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薛中鼎《論「爭回抗戰話語權」(上)》2015/7/3

今年是中國對日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中國大陸將舉行一連串盛大的慶祝儀式,並且在九月三日舉行大規模的閱兵儀式。台灣很多人的反應,是忿忿不平的聲稱,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要「爭回抗戰話語權」 。

對於這個問題,如果我們對於近代歷史,做一個深入而完整的回顧,也許對於所謂的「爭回抗戰話語權」的真正意義 ,會有一個新的看法。

我的看法主要有二點:
  1. 真正在領導抗日的,不是國民黨,也不是共產黨,是中國全民的愛國心與民族大義;
  2. 台灣當局要「爭回抗戰話語權」,就應該加強愛國心與民族大義,否則真是顯得不倫不類,務虛而不務實。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近代中國歷史。

一、第一次國共合作與中原大戰

1923年,孫中山為了要抗衡英美所支持的北洋政府,以完成革命,就與蘇聯特使越飛發表了《孫越聯合宣言》,確定了孫中山「聯俄容共」的國民黨發展策略。1924年,黃埔軍校成立,蘇聯給予大量的武器、財務、以及軍事與政治力量的支援。孫中山同意共產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中國國民黨。當時一些共產黨的核心份子,在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擔任重要的職務,如毛澤東任宣傳部代理部長,譚平山任組織部長,林祖涵任農民部長。國共融合成了一體,這就是所謂的 「第一次國共合作」。

黃埔軍校與共產黨的淵源很深。中共的十大開國元帥中,葉劍英與聶榮臻,曾經都是黃埔軍校教官;林彪與徐向前,都是黃埔軍校早期畢業生。中共開國元帥中十居其四是黃埔師生。很明顯,國民黨與共產黨,先是同源,繼而分流。

1927年三月,國共聯合的國民革命軍,順利北伐,攻入了南京與上海。蔣介石感到共產黨勢力逐漸難以駕馭,於是在上海發動了「4.12 清黨」運動,殺了很多共產黨人,國共從此徹底翻臉。「4.12 清黨」也導致了國民黨內左派與右派之間的分裂,這就是所謂的「寧漢分裂」。

國共翻臉之後,共產黨走向了武裝革命。朱德、周恩來發動了「南昌起義」,毛澤東發動了長沙「秋收起義」。共產黨開始建立了自己的武裝力量。

1928年,國民黨重新整合了「寧漢分裂」的問題,再度北伐。這一次北伐,分四個集團軍。蔣介石的黃埔嫡系是第一集團軍,馮玉祥的西北軍是第二集團軍;閻錫山的晉軍是第三集團軍;李宗仁的廣西軍是第四集團軍。四個集團軍,分四路攻擊北洋政府的軍隊,會師於北京城下,贏得了北伐的勝利。

北伐成功之後,蔣介石進行削藩政策,要削減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的財權與軍權。於是,馮閻李聯合反蔣,決定兵戎相見,引爆了民國以來規模最大的內戰,投入戰場的總人數有一百四十萬,史稱「中原大戰」。

「中原大戰」最終蔣介石獲勝。蔣介石獲勝的關鍵因素,是蔣介石成功的拉攏收買了東北軍的領袖張學良。東北軍入山海關,佔領了河北,交戰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蔣介石因而取得了「中原大戰」的勝利。

值得注意的是,「中原大戰」的所有重要人物,不論是蔣馮閻李,還是張學良,都是國民黨員。

以上的歷史,說明了在抗戰前的中國,基本上是處於一個「版塊分治」的情況。各個版塊的軍事領袖,各自擁兵自重,時而聯手合作,時而敵對交鋒。大多的版塊軍事領袖,都自稱是國民黨忠貞分子,是三民主義的信徒。

蔣介石的中央政府,所能有效控制的地區,大約只有長江下游的五六個省而已。當然,總體來說,蔣介石的政治、經濟、軍事的整體實力,還是強大於其他的個別版塊。

這個「版塊分治」現象也很容易理解。滿清末年,各省有各省的總督統攬軍務。滿清結束之後,這些軍政要員,很容易就形成了割據勢力。這種版塊割據的現象,根據中國的歷史規律,都必須要經過一個全面性的武力清洗,才能復歸於一個一統天下的新格局。

中央政府領袖是「版塊分治」的「共主」。共主與版塊領袖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是朋友,也是對手;是同志,也是敵人;是競爭,也是合作。當彼此的認知一致的時候,可以聯手出擊;當彼此的認知相悖的時候,可以彼此交鋒。

北伐時期,大家理念一致,要追求中國的統一與興盛,所以攜手合作。北伐之後,裁軍削藩的動作,關係到各方的直接利害,所以兵戎相見。抗戰時期,國難當頭,大家再度相忍為國,聯合對外。之後的國共內戰,各個版塊,又是各有各的認知與選擇了。

