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國手阿亮》2007/9/8

阿亮是我在臺北讀建國中學時的同學。阿亮的父親是當年國民黨的高級軍官,據阿亮說,他老爸當年神勇非常,當連長的時候,跑百米跑得比團長養的胭脂馬還快。

阿亮不愧是將門虎子,到讀高中的時候,已經是身高194 公分,體形健碩,腿長手大,天生一副籃球選手的好材料。阿亮也知道自己佔盡體形優勢,打起籃球,毫不含糊,老往別人身上擠壓,以大吃小。像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踫到阿亮,再怎麼努力跳、拚著老命撞,還真有如螞蟻撞樹,搞他不過。最後總是輸球。


「他媽的,你還有沒有別的招數?只會擠籃下、靠賣高吃飯!」老武身高185,平常打起中鋒還挺神氣的。不過,一旦踫到阿亮,就是一肚子氣。

「哈哈,要想報仇?你這輩子也沒希望了。我看你趕快找個高大馬子當老婆,指望下一代翻身吧。」阿亮一邊說,一邊昂著頭往老武身上靠。老武185,也只到阿亮的鼻頭高。

「他媽的,離我遠一點!」老武皺著眉頭,推開阿亮。想想,踫到阿亮,真沒辦法。對老武來說,也是既生瑜、何生亮的現代悲劇。

「真他媽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老武心裏很不平衡的嚥了口口水。

其實阿亮從小就是鶴立雞群。讀小學時,就高人半個頭。班上的小李子就悄悄的跟我說:

「阿亮的爸爸是總統府侍衛長,家裏有錢。阿亮營養好,怪不得吃的這麼大塊頭!」

後來我們長大了些,知道阿亮的爸爸當時只是第一軍團的師長,也不是什麼 「總統府侍衛長」。反正是人怕出名也怕胖,班上的小李子,自己個兒小,只要是看到大塊頭,就要說人家的壞話。小李子對阿亮也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

阿亮塊頭大,將門子弟,有樣學樣,從小就習慣當小頭頭。阿亮功課成績不好,但是家裏有錢,零用錢寬裕。沒事喜歡請同學們喝可樂、吃四果冰。小孩子們吃他的喝他的久了,也就成了他手下的小兄弟群。阿亮充分展現個人的領導魅力,沒事就會翻越學校的圍牆,到學校外面買些零嘴飲料,再翻越學校圍牆回到教室請同學們吃吃喝喝。在翻越圍牆的過程中,阿亮的小兄弟們都會主動地替他「把風」。這份豪氣,我們圈外人看了都覺得過癮。

那個時候,我的功課很好。老師很喜歡我,叫我當班長。老師一看到阿亮就皺眉頭,也不知道該如何懲處阿亮這一夥壞學生。

不過,說實話,我很羡慕阿亮。我羡慕阿亮怎麼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翻牆越壁;我羡慕阿亮去哪兒,屁股後都有一批人跟著他跑前跑後。

有時候我想,雖然我是班長,上課的時候高喊「起立、立正、敬禮、坐下。」同學們也都行禮如儀。不過,只要一下課,同學們就會跟著阿亮一陣亂跑。有時候,我也情不自禁喜歡跟著阿亮翻越圍牆。阿亮總是特別小心的替我把風,免得我這個班長爬牆被抓,傷透了老師的心。

因為我的功課好,考進了建國中學。阿亮也不知道進了什麼爛學校。不過,沒幾天,阿亮居然也到建中來報到了。

「咦,阿亮,你也進建中了?你好像又長高了!怎麼就是你一個人一直在長高?」我仰著頭看者阿亮,脖子不禁有點酸。

「你們建中的體育組長,每天在我家門口抓我,要我讀建中,請求我加入建中籃球校隊。」阿亮說。

「哦,你不用考試就可以進來?」我繼續仰著頭問。

「我實在不想讀建中,太辛苦。體育組長又去找我爸爸,又要給我獎學金。爸爸逼著我來,我想算了,來吧。沒辦法。」 阿亮娓娓道來,好像很受委屈。

「他媽的,我們拼了半天,才進得來。你還真大牌。體育組長每天請你,給你獎學金,你還不情願。你知道我們的體育組長,也是籃球的國家裁判啊!」

我忽然想到當年我在學校操場,遙望阿亮翻強越壁的英勇身影。這小子,永遠可以把一些肆無忌憚的事,做得那麼自然。

「會混的就是會混。」我不禁發了會呆,忽然有點頓悟的感覺。再想想,還是有點迷糊。

那一年,教育部要加強全國高中的體育教學成效。於是體育組一陣忙碌,很快的網羅了全臺灣的籃球「高手」。一時之間,建國中學的籃球隊球星雲集,成為全臺灣排名第一的高中球隊。體育教育的成效,上報教育部,果然可圈可點。

