天使都有很多的要求,而且每個人的要求都不盡相同。我又想想,忽然發現很多群體對天使的要求,是相互矛盾的。

想當志工的人,希望天使的來臨,可以帶引這個社會和諧美麗清淨,充滿人性的光輝。詐欺份子希望他們能享有更多的人權,有免於司法制裁的自由。這兩者的期待,不是互相矛盾嗎?

這個天使可真不好幹啊。我忽然很同情,這個大夥都在熱烈等待的天使。

忽然,群眾有些躁動。有個胖子在嚷嚷:
「天使來了,天使來了,從左邊來了。」

於是大夥都往左邊移動,爭著要看天使,我也跟著往左走,混亂了好一陣了,就是沒有看到天使,大夥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再過一陣,有個橫眉豎目的傢伙,忽然嚷嚷起來:
「天使來了,天使來了,從右邊來了。」

大夥又是一陣騷動,都擠向右邊,要去看天使。有幾個人太興奮了,腳步踉蹌,摔了跤,又努力爬起來,一拐一拐的跑著,要去看天使。

我跟著跑了一陣,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這件事,隱約之間,不怎麼對勁。之前的那個胖子,一看就是個蠢蛋;現在這個橫眉豎目的傢伙,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為什麼我要相信他們所說的話呢?

於是我慢慢走到偏離群眾的路邊,剛好,這裏有棵大樹。我斜靠著大樹,看著群眾顛來倒去,又東又西的忙著,準備迎接天使的到來。

「熱鬧看夠了,走吧。」忽然我的身後,有個熟悉的聲音跟我說話。

我一回頭,看到了李大師在對我輕輕的招手。

「什麼天使,根本就沒有這回事。」

「臺灣的天使,不是上帝派來的,是滑手機滑出來的結果。」李大師繼續說。

我看著李大師,很快的醒悟到,自己剛剛還在跟著大夥一起等待天使,真是個愚蠢的行為。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腦門,企圖拍打掉自己的愚蠢與尷尬。李大師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情,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決定脫離這個有些無聊的現場。

「你說的有道理,吃飯去吧,我請客。」我跟李大師說。

「走吧。」李大師說。

「這些人還在等待天使呢。」我說。

「就讓他們去等吧,我管不了這麼多了。」李大師說。

「是,吃飯要緊。」我說。

李大師笑了笑,我與李大師瞥了一眼,還在等待天使的群眾們,然後我們頭也不回的邁開了大步,飄然隱去。

P.S.《寓言解讀》–茲以本文慶祝今天蔡英文就職總統(2016/5/20)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