簡單來說,國民黨是一個版塊拼湊的政黨組織,有強烈的「版塊分治」的特質。這個特質,一直到延續到今天。

二、日寇侵華與聯合抗日陣線

1931年,日本加速侵略中國的步伐,發動「九一八事變」,在東北成立了偽滿州國,東三省脫離了中國。1935年,國民政府的親日派窩囊廢何應欽,與日本梅津美治郎,簽下《何梅協定》,形同放棄中國在河北省與察哈爾省的主權。

接著,日本積極策動「華北特殊化」,就是要把河北、察哈爾、綏遠、山東、山西五省,形成所謂的「華北五省自治」,脫離中國獨立。

日本的政策很明顯,先成立滿州國,再搞華北五省自治,要一大塊一大塊的肢解中國。

在日本大搞「華北五省自治」運動的時候,蔣介石的戰略重心,放在討伐侷促在陝北的共產黨。中國亡國在即,而內戰不休,很多人不以為然。學生抗議示威的風波不斷。

1936年12月,發生了「西安事變」。曾在六年前「中原大戰」中,力挺蔣介石的張學良,聯合了陝西軍事領袖楊虎城,劫持了蔣介石,要逼使蔣介石停止內戰,執行全國聯合抗日的政策。

「西安事變」的影響,是結束了十年的國共內戰,導致了「第二次國共合作」。

「西安事變」的半年之後,發生了盧溝橋「七七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如果沒有「西安事變」所導致的國共聯合抗戰陣線,盧溝橋事變的結果,可能是國民政府繼續退讓,內戰仍在進行,日寇進一步南下侵占中國的領土與主權。

抗日戰爭爆發之後,全國「地不分東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奮起抗日。不論是中原大戰的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還是共產黨紅軍、都宣示加入抗戰的行列。

張學良與楊虎城的下場都很悲慘。「西安事變」之後,張學良以負荊請罪的心情,護送蔣介石回到南京。蔣介石隨即囚禁了張學良。54年之後,在1990年,蔣介石父子已相繼亡故,張學良九十高齡了,才重獲自由。

張學良的東北軍在「西安事變」之後,被縮編打散,送上了抗日前線,分編於各部隊中,很快就煙消雲散了。

垂暮之年的張學良,在重獲自由之後,幾次談到了「西安事變」。1990年,張學良對來訪的日本NHK記者說:「我為了停止內戰,全國抗日,發動西安事變。我沒有錯。也許方法欠妥。」

1995年,張學良九十五歲生日時,又說:「我對1936年發動的事變無悔,如果再走一遍人生路,還會做西安事變之事。」

我曾寫了一首詩,描述張學良的心情。詩名《張少帥》。詩如下:

“國仇家恨兩茫茫,白山黑水入夢鄉;陝北征戰非所願,西安事變鬧一場!”

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被日本人暗殺。張學良白山黑水的東北老家鄉,被日本人蹂躪。張學良對自己被送到陝北與共軍作殊死戰,感到十分的無法接受,因而發動了改變歷史的西安事變。

至於楊虎城,在西安事變之後,被蔣介石解除軍權,送到歐洲「出國考察」。七七事變的五個月之後,楊虎城潛回國內,希望能帶領他的第十七路軍舊部,親赴前線與日軍作戰。很不幸,楊虎城一回國就被國民政府逮捕。楊虎城被關押了12年,到大陸易手前夕,在重慶慘遭殺害。

楊虎城是國民黨的資深黨員。1924年,孫中山親自介紹楊虎城加入中國國民黨。楊虎城積極參與了國民革命軍的北伐行動,與北洋軍閥作戰的戰功卓著。中原大戰時期,楊虎城支持蔣介石。西安事變,楊虎城卻與張學良合作,劫持了蔣介石,逼使蔣介石停止內戰,槍口朝外。

楊虎城所屬的第十七路軍,後來被縮編為第38軍,由原來楊虎城的副手孫蔚如將軍任軍長。孫蔚如隨後在山西、河南地區浴血抗日,參與了娘子關戰役、忻口戰役、長期活躍於晉南中條山區。孫蔚如對於抗戰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因為地緣與歷史因素,孫蔚如與共軍的淵源頗深。孫蔚如是國民黨員。但是在1949年初,孫蔚如選擇了投向中國共產黨。

張學良、楊虎城都是國民黨員。他們為了抗戰,都付出了極其巨大的代價,一個是終生的自由,一個是自己的生命。他們都不是在蔣介石的國民黨領導之下,進行抗日相關行動的。

領導他們不計個人生死成敗,矢志參與抗日相關行動的,是愛國心、是民族大義、是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心願。

領導孫蔚如浴血抗日的,可以說,也不是蔣介石的國民黨;而是與張學良、楊虎城一樣的愛國心、民族大義、以及不願意做亡國奴的心願。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薛中鼎專欄
專欄首頁
專欄序曲
專欄計劃
小說
以文會友集
寓言
古樹公物語
問題論述
衙門學
管理是藝術