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中國與美國的領導者》2017/5/12

在中美關係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對於中國五代領導人都很熟悉的美國外交耆宿季辛吉博士說,「美國的領導者看起來比實際上要聰明,而中國的領導者實際上比看起來要聰明。」

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因為在美國,要當上領導者要靠選票,所以看起來要聰明,才能贏得選票。在中國要當上領導者,要靠鬥爭。在鬥爭過程中,要看起來傻傻的,才不會成為眾矢之的,提前中箭落馬;要沉穩內斂,綿裏藏針,才能勝出。

美國總統川普,看起來光芒外露。事實上,川普也許並沒有他看起來的那麼的聰明。川普上臺以來,處處樹敵,政策翻轉,手忙腳亂。川普每次演講,兩手揮舞,仿佛就是個兩手在拉動隱形手風琴的諧趣演員。

習近平看起來面無表情,說起話來,聲調平板,其實是步步為營,局勢在他的掌控之中。

記得在川普上任之前,口口聲聲贊賞俄羅斯的普丁,說普丁是他所欣賞的領導人。同時川普嚴詞批判中國,說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從美國偷走了大量的工作機會。不過,川普上任才一百天,川普與普丁、川普與習近平的關係就發生了翻轉。

現在川普不再稱贊普丁了,川普反而說他與習大大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川普甚至不希望再接到蔡英文的電話,免得為他與習大大的良好關係,惹來麻煩。

川普也不再指責中國大陸是匯率操縱國,美國在南海的艦隊似乎也不再巡弋挑釁了。美國新任的國務卿蒂勒森訪問北京,在言辭之間,似乎已經認可了中美兩國的「新型大國關係」。

中國對於「新型大國關係」的設定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美國在歐巴馬主政時期,一直拒絕認可中國所設定的「新型大國關係」。

川普上任一百天以來,美國似乎已逐漸進入了,這個中國所設定的中美大國關係的軌道中。

從川普與習近平這幾個月的博弈關係來看,季辛吉所說的話確實有道理,「川普看起來比實際上要聰明,而習近平實際上比看起來要聰明」

季辛吉還說,中國的領導者有一個特色,就是會強調一個領導國家的「精神綱領」,並且以這個綱領,作為治理國家的基本方向。美國的領導者,沒有這樣的「領導文化」。

中國在毛澤東時期的精神綱領是「自力更生」,是「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鄧小平時期的精神綱領是「改革開放」,是「韜光隱晦、有所為有所不為」。胡錦濤時期的精神綱領是「和平崛起」, 或者說是 「對內和諧發展,對外和平發展」。習近平的精神綱領是「中國夢」,就是要「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

中國領導者的精神綱領,言簡意賅,很有「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味道。在我的印象中,歷代美國總統,佛蘭克林.羅斯福有「The New Deal」(羅斯福新政),雷根有「Supply-side Economics」(供給側經濟),卡特有「Human Rights and Foreign Policy」(人權與外交政策)。但是這些美國總統的治國綱領,都顯得十分的局部性與技術性。

中國領導者的精神綱領,無論在文化層次,還是哲學境界,都比美國要有韻味的多了。由此可見,中國文化與美國文化,確實是有本質上的不同。

季辛吉檢視了中美關係多年來的風風雨雨,甚至走進中國古代歷史以明瞭中國這個民族的性格。季辛吉發現一個例子可以描述中美民族性的差異,就是中國人喜歡下圍棋,一種耗時的包圍遊戲;而美國人喜歡下西洋棋,尋求對中心的直接掌控與完勝。

這種下圍棋的思考邏輯的延伸,就是中國的領導者對於國際問題的處理,很有耐心,會仔細的定石佈局,慢慢的圍困住對手的棋子。

在亞太地區,這盤棋局的變化,似乎正在逐步顯現。菲律賓在去年,2016年6月30日,換了總統,新任的杜特蒂代表著一個逐漸在變色的棋子,企圖疏離美國,朝向中國靠近。

在前兩天的5月10日,韓國換了總統。從新總統文在寅的競選言論看來,韓國也會偏離之前的親美政策,走向中間路線。在亞太棋局上,韓國這枚棋子,也正朝向對中國有利的位置移動。

一帶一路,是中國的領導者在下的更大的一手棋。這一手棋,搶的是這整盤棋的中腹。這盤棋的中腹,是世界地圖上的歐亞非大陸。如果中國贏得了中腹,中美博弈的這盤棋,中國就贏了。

做為一個觀棋者來說,我不禁想到了一首詩。這首詩,據說是隆中高臥時期的諸葛亮所寫的。其詩如下:

「蒼天如圓蓋,陸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來爭榮辱。
 榮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陽有隱居,高眠臥不足。」


詩的意思是說,蒼天如蓋,世事如棋。他去下他的棋,我來睡我的覺吧。也許當我一覺醒來,「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窗外又正是一片夕陽遲暮,紅霞滿天,美景無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