那一陣子,我們特別喜歡看建中校隊賽球。因為我們老能贏球,所以當起啦啦隊來特別有成就感。仿佛覺得贏球都是因為我們猛喊加油加油的功勞。尤其看到阿亮挺著啤酒桶般的大肚皮,以大吃小、硬擠籃下,搞得對方人仰馬翻,真是振奮人心。

之後,我在報紙上看到中華籃球國家代表隊的名單,阿亮也是其中一員。阿亮榮膺籃球國手榮銜。我們也覺得很光彩,我沒事跟朋友聊天,也會情不自禁的說:「國手阿亮是我的好朋友..有次,我跟阿亮比罰球線投籃,我還贏了他,哈哈。」

其實,我跟阿亮已經好久沒有任何聯絡了。

那次,在電視上看國家隊賽球。一不小心,居然看到了阿亮。在電視上,阿亮看來是個不起眼的小龍套。有一球,阿亮擠到籃下,我仿佛看到那個熟悉的動作,阿亮往對方身上硬擠。不過,對手比阿亮更加高大,一巴掌就把阿亮手上的球給搶了過去。在電視上,很明顯看到阿亮咬牙切齒,痛心疾首的神情。

接著,更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居然發生了。對方的大塊頭,竟然挺著肚子,硬往阿亮身上擠。阿亮一個重心不穩,腳步一鬆,對方肩膀一斜,一個錯步移位,當場就在阿亮面前輕鬆得分。

沒兩下子,阿亮就被教練叫下場去好好休息了。

「他媽的,你還有沒有別的招數?只會擠籃下、靠賣高吃飯!」我忽然想到了老武。老武對阿亮的評語,這個時候聽起來,倒是一語成懺。

「哎,阿亮,阿亮,怎麼辦!」電視鏡頭轉到了板凳上的阿亮。我看著這個當年肆無忌憚、翻牆越壁的老哥們,忽然滋生了複雜的悲憫情緒。

這一天,我跟老武見面閒聊一通,聊到了我們的老朋友國手阿亮。

「那天我在電視上看阿亮打球,挺慘的,嘿嘿。」我跟老武說。

「怎麼說?」 老武問。

「他那一招霸王硬上弓,踫到比他小的有用,比他大的就沒用!很不幸,一到國際比賽,踫到塊頭比他大的,他就沒得玩了。」我說。

「我前幾天跟他見面,他跟我說他的情況,很有意思,哈哈。」老武說。

「阿亮有什麼新招?」 我問。

「阿亮說,他那一招“以大欺小”打國際賽已經不靈了。所以,他只能做板凳大將。如果教練還給他機會上場,他就決計猛投三分球!」 老武笑著說。

「反正註定當板凳球員了,一有機會上場,不投白不投!」我點了點頭,阿亮果然還是有智慧的。

那天電視轉播籃球賽,我跟老武特別注意看阿亮有沒有上場。上半場最後的兩分鐘,阿亮終於上場了。果然,阿亮一拿到球,毫不遲疑,就迅速在外線飆射。居然也進了一球。

「好哇!」我大聲喊好,可惜是隔著電視,阿亮聽不到。

「反正是遞補球員。不出手也會被教練叫下場。乾脆有球就出手,好歹賭賭運氣!」老武對阿亮的策略很激賞。

「對,與其等死,不如一搏!」我也大聲附和。

球賽結束了,我和老武都很興奮。不管怎麼說,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朋友,國手阿亮。阿亮小時候雖然不是好學生,但是他翻牆越壁,仗義疏財。還會好好替我把風,免得傷了老師的心。這些我都是點滴在心頭。

讀建中的時候,國手阿亮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啟發,就是讀名校不見得要拼考試。 阿亮不需要努力讀書,學校也會用盡心力,請他入學。讓我理解到條條大路通羅馬的道理。

也許更重要的是,阿亮在球場上的威風,讓我充分享受到當啦啦隊的樂趣。

阿亮的絕招,「霸王硬上弓」,曾經是霸王無敵。不過,走出國門,阿亮也變成了老武,受到更大一號霸王的擠壓。無形之中,阿亮的這個人生經驗,也拉近了他與老武之間的感情距離。

最後,阿亮窮則變,發展出「與其等死,不如一搏!」的競賽哲學,格外是發人深省。

因此,我寫了一首詩:

詩:《國手阿亮》

阿亮阿亮
越壁翻牆,美好時光,

阿亮阿亮
霸王硬上,魔高一丈;

阿亮阿亮
一招用老,遇強不強,

阿亮阿亮
與其等死,不如自強!

^__^
Guru 2007- 09- 08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