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活見鬼》2005/6/30

這一天,我和老友老陳、老宋一起到北海岸的九份去走走。九份原來是屬於礦區,早年有很多礦工在那兒生活。鄰近的金瓜石,早年產金。現在礦區都已經結束了經營,但是當年的礦工生活區,被保留下來,成了一個特殊的文化觀光區。其中有一部份老街景,當年用來拍了一個知名的電影,“悲情城市”。這些老街景,也是遊客的觀賞重點。



我們在天色漸暗的時候開車到了九份。從九份再往山上開車,一路上景色非常的特別。特別的原因是陰宅與陽宅糾纏交錯、比鄰而居。

老宋說:“看看,陰宅與陽宅都混在一起了。”
老陳說::“真好。”

我問老陳:“老陳啊,真好是什麼意思?”

老陳說“反正過一陣子,就都要見面了嘛。早點習慣一下,不是很好嗎?”
老宋接嘴說:“很多陰宅陽宅的人,原本也就是親戚嘛。”

我說:“看來差別只是,有的睜著眼、有的閉著眼。”
老陳接嘴說:“睜著眼的清楚、還是閉著眼的清楚,還真的很難說。”

我們三個老兄弟們,看法都很一致。七嘴八舌,車子繞了幾個灣,開到了一片寬闊些的路段。這個路段,因為稍微寬闊,就開了一小片的停車場。從停車場往路邊走去,視野頓時開闊了。一眼望去,比較靠基隆嶼的近海部分,有很多漁船,每一艘漁船,就是一團燈光。遠遠的地方,是一片逐漸隱晦的夕陽餘暉。像是一團蔭開的水彩,藍色、橘色、紫色、層層蔭染,根本就無法分辨是天還是水。美麗極了。

“哇,看不到海天在那裏交會,看到的只是一片彩色的潑墨。” 我說。
“畫家畫得再美,還是沒有自然的景色美。”老宋說。
“陰陽混沌、自然的融合了。”老陳說。

“我們一定要尊重怪力亂神,科學的格局太小了。” 老宋說。

“對,科學所能探知的範圍還是有它的局限性。夏蟲不可以語冰也。鬼神的事也都難說。”我說。

“我的老爸以前在大陸坐牢。有個牢房老鬧鬼,他們就故意把我老爸送進那個牢房。我老爸進牢房的頭一天,牢裏的燈一下明、一下暗的瞎搞怪。我老爸受不了了,就睜著虎眼,大叫一聲: ‘你這個沒出息的,混什麼混,幹事也不看對象,再過兩天就輪到我去找你!’ 罵完了,呼嚕一下,一個白影倏忽地一飄一閃,不見了。然後,就再也沒事了。”

“過癮過癮,伯父大人真是位好漢。”老宋和我都情不自禁的稱讚陳伯父的威武。

“我認識一位老胡,早年在新竹讀清華大學。據說當年校園還很荒僻。校園臨近十八尖山山腳下,有一片墳地,叫做亂葬崗。當年師資不良,上課不知所云,當人又當的很凶,讀得很辛苦。校園中心的部分,有個湖。湖心有個木亭。沿著湖畔,是一片相思林。

老胡因為經常讀書讀昏了頭,就溜到湖心亭發愣,不知如何是好。跑了好幾次,慢慢的,好像半夜老有人在唱歌。唱的是蘇格蘭民謠‘羅莽湖’。歌是這樣的

‘你要越高山,我要履平夷;到鄉間,行路難,汝來何遲? 人世間,雙情侶,從今再無相見期,在那美麗、美麗、羅莽湖畔。’” 老宋哼哼唧唧的,邊唱邊說。

“哇,好歌。這是咱們當年讀建中的時候,上音樂課,常常唱的歌。” 我說。

“老胡也是建中畢業的,就跟著唱,越唱越亢奮。說也奇怪,每次只要是兩部合唱唱完了,回到宿舍,難題就都能解了。如果合唱的不理想,題目還是解不了。如果隔天了,也不行。” 老宋繼續說。

“老胡看到了什麼沒有?”老陳問。

“星星月亮與相思林。嘿嘿,偶爾會有鯉魚潑辣一下從湖裏跳出來。” 老宋說。

“一定是老胡的歌聲太棒了。跳出來可以聽得更清楚。”我說。

“亂葬崗裏有俄羅斯的數學家嗎?” 老陳問了個好問題。

“沒有。但是老胡說,當時清華有個美國猶太裔的客座教授,馬科先生,是從 俄羅斯逃出來的。據說馬科有點特異通靈功能,有些別人的靈氣,會依附在他的身上。最後老胡要畢業了。為了道別,特地又到湖心亭三更半夜的,唱了好幾次的羅莽湖。最後一次,唱得好高興,忽然轟隆隆的打了個大雷,電光一閃,老胡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八個大字。“

“那八個字?”我問。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從此老胡就決定不研究數學了。”老宋說。

“想不到,浪漫的俄羅斯數學家,對中文的禪,還很有造詣。” 老陳說。

“老薛,輪到你了。”老宋對我說。

“對不起,對不起。”我說。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老陳說。

“我原來不信這些,所以真是對不起 ,乏善可陳。不過,有個電影 Meet Joe Black, 第六感生死緣,Brad Pitt 與Anthony Hopkins 演的。 我真是印象深刻。”

“怎麼說?”老陳問。

“一個老先生面對死亡,很坦然舒適;而且那個 death ghost 英俊可愛,瀟灑多情。”

“對,電影的結尾很優美。尤其是老先生與death ghost 一起走向了混沌。”

我們遙望遠方,海天混沌一色,已經從蔭染的淡抹橘紅,變成了茫茫灰暗。我們上了車,開向九份的文化街。天已經暗了,路旁的陰陽宅,在夜色之中,顯得格外的融洽與親切。

寓言:有些事一旦接受了,就會發現其中很有樂趣。 哈哈。

Guru 2005-06-